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987章 我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987章 我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繼續道:“前段時間,我去黃原給廖書.記彙報工作的時候,廖書.記明確指示,各級在對乾部的提拔和使用上,要打破條條框框,要敢於創新,要唯才唯德,對腳踏實地、勤奮敬業、政績優秀,敢於擔當的優秀乾部,不要前瞻後顧縮手縮腳,要大膽破格提拔重用。

對廖書.記的重要指示精神,我最近一直在學習在領會,在根據工作實際琢磨如何貫徹到實踐中去,今天我把這話告訴你們,希望你們也能認真琢磨認真領會,希望你們能切實認識到,我們的事業到底需要怎樣的擔當和責任,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來乾……”

聽著安哲的話,大家都琢磨著。

喬梁尋思片刻,心猛地一跳,似乎意識到了安哲這話的含蓄意圖。

一旦意識到這個,喬梁不由振奮。

徐洪剛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接著道:“安書.記傳達的廖書.記的指示,非常及時,非常重要,培龍書.記,我看你們要認真領會,切實貫徹到工作中去。”

苗培龍此時也領會到了安哲的意思,毫無疑問,安哲出於對薑秀秀的賞識,認為她應該得到提拔,而不僅僅是平調。

當然,這提拔要破格,因為薑秀秀擔任副科不滿兩年。

但安哲既然當著大家的麵這麼說,破格顯然冇問題,誰都不會反對,包括姚健。

對此事,苗培龍不打算拖延,當場表態決定最好,省得事後姚健再搗鼓事事。現在安哲和徐洪剛坐在這裡,不管自己提名薑秀秀擔任哪個正科的位置,其他常.委當然不會反對,姚健同樣也不敢。

隻是,破格提拔到什麼崗位合適呢?苗培龍腦子急速轉悠著,琢磨著現有正科空缺的位子。

看苗培龍沉思,盛鵬轉轉眼珠,接著道:“苗書.記,紀.委剛退了一位副書.記……”

盛鵬這話提醒了苗培龍,他不假思索立刻做出了決定,對,這職位是正科,讓薑秀秀乾這個再合適不過。

一旦做出了決定,苗培龍輕鬆了,看著各位縣領導:“各位,剛纔安書.記的一番話語重心長,既是對我們工作的關心,也是對我們的期望,我們務必要認真貫徹領會。為了切實落實好安書.記的指示精神,我看現在就可以在薑秀秀同誌的安排上具體體現,所以,鑒於薑秀秀同誌一貫的優秀表現,鑒於她本人的工作經曆和能力,我建議她擔任縣紀.委副書.記,大家有什麼看法,現在就說說。”

說完苗培龍看看安哲和徐洪剛,安哲露出滿意的表情,徐洪剛微微點頭。

苗培龍再度感到輕鬆,又看了一眼喬梁,喬梁又帶著感激的神情。

苗培龍輕輕呼了口氣,然後看著各位縣領導。

此時,各位縣領導都領會到了安哲那番話的意思,盛鵬帶頭表態,大家紛紛讚同。

姚健心裡有苦說不出,感到異常惱羞,但卻又不敢有任何流露和發作,隻能硬著頭皮點頭。

姚健此時突然後悔,早知道上午同意薑秀秀擔任紀.委辦公室主任啊,現在倒好,讓這麼一折騰,薑秀秀不但回了城,還得到了提拔,擔任了紀.委副書.記的重要職位,草,老子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不但一無所獲,還在今晚的飯局上顯得很狼狽很尷尬。

看姚健沮喪的樣子,苗培龍心裡暗樂,接著看著安哲和徐洪剛:“二位領導,關於這事,請指示!”

安哲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後放下水杯,似笑非笑道:“培龍,縣裡的中層安排,這是你的事,我不會過問,你讓我指示,莫非是想讓我犯錯誤?”

徐洪剛接過話:“對,培龍書.記,安書.記最忌諱的就是越級,下麵不能越級,上麵同樣也不能。”

苗培龍嗬嗬笑了下,接著看著縣.委組織部長:“那明天你就落實好這事。”

組織部長忙點頭。

喬梁此時內心感到了巨大的欣慰,經曆這這一番折騰,薑秀秀終於回城了,不但回城,而且還得到了提拔。

對薑秀秀這個結果,喬梁發自內心感激苗培龍,同時又感激安哲和徐洪剛。

當然,喬梁也感謝許嬋,因為許嬋中午給自己的那個電話,這電話打的太及時了。

想到這裡,喬梁帶著讚許的目光看了一眼許嬋。

許嬋明白喬梁看自己這眼神的意思,此時她雖然繼續為薑秀秀感到高興,卻不由感到了深深的羨慕。

這羨慕包含著多種意味。

閱讀遇到任何問題,記得關注“天下亦客”。

接著安哲看著大家:“現在每到人事調整,每當有人得到提拔重用,大家第一個念頭就是:此人在上麵有冇有後台,有冇有背景。那麼,我問問在座的各位,你們有冇有靠山?”

聽安哲問這個,大家麵麵相覷,都不知該如何回答。

安哲轉頭看著姚健:“姚縣.長,你有嗎?”

姚健忙搖頭:“冇有,我能到今天這位置,靠的是踏踏實實的工作,我冇有任何靠山。”

聽姚健這話,喬梁一陣反胃,靠,裝逼貨。

安哲點點頭,又看著苗培龍:“你呢?”

徐洪剛看著苗培龍。

苗培龍覺察到徐洪剛在看自己,一直以來,徐洪剛對自己很熱乎,苗培龍知道徐洪剛有意想把自己發展為他的人。

但作為苗培龍來說,他有自己的想法,一來徐洪剛並不是主要領導,二來他深知投靠上麵的風險,這是一把雙刃劍,投靠好了平步青雲,反之則一敗塗地,此次受唐樹森牽連倒台的那些人就是好例。

由此,苗培龍一麵對徐洪剛保持著足夠的尊敬,一麵又拿捏著謹慎的尺度,這樣既不會讓徐洪剛不開心,又能讓自己保持一定的站位。

此時麵對安哲的提問,苗培龍知道必須要回答好這個對徐洪剛和自己來說都很敏感的問題。

當然,這回答還必須要讓安哲滿意。

苗培龍想了下,道:“我有。”

大家一怔,都看著苗培龍。

徐洪剛眨眨眼,一時冇猜透苗培龍的意思,苗培龍再傻,也不會當著大家的麵說他的靠山是自己,何況他對自己主動伸出的橄欖枝一直有些含蓄模糊。

既如此,苗培龍為何要這麼說呢?

徐洪剛饒有興趣地看著苗培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