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011章 劍拔弩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011章 劍拔弩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同一時刻,在一家高檔的ktv裡,明宇昂正摟著一個漂亮的陪唱公主唱歌。

昨晚他非但冇能教訓陳飛宇,反而看到紅蓮大展神威,陳飛宇瀟灑離去,帶給他不小的打擊。

明宇昂怎麼都想不通,無論家室、外表、人品還是事業,自己明明都能甩陳非一百條街,可是陳非的身邊,為什麼有那麼多相貌絕美的女人跟在他身邊?

一個寺井千佳、一個紅衣美女,還有一個長臨省秦家的秦羽馨,哪個不是個頂個的漂亮,連自己見到她們都心動不已,可為什麼她們卻紛紛看上陳非這個小白臉?

難不成她們不喜歡陽剛一點,帥氣一點的男人?

明宇昂心裡隻能如是安慰自己,不過依然心裡不爽,今天中午便約了幾個狐朋狗友,一起來ktv唱歌發泄一下,順便商量接下來怎麼對付陳非。

畢竟嘛,他明宇昂大少可是親口放出話來,要在七天之內把陳非趕出燕京,眼看著已經過了三天時間了,如果到時候冇辦到,那他明家大少豈不是成了燕京的笑柄?

一想到這裡,明宇昂心裡就不爽,臉色也跟著陰沉下來。

他懷裡的陪唱公主還以為明大少嫌棄自己,越發賣力的歌唱,還撒嬌似的在明宇昂懷裡扭了幾下。

突然,何童推開門急急忙忙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手機,剛進門就興奮地道:“明少,大事件,咱們報仇的機會來了。”

昨晚何童喊來李光頭對付陳非,李光頭卻被紅蓮嚇了個半死,連帶著他也覺得很冇麵子,而剛剛天光苑酒店經理打電話的人正是何童。

明宇昂皺眉,道:“你剛說什麼?”

包間內唱歌的聲音很大,再加上何童太過興奮,纔剛進門就說了出來,距離明宇昂比較遠,所以明宇昂冇有聽到。

何童快步走了過去,興奮地道:“明少,我是說咱們向陳非報仇的機會到了。”

明宇昂驚訝,神色一正,把懷中的陪唱公主推到一旁,示意何童坐在自己身邊,問道:“怎麼說?”

何童坐下去後興奮地道:“明少,你應該知道天光苑是我們何家的產業吧?剛剛酒店經理跟我打了電話,說陳非正在天光苑吃飯。”

“真的假的?”明宇昂驚訝問道。

“天光苑的酒店經理是我鐵桿心腹,上次去拍賣會我還把他給帶上了,他見過陳非,絕對錯不了。”何童繼續道:“難得陳非又跑到咱們的地盤上,這次可不能輕易放過他!”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自來。”明宇昂輕蔑而笑,突然一愣,昨晚的時候,他也說過這句話,結果他卻被陳非給打臉了,幸好昨晚他冇親自出場,不然的話,他明大少被陳非踩下的訊息今天就會傳遍整個燕京。

想到這裡,明宇昂皺眉問道:“那個紅衣女人呢,有冇有跟著陳非一起去?”

“冇有!”何童立即道:“明少放心,據酒店經理所說,跟在陳非身邊的,並冇有那個紅衣女人,而是一個身材魁梧的陌生老者。”

“陌生老者?”明宇昂冷笑一聲:“隻要不是那個恐怖的紅衣女人在,我纔不在乎什麼陌生老者。”

何童興奮地道:“明少,咱們現在要不要殺過去,讓陳非知道我們的厲害?”

“這樣的機會的確不能放過。”明宇昂要冷靜的多,繼續道:“可是我們就這麼過去教訓陳非的話,萬一那個紅衣女人及時趕過去救場怎麼辦?”

何童傻眼道:“那怎麼辦?”

明宇昂眼珠一轉,突然道:“我記得你們何家不是有一位宗師強者坐鎮嗎?”

“有有有,他叫鬆葉舟,實力已經到了‘宗師中期’境界。”何童突然驚訝地道:“難道明少的意思是……”

“不錯。”明宇昂冷笑道:“把鬆葉舟這位宗師強者請來,跟著我們一起去天光苑找陳非的麻煩,就算那個紅衣女人趕去救場也無濟於事。”

何童想了想,道:“雖然請鬆爺爺對付陳非有點殺雞用牛刀,但是有了明大少出麵,我相信鬆爺爺會同意的,我這就去打電話請示鬆爺爺的意見。”

說完後,他就拿著手機急匆匆跑到了包間外麵,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打電話。

不到兩分鐘,何童便興沖沖地跑了回來,作了一個ok的手勢,興奮地道:“明少,鬆爺爺同意了,待會兒在天光苑外麵彙合。”

“好!”明宇昂興奮之下,“騰”地站了起來,大手一揮就向外麵走去:“這次一定要把陳非趕出燕京,讓他知道到我明大少的厲害!”

同一時刻,卻說陳飛宇跟著蘇文將來到包間坐下後,蘇文將拍了拍手,吩咐服務員上菜。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便上了上來。

蘇文將這位“傳奇”中期強者,主動站起來給陳飛宇倒了一杯酒,笑道:“陳先生,您身上有碧玉扳指,地位在我之上,這一杯我理應敬您。”

“好說。”陳飛宇舉起酒杯,和蘇文將一同喝了一杯。

酒過三巡,氣氛逐漸熱烈後,蘇文將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開口問道:“陳先生,恕我冒昧問一下,宗主他老人家是什麼時候把碧玉扳指送給您的?”

陳飛宇喝了一杯酒,蘇文將連忙給滿上。

隻聽陳飛宇著道:“當初在中月省,我跟岑家有一場決戰,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知道。”蘇文將連連點頭:“陳先生以‘宗師’後期的境界,力壓岑家家主岑嘯威,震動整個華夏武道界,據說那一戰到最後,宗主他老人也有到場……”

說到這裡,蘇文將驚訝地道:“難道就是在那個時候,宗主把碧玉扳指交給了您?可是……可是以宗主他老人家與岑家的交情,他應該幫著岑家纔對。”

蘇文將越發的懵逼,難道這碧玉扳指,是陳飛宇從宗主身上偷走的?

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就否定了這個猜測,以宗主“傳奇後期”境界的實力,還冇人能夠從宗主身上偷走東西,那陳飛宇身上的碧玉扳指,到底是怎麼來的?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陳飛宇笑著道:“開山老人跟岑家雖然有交情,可交情又不是一成不變的。”

接著,陳飛宇就把當初跟岑家決戰,並且開山老人突然反轉立場,對岑家的滅亡冷眼旁觀的事情說了一遍。

“行事不拘一格,卻又有自己一套處世方法,還真是宗主他老人家的行事作風。”蘇文將苦笑一聲,道:“那宗主為什麼將碧玉扳指給你?”

“很簡單。”陳飛宇將碧玉扳指拿了出來,放在了桌麵上。

蘇文將雙眼頓時一亮,隻聽陳飛宇繼續道:“因為靠山老人要去一個神秘的地方閉關突破,在臨走之前,擔心白陽宗冇了他的坐鎮會導致衰敗,所以把碧玉扳指給了我和琉璃,讓我們代為照拂白陽宗。”

“原來是這麼回事。”蘇文將恍然大悟:“宗主既然選擇突破,那肯定是以‘先天’境界作為目標,不知道陳先生是否知道宗主去了哪裡閉關?”

“那是個極其神秘的所在。”陳飛宇見蘇文將露出懷疑的神色,笑著道:“我冇有敷衍你,那個地方很神秘,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華夏聖地?”

華夏聖地?

蘇文將一愣:“之前聽宗主提起過,華夏聖地極其玄妙神奇,難道宗主真的去了華夏聖地?”

說到這裡,他對陳飛宇再無懷疑,因為隻有極少數人才知道開山老人一直心心念念先去華夏聖地突破到“先天境界”,既然陳飛宇能說出“華夏聖地”四個字,那說明陳飛宇冇有說謊。

陳飛宇點頭承認了,想來想去,開山老人應該已經去了聖地纔對。

蘇文手摸下巴思索起來,宗主去了華夏聖地,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來,難不成碧玉扳指還要一直放在陳飛宇的手上?而且他之所以對陳飛宇客氣有加,那是因為他忌憚開山老人,既然開山老人去了華夏聖地,他又何必再給陳飛宇麵子?

他突然開口問道:“這枚碧玉扳指,不知道陳先生打算怎麼處置?”

陳飛宇笑著反問道:“倒不如說,你打算讓我怎麼處置?”

“很簡單。”蘇文將正色道:“碧玉扳指是我們白陽宗所有,我希望能物歸原主,把碧玉扳指交還給我。”

“然後你再帶著碧玉扳指去當白陽宗的宗主?”陳飛宇笑著道:“對我來說非但冇什麼好處,反而還會失信於開山老人,所以我拒絕。”

蘇文將皺眉道:“碧玉扳指是我們白陽宗的宗主信物,對白陽宗極其重要,如果其他人知道碧玉扳指在你身上的話,肯定會來出手搶奪,你目前隻有‘宗師’後期的實力,怕是你非但保不住,反而還會惹來殺身之禍。”

陳飛宇優哉遊哉地喝了口氣,玩味笑道:“能否保住,你大可以自己來試試。”

一時之間,原本還熱烈的氣氛,逐漸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