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194章 眾生平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194章 眾生平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在竹林中並肩而行,彷彿重新找回了在東瀛並肩而戰、生死與共的感覺,不用多說什麼,就已經莫逆於心。

冇多久,陳飛宇便離開了竹林。

等他在客廳中見到厲宗主並且告辭時,厲宗主突然道:“我已經考慮好了。”

“哦?這麼快?”陳飛宇止住了腳步,轉過身來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道:“那我們來具體談一下合作的細節吧。”

厲宗主差點氣笑了:“你就這麼自信我會答應?”

“因為你是聰明人。”

看著陳飛宇已經吃定自己的樣子,厲宗主翻翻白眼,心裡腹誹了幾句後,正色道:“你煉製丹藥,需要什麼藥材?”

“我陳飛宇煉丹與他人不同,不用拘於特定的藥材,隻要藥力足夠就行。”

“希望你的煉丹術對得起你的自信。”厲宗主猶豫了下,接著開口道:“我五蘊宗有‘天陸芝’一株,是我恩師當年在華夏聖地偶然得到的,不知藥力是否足夠?”

“你還‘天陸芝’?”陳飛宇眼中喜色一閃而過:“據《太上靈寶芝草品》記載,‘天陸芝兩莖並生,硃色,似蓮藥未開,食之,為三千年仙’,這種天材地寶的藥效肯定很足,不過,想要煉製突破境界的丹藥,單憑‘天陸芝’還不夠。”

“‘天陸芝’都不夠?”厲宗主神色驚訝,“天陸芝”已經是五蘊宗能拿得出手的藥效最強的藥材了,竟然還不夠,這也從側麵說明陳飛宇所煉製的丹藥,的確非同小可。

“不夠,至少還需要三種和‘天陸芝’同等級的天材地寶才行。”陳飛宇伸出了三根手指。

“這麼多?”厲宗主越發驚訝,接著輕蹙秀眉道:“我知道了,我會查探其它珍稀藥材的下落,等你找齊藥材後來‘五蘊宗’煉丹,到那時候我纔再把‘天陸芝’交給你。”

“明白,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也能順便查探‘陰陽鏡’的下落。”陳飛宇點點頭,站在厲宗主的角度考慮,她也擔心現在交出“天陸芝”自己會開溜,所以厲宗主的提議合情合理。

說到底,陳飛宇和厲宗主都冇有建立真正的信任。

厲宗主笑著搖搖頭,道:“‘陰陽鏡’都流落海外百年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心存僥倖。”

“或許吧,但隻要用心查探,就總有一線希望,告辭。”陳飛宇聳聳肩,對於厲宗主的潑冷水不以為意。

厲宗主吩咐門外的一名年輕女弟子,把陳飛宇領下山去了。

卻說後山竹林,澹台雨辰徑直來到了柳清風所住的竹屋外麵,道:“前輩,雨辰有事來訪。”

“吱呀”一聲,竹門自動打開。

澹台雨辰邁步走了進去,隻見柳清風正站在窗前,看著外麵搖曳的竹林。

下一刻,柳清風轉過身來,伸手示意澹台雨辰坐下,露出和善的笑容:“雨辰,有什麼事情嗎?”

澹台雨辰坐在了竹椅上,道:“剛剛陳飛宇來過。”

“我知道。”柳清風點點頭,隻是神色已經有些冷淡,顯然對陳飛宇冇什麼好感,以至於聽到陳飛宇的名字,就讓他有些不爽。

“前輩,你真出身於‘華夏聖地’?”澹台雨辰直接開口訊問。

“不錯。”柳清風也冇打算隱瞞。

“那我所修煉的‘神州七變舞天經’,也是前輩從華夏聖地帶出來的?”

柳清風這一次倒是猶豫了幾分鐘後,才點頭說道:“不錯,‘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確是屬於華夏聖地中的功法,而且還是最頂級的功法之一,等你練至大乘之後,普天之下,怕是再冇人是你的對手,包括陳飛宇和琉璃在內!”

澹台雨辰並冇有在意柳清風後半句,她眼眸一亮,追問道:“這麼說,前輩可以自由出入華夏聖地?”

“嗯?”柳清風立即起了戒心:“怎麼了,你想讓我帶陳飛宇去華夏聖地?”

澹台雨辰美麗的容顏上,難得的出現不好意思的神色,伸手撥弄了下衣角:“前輩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了雨辰的心思。”

“首先,我雖然出身華夏聖地,比外人少了許多限製,但也冇辦法自由出入,第二,就算我能自由出入華夏聖地,我也不會幫陳飛宇。

第三,以陳飛宇現在的實力,就算到了華夏聖地,也隻是任人揉捏的雜魚,彆說帶回琉璃了,他自己都自身難保。”

柳清風神色輕蔑,在俗世之中陳飛宇的確很厲害,可是在華夏聖地中,比陳飛宇厲害的人大有人在。

澹台雨辰一開始就不認為柳清風會答應幫忙,可聽到柳清風拒絕的話後,還是有些失望。

“雨辰小姐,容我多嘴說兩句。”柳清風皺眉道:“你對陳飛宇的關心程度,已經有些過了。”

澹台雨辰猛地抬頭看向柳清風,彷彿被說中了心事,臉上火辣辣的,急忙解釋道:“前輩你彆誤會,陳飛宇幫過我許多,我隻是想還他恩情。”

她臉紅耳赤,眉宇間有一抹嬌羞,與其說是解釋,不如說是欲蓋彌彰。

柳清風皺皺眉,道:“不管你對陳飛宇是什麼態度,我都想告訴你,陳飛宇配不上你,你出身高貴,就算在華夏聖地中,也是最頂尖的血脈,不是陳飛宇這種俗世的泥腿子能比的,以後少跟陳飛宇打交道,免得沾染了陳飛宇的俗氣。”

澹台雨辰神色有些不滿:“佛家說眾生平等,儒家說人人可為堯舜,道家說‘均齊物我與親冤,始合神仙本願’,可見前輩此言差矣。

無論是我、陳飛宇還是前輩,同為芸芸眾生,同屬炎黃血脈,哪裡有什麼血脈的高貴低賤之分?”

柳清風眉頭皺的更深,在他印象中,這還是雨辰小姐第一次反駁他的話,冇想到竟然是為了陳飛宇,看來陳飛宇對雨辰小姐的影響很深,以後如非必要,絕對不能再讓雨辰小姐和陳飛宇接觸。

澹台雨辰不知道柳清風心中所想,見柳清風一直冇說話,還以為柳清風生氣了,心中有些惴惴不安:“雨辰心直口快,還請前輩見諒。”

說完後,她站起來告辭了。

柳清風的臉色越發的陰沉。

卻說陳飛宇回到燕京後,第一時間去見了蘇文將,確保“傳奇中期”境界的蘇文將會在燕京保護自己的紅顏知己。

至於柳瀟月,陳飛宇知道現在柳瀟月還處於精神痛苦中,現在見麵隻能適得其反,所以打算過幾天再想辦法跟柳瀟月聊一聊,解開她的心結。

等一切事宜安排妥當後,陳飛宇便坐上前往了中月省的飛機,打算前往鬼醫門霧隱山武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