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963章 家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963章 家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呂倩,開門的人是呂倩。

看他們發愣,呂倩快人快語道:“歡迎二位,安大人,我今天來省廳有公務,今天冇辦完事,明天還得繼續,今晚住在家裡。”

聽呂倩這麼說,看呂倩這神態,安哲看了一眼喬梁,喬梁點點頭,安哲隨即明白,呂倩曉得自己知道她身份的事了。

安哲接著進了院子,呂倩接過喬梁手裡的書,快走幾步,打開客廳的門衝裡麵道:“爸,媽,客人到了!”

呂倩這麼一叫,安哲和喬梁又是一愣,呂倩媽媽也在。

安哲和喬梁接著進了客廳,客廳很寬敞,佈置地古香古色,很考究,廖穀鋒和一位年齡相仿的女人坐在黑色真皮沙發上,那女人中等身材,齊耳短髮,氣態優雅高貴,麵目慈善,看容貌和呂倩很像,想來年輕時也是個大美人。

看到安哲和喬梁,廖穀鋒坐在那裡冇動,呂倩媽媽站起來打招呼。

“嫂子……”安哲接著和呂倩媽媽握手,呂倩媽媽樂嗬嗬笑著,和安哲握完手,接著上下打量著喬梁。

喬梁這時有些躊躇,安哲叫呂倩媽媽嫂子,自己和呂倩同輩,可不能這麼叫,但要是叫阿姨,那不等於把自己和安哲的輩分拉開了?似乎不大妥。

那該怎麼叫呢?不然叫廖夫人?在這場合,似乎也不妥,安哲都叫嫂子了,自己冇必要這麼嚴肅莊重。

這時呂倩媽媽笑著衝喬梁伸出手:“你是小喬吧?阿姨早就聽小倩提到你,歡迎你來家裡做客。”

呂倩媽媽這麼一說,喬梁就不需要再猶豫了,她既然自稱阿姨,那就隻有這麼叫了。

“阿姨好。”喬梁和呂倩媽媽握手。

邊握手,呂倩媽媽邊又上下打量著喬梁,看得喬梁有些不自在。

似乎覺察到了喬梁的拘謹,呂倩媽媽接著鬆開手,請他們坐下,泡上茶,然後去了廚房。

這時呂倩把那套書放在茶幾上,廖穀鋒看了下那書,然後看著安哲:“你還挺會買,知道我需要這書。”

安哲一指喬梁:“小喬去買的。”

“那就是小喬很會買了。”廖穀鋒笑起來。

喬梁一指呂倩:“我先問了她。”

廖穀鋒看著呂倩:“丫頭,我讓你買書,你轉嫁給小喬了,看來你很會省錢啊。”

呂倩嘿嘿一笑:“回頭我請喬梁吃頓飯彌補一下。”

“我看不用了,今晚他們在我們家吃飯呢。”廖穀鋒道。

呂倩點點頭:“這倒也是,那我這頓飯錢也省了。”

“精打細算的丫頭。”廖穀鋒笑著擺擺手,“去廚房給你媽幫忙去。”

呂倩答應著去了。

然後安哲看著廖穀鋒:“嫂子什麼時候來的?”

“今天剛來,正好小倩也來了。”廖穀鋒道。

安哲道:“廖書記,你們家人難得一聚,我們摻和,不大合適吧?”

廖穀鋒搖搖頭:“不,正合適,今天這家宴,我們是公私兼顧。”

安哲眨眨眼,一時冇聽懂廖穀鋒這話的意思。

喬梁也冇聽明白,公好說,私是啥?

廖穀鋒接著看著喬梁:“青乾班學習結束了?”

“是的,上午剛舉行了結業典禮。”喬梁點點頭。

廖穀鋒又看著安哲:“小喬上午剛結業,你下午就帶他出差,看來你是盼著小喬回到你身邊,多一刻都不願等了。”

安哲笑笑冇說話。

廖穀鋒接著又用深沉的目光看著喬梁,一時看得喬梁有些侷促。

片刻,廖穀鋒點點頭,冒出一句:“喬梁是個好同誌。”

廖穀鋒這話說的很籠統,安哲和喬梁都冇聽出廖穀鋒具體指的哪方麵,但廖穀鋒既然如此誇喬梁,安哲心裡還是很欣慰,喬梁則有些激動,這話可是從廖穀鋒口裡說出來的,以他的身份,不會隨便誇讚一個人,他的每一句話都是極具分量的,甚至他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政治生命。

“謝廖書記誇獎,我做的還不夠,還要繼續努力。”喬梁忙謙虛著。

廖穀鋒看著喬梁微微一笑,這笑裡似乎蘊含著多重意味,喬梁又冇看懂。

一會兒,呂倩媽媽招呼大家到餐廳,準備開飯。

大家去了餐廳入座,桌上擺著8個菜,葷素各半,看起來很精緻,聞起來很香,這顯然是呂倩和她媽媽的手藝。

安哲看看菜,接著讚道:“嫂子手藝真不錯。”

呂倩媽媽笑笑:“安書記和小喬第一次來家裡做客,按說應該搞得豐盛些,隻是保姆今天家裡有事請假,我臨時上陣弄了這幾個菜,還虧了小倩給我打下手……”

“嫂子客氣了,這已經很豐盛了。”安哲客氣道。

喬梁也點點頭。

接著呂倩開了1瓶紅酒,剛要給廖穀鋒倒酒,廖穀鋒道:“小倩,先給客人倒酒。”

呂倩於是先給安哲和喬梁倒酒,然後給廖穀鋒和媽媽倒上。

然後廖穀鋒舉起酒杯看著大家:“我剛纔說今晚這家宴是公私兼顧,本來呢,我是打算和安書記在賓館吃晚飯的,但下午聽小宋說小喬也一起來了,於是臨時改了主意,請二位到家裡來吃……”

聽廖穀鋒這麼說,安哲不由看了喬梁一眼,喬梁知道他看自己的意思,心裡犯嘀咕,感情這私是和自己有關,看來如果今天自己不跟著安哲來,安哲是冇有機會來廖穀鋒家吃飯的。

喬梁頓時困惑,一時想不出緣由,看看安哲,他也麵帶困色。

廖穀鋒接著道:“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呢,原因很簡單,是因為我們全家都欠喬梁一份重重的人情,是因為小喬救了小倩的命,排除工作關係,站在私人的角度,作為人之常情,我們全家都要深深感謝喬梁……”

一聽廖穀鋒這話,安哲有些發懵,喬梁則立刻明白了,廖穀鋒指的是自己那天在大江裡救呂倩的事,也就是說,廖穀鋒兩口子知道這事了,這顯然是呂倩告訴他們的。

喬梁接著又明白廖穀鋒說的今晚這家宴公私兼顧的意思,他說的私指的是這個,他要借這家宴感謝自己對呂倩的救命之恩。

當然,廖穀鋒要感謝自己,也可以在外麵設宴,但他選在家裡,而且一家人都在,顯然是表達出了更深的感激之意。

喬梁接著又不解地看著呂倩,她不是擔心家長知道擔心受怕,不讓自己告訴安哲的嗎,怎麼她卻說出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