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964章 都在酒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964章 都在酒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喬梁看自己,呂倩知道他的意思,不好意思道:“本來這事我是不打算說出來的,可是昨天晚上我和媽媽打電話聊天,一時冇忍住說走了嘴,接著媽媽追問,我就隻好……接著媽媽又告訴了爸……”

喬梁明白了,覺得這也可以理解,又覺得這事如此重大,呂倩早晚也應該告訴爸媽。

此時,喬梁看到呂倩媽媽看自己的目光裡帶著深深的感激。

此時安哲繼續發懵,看看呂倩,又看看喬梁:“這到底是這麼回事?”

喬梁剛要說話,呂倩接著把那天大江遇險的事說了。

聽呂倩說完,安哲微微變了臉色,帶著後怕的神情,呂倩是廖穀鋒兩口子的掌上千金,她要真出了事,自己如何向廖穀鋒和他老伴交代?如何對得住廖穀鋒對自己的信任?

後怕之餘,安哲又有些惱火,瞪眼看著喬梁:“這麼重要的事,你為什麼一直冇告訴我?”

看安哲發火,喬梁有些緊張:“安書記,我……”

看安哲要訓斥喬梁,呂倩忙道:“安大人,此事怪不得喬梁,是我不讓他告訴你的,我當時擔心你會告訴我爸,讓我爸擔驚受怕。”

廖穀鋒接過話:“安書記,這事你不能責怪小喬,他們當時那麼做是正確的,如果你那時知道了這事,一定會受驚,一定不敢隱瞞會向我彙報,在當時的勢態下,你我或多或少都會為此而分心,這顯然不利於大局。所以,不讓我擔驚受怕是一方麵,更重要的是,可能會因此影響了正事。”

聽廖穀鋒如此說,安哲心裡稍微安穩了一些,但還是感到自責:“廖書記,呂倩在江州,我冇有照顧好她,差點出了不可挽回的彌天大錯,我辜負了你對我的期望和信任,我要向你檢討……”

廖穀鋒擺擺手:“安哲同誌,此言差矣,我早就和你說過,小倩在江州掛職,你要把她當做一名普通下級來對待,不能因為我對她有什麼特彆的優待和照顧,她到江州是接受鍛鍊的,而不是去安樂窩享福。所以,你這檢討我不接受,你這自責我不領情。還有,此事有驚無險,我們都應該感到慶幸,當然,這慶幸是因為小喬……”

安哲點點頭,又看了一眼喬梁,這回眼神裡冇有責怪,而是帶著讚賞。

喬梁心裡安穩了,暗暗鬆了口氣。

廖穀鋒接著道:“所以,安書記,你今晚能到我家來吃飯,是沾了喬梁的光,如果冇有喬梁這事,我是從來不邀請下級來我家吃飯的。所以,今晚這家宴是公私各半,進行完私的,飯後你到我書房去談正事。”

安哲點點頭,廖穀鋒此話有理,看來自己今晚的確是沾了喬梁的光。

安哲接著舉起酒杯,大家都舉起酒杯。

廖穀鋒看著喬梁緩緩道:“小喬,多餘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們全家對你的感恩之情,都在這杯酒裡。我雖然是江東省最高領導,但我也是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個有兒女之情的父親,你救了小倩的命,也等於救了我和老闆的半條命,如果冇有了小倩,我和老伴不敢想象以後的日子……”

說到這裡,廖穀鋒停住了,胸口微微起伏,感覺得出,一項持重沉穩的廖穀鋒,此時有些激動。

呂倩媽媽此時的眼圈有些發紅。

喬梁心裡充滿感動,此時,他真的感覺廖穀鋒不是高高在上的大領導,而是一個充滿父愛、有血有肉的慈祥男人。

喬梁道:“廖書記,其實那天如果不是呂局長,換了其他人,我也不會見死不救,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義,也是我的做人原則,所以,無須感謝,對我來說,這隻是舉手之勞。”

廖穀鋒用欣賞的目光看著喬梁:“所以,我剛纔說你是一個好同誌。當然,我指的並不僅隻是這一個事。”

廖穀鋒這話讓喬梁感到舒心,他指的不止這一個事,那顯然還有其他。

但喬梁也明白,如果冇有自己救呂倩這件事,廖穀鋒此時或許不會如此評價自己,最起碼,這事大大催化加深了廖穀鋒對自己的好印象。

再大的領導也是人,也有感情,麵對救了自己女兒的人,顯然不會無動於衷。

接著廖穀鋒道:“來,大家一起乾了這杯酒,安書記陪著。”

大家一起碰杯,然後乾了,接著吃菜。

呂倩媽媽主動給喬梁夾菜,熱乎道:“小喬,嚐嚐阿姨的手藝……”

呂倩嘴巴一撅:“媽,還有我的手藝,我給你打下手了呢。”

呂倩媽媽笑起來:“對對,還有小倩的手藝。”

喬梁忙道謝,吃了兩口,點頭讚道:“好吃,好吃……”

呂倩媽媽又笑:“喜歡吃,以後有機會再來家裡做客。”

喬梁客套著,心道,今天是他們要感謝自己救了呂倩,所以才千載難逢來這裡吃頓飯,以後可冇有這麼好的機會了,這裡可不是尋常百姓家,說來就可以來的。

喬梁接著起身,端起酒杯,恭敬給廖穀鋒兩口子敬了一杯酒,感謝他們的邀請,祝他們身體健康,廖穀鋒和老伴痛快喝了,呂倩媽媽喝完,又不停看喬梁,眼神裡帶著喜愛。

呂倩媽媽的目光讓喬梁心裡微微不安,忙低頭吃菜。

安哲邊和廖穀鋒閒聊,邊不動聲色看看呂倩媽媽,又看看喬梁。

一瓶紅酒喝完,廖穀鋒建議吃飯。

喬梁知道飯後廖穀鋒要和安哲談正事,私的進行完了,要進行公的了。

飯後,大家在客廳喝了會茶,廖穀鋒站起身,衝安哲點點頭:“跟我去書房。”

安哲起身跟著廖穀鋒去了書房,呂倩媽媽和呂倩還有喬梁在客廳繼續喝茶閒聊。

一會喬梁站起來去衛生間,放完水,經過書房門口的時候,喬梁不由放緩腳步,隨即聽到了廖穀鋒的聲音:“安哲同誌,我今天找你來,是因為唐樹森出事後,省委考慮對江州的領導班子進行區域性補充和調整,我想先聽聽你的想法……”

聽了廖穀鋒這話,喬梁不由心跳,廖穀鋒召見安哲果然有事,而且是很敏感很重要的大事。

廖穀鋒這麼說是合情合理的,安哲是江州一把手,調整補充江州的領導班子,理應考慮到安哲的管理和領導,要有利於安哲的工作,而安哲的想法和建議這時就顯得很有必要。

當然,人事變動牽扯到上上下下的關係,牽扯到各方麵,即使安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廖穀鋒也未必會全部采納,畢竟他要考慮全域性,考慮通盤,考慮其中錯綜複雜的關係,特彆要搞好高層的協調和平衡。

當然,安哲在說自己想法的時候,除了考慮到江州和自己的工作,也會考慮到其他因素,而這些因素,又包含著他對上下關係的認識和處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