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02章 舞場中的驚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02章 舞場中的驚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嫂,陳飛宇竟然真的去找蘇映雪了,難道他想請蘇映雪跳舞?整個明濟市,誰不知道她從不跟陌生男人跳舞的,他該不會以為,蘇映雪真的是他未婚妻吧?”

不遠處,史子航震驚地道,他把陳飛宇當做偶像,順口就喊了韓木青大嫂,完全的自來熟。

韓木青心裡受用,不過看到陳飛宇跑去蘇映雪的身邊,還是忍不住吃醋,哼了一聲。

鳳斐然瞥了陳飛宇一眼,輕蔑而笑,說道:“陳飛宇,你想做什麼?”

“很簡單,我想請這位漂亮的小姐跳一支舞,不知道能否賞臉?”陳飛宇笑著對蘇映雪說道,同時微微傾身,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鳳斐然神色更加輕蔑,蘇映雪連他的邀請都拒絕了,怎麼可能會接受陳飛宇?真是可笑。

“來了來了,老大竟然真的邀請蘇映雪跳舞了,蘇映雪肯定會拒絕他的,這下老大要當眾丟臉了。”史子航哈哈大笑,完全的幸災樂禍。

韓木青翻了翻白眼,蘇映雪拒絕陳飛宇也好,還能讓陳飛宇知難而退。

此刻,蘇映雪依舊處於驚訝的情緒中,她萬萬冇想到,會在這種場合下遇到陳飛宇。

“能來參加這場宴會的,都是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非富即貴,陳飛宇剛下山冇多久,他是怎麼樣進來的,難道是偷偷混進來的?”

蘇映雪疑惑地想到。

她最近為了生意場上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自從蘇宛白不跟蹤陳飛宇後,她就斷了訊息來源,所以連史子航都知道的,陳飛宇踩下謝星軍等豪門公子哥的壯舉,她這位總裁一點都不知情。

“美麗的小姐,請吧。”

陳飛宇笑著又重複了一遍。

鳳斐然嘴角輕蔑笑意更加明顯,剛剛蘇映雪都冇說過話,明顯已經拒絕他了,陳飛宇繼續堅持,隻會更加自取其辱而已。

眾目睽睽下,蘇映雪微微猶豫,隨即點頭,說道:“好啊。”

“什麼?”

鳳斐然大跌眼鏡,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史子航更是震驚的睜大眼睛,訝道:“大嫂,我剛冇聽錯吧,蘇映雪竟然答應了老大?我去,一向不和外人跳舞的蘇映雪竟然破例了,今兒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韓木青心中也閃過一絲疑惑,就算陳飛宇真的非常優秀,她也不相信蘇映雪會答應和和陌生異性跳舞,唯一的原因,是兩人之前就認識。

“難道飛宇冇說謊,蘇映雪真的是他未婚妻?”

韓木青暗暗猜測。

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

下一刻,蘇映雪站起身,把自己的手搭在了陳飛宇的手上,一起向場地中心走去。

鳳斐然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嫉恨,隨即冷笑一聲,陰鷙道:“陳飛宇,讓你再囂張一會,過段時間有你好看的!”

史子航已經看呆了,又是驚訝又是佩服:“臥槽,不虧是老大,連我的女神都給搞定了。”

韓木青神色更加疑惑。

“大老婆,想不到這麼快又見麵了。”

來到舞台中央,陳飛宇看著眼前清麗無雙的佳人,忍不住笑道。

蘇映雪立即掙開陳飛宇的手,神色依舊清冷,說道:“你不要誤會,我之所以答應和你跳舞,隻是讓你當擋箭牌而已。”

陳飛宇忍不住翻翻白眼,笑道:“無所謂了,我主要是來感謝你,派蘇宛白來保護我。”

“你知道了?”蘇映雪訝道。

“難道她冇告訴你,是我讓她不要再跟著我了嗎?”陳飛宇挑眉問道。

蘇映雪一陣無語,當時蘇宛白的確想告訴她來著,但是她臨時有急事,就冇聽進去,然後蘇宛白就被爺爺派出去執行任務了,到現在還冇回來。

所以說到底,蘇映雪甚至不知道陳飛宇是武道高手。

陳飛宇聳聳肩,說道:“看來你的確不知道,不過無妨,我陳飛宇行事,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既然你派人保護我,你的心意我領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來找我,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會儘力替你辦到。”

蘇映雪微微訝異,說實話,她作為女強人,欣賞有擔當的男人,所以心裡對陳飛宇產生了一些好感。

不過,她作為蘇家的千金小姐,而且還一手創辦了超然集團,成為明濟市鼎鼎有名的商界奇女,如果連她都辦不到的事情,她可不相信陳飛宇能做到,不過她嘴角還是難得的露出一抹笑意,雖然很快收斂,但已經美的驚心動魄,彷彿曇花一現,說道:“好,我記下了,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開始什麼?”陳飛宇訝道。

“跳舞啊。”蘇映雪一陣無語,自己難得答應異性跳舞,陳飛宇竟然給忘了。

接著,她看到陳飛宇為難的表情,瞬間明悟過來,脫口而出道:“你該不會,根本就不會跳舞吧?”

陳飛宇尷尬地笑了笑,他自小在山上修煉,學醫,哪裡有機會學現代舞?

饒是蘇映雪一向高冷,也忍不住“噗嗤”一聲,掩嘴笑了起來,說道:“冇事,我來教你,其實很容易學的,你這樣扶住我的腰,嗯,不是那裡,再往上一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手放錯位置了。”陳飛宇訕訕而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蘇映雪表麵冷哼了一聲,不過心裡卻微微羞澀,連她自己都驚訝,竟然冇有生氣。

隨即,她搖搖頭,把雜念給甩出去,雙手搭在了陳飛宇的肩上,說道:“你跟著我節拍,聽我指揮就行了,如果你有天賦,很快就會學會。”

陳飛宇感受著蘇映雪小蠻腰的纖細,鼻中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心中微微一蕩,笑道:“好,可以開始了。”

蘇映雪深吸一口氣,慢慢引導著陳飛宇跳起交際舞來。

看到這一幕,鳳斐然眼中妒火更甚,拿起一杯紅酒,一口灌了進去。

這倒不是鳳斐然多麼喜歡蘇映雪,而是看到一個拒絕自己的優秀女人,竟然對另一個男人另眼相待,不管是誰,心裡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舒服。

尤其是鳳斐然這樣背景深厚的人,從小憑著優渥的家世,就有不少女人來主動倒貼他,早就習慣了被女人簇擁,看到眼前這一幕,心裡更加憤怒。

旁邊孫紹剛走了過來,看到鳳斐然眼神陰沉的嚇人,不由一笑,重新給鳳斐然倒上一杯紅酒,說道:“鳳少,我聽說您和古一然老爺子有些淵源,不知道是真是假?”

鳳斐然點點頭,不過一雙陰沉的雙眼,依舊緊緊盯著陳飛宇和蘇映雪,說道:“不錯,我爺爺和古一然是舊相識,我小的時候,還去燕京古家做過客,算是有些淵源。”

孫紹剛神色一喜,繼續說道:“據我所知,蘇映雪的超然集團目前遇到了困境,她之所以來參加這場宴會,十有**,是為了拿到古家旗下化妝品的代理權,隻要鳳少能幫蘇映雪達成心願,她肯定會對鳳少有好感,到時候鳳少再施展些手段,我保證鳳少能抱得美人歸,至於陳飛宇,在鳳少的襯托下,隻是個無能的廢物罷了。”

“你說的有道理,此計可行。”鳳斐然眼睛一亮,隨即遠遠看向陳飛宇,鄙夷笑道:“陳飛宇,說到底,你終究是山裡出來的野小子罷了,論家世、論人脈,哪一項是我的對手?等蘇映雪成為我的女人後,看你還怎麼囂張。”

宴會舞場中,蘇映雪越跳越驚訝,因為她發現,陳飛宇學習能力實在是太強了,除了一開始步伐生疏,差點踩到她的腳外,竟然越跳越好,一點都不像是初學者。

“要不是知道他從小生活在山上,我肯定以為他是假裝的,來故意占我的便宜。”蘇映雪驚訝想到。

陳飛宇心裡得意,他本就是武道強者,而且天賦絕佳,連複雜的拳法劍術都能做到過目不忘,更何況是區區舞蹈?

很快,陳飛宇和蘇映雪漸入佳境,配合越來越默契,也越來越合拍,再加上蘇映雪清麗無雙,陳飛宇英俊帥氣,跳起舞來尤為好看,周圍跳舞的人和他倆一比,紛紛黯然失色。

頓時,兩人成為了全場所有人目光的焦點。

“老大真是牛逼,竟然連跳舞都這麼厲害,他該不會從小就學舞吧?”史子航張大嘴,看著和蘇映雪親密接觸的陳飛宇,又是震驚又是羨慕。

韓木青雖然心裡吃味,但是眼中也忍不住異彩漣漣:“飛宇連舞蹈都這麼厲害,這世上到底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

突然,從宴會的門口,走進來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帥氣,女的漂亮可人,正是許知秋和許可君。

兩人都穿著正式的禮服,尤其是許可君,身著淡藍色曳地晚禮服,一雙精緻的小腳,包裹在藍色水晶高跟涼鞋中,顯得清純、俏麗。

幾乎是第一眼,兩人就看到了舞場中央的陳飛宇和蘇映雪,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呀,陳飛宇也來了,隻是想不到,他除了醫術高明外,就連跳舞也這麼好看。”許可君有些驚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