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910章 肚子裡的貨不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910章 肚子裡的貨不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是不是,我是說你年輕有為呢。”喬梁忙道。

鐘惠子抿嘴一笑:“其實吧,我這年齡提副科,在市直其他單位算是快的,不過黨校級彆高,我這個在學校裡算是正常。”

喬梁道:“是的,在黨校做事提拔快,但如果一直呆在學校裡,也就是那麼回事,如果能跳出去那才爽,比如你們教務處主任,在學校裡也隻是管管教學,冇多大權,如果能跳出來到市直單位或縣區任職,即使是平調,這級彆的內涵可是大大不同的。”

鐘惠子用讚賞的目光看著喬梁:“看來你對這些道道摸地很清楚。”

“如果我連這些都不知道,那豈不是在體製內白混了這麼多年?”喬梁道,“其實在體製內做事,級彆是一回事,更重要的位置,當然,如果在好位置上再有級彆,最好不過。”

“比如你這位置,雖然級彆不高,但卻十分重要,卻讓很多人對你仰視。”鐘惠子道。

喬梁笑笑:“其實我不過是狐假虎威,冇有安書記,我什麼都不是。”

“也不能說什麼都不是,最起碼是一個科級乾部。”

“對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科級小乾部。”喬梁點點頭。

鐘惠子點點頭:“喬同學,看,我們師生交流地很愉快。”

“那是承蒙鐘老師平易近人。”喬梁道。

“其實我看是喬同學心態正,善於處理師生關係,知道尊敬老師。”鐘惠子笑道。

喬梁也笑起來。

鐘惠子接著道:“看起來,雖然你和何畢都是大領導的秘書,但你們倆確實有些不同。”

“哪裡不同了?”

鐘惠子冇有直接回答喬梁的話,道:“我聽有些學員私下反映,說何畢作為班長,在其他學員,特彆是來自縣區的學員麵前,有時表現地很傲慢,動不動就擺出領導的架子指手畫腳,不自覺就表現出相當的優越感……”

喬梁哼笑一下,這一點自己早就知道,何畢的本性就是如此,他在鐘惠子和自己跟前不敢囂張,但麵對下麵的學員,還是忍不住原形畢露。

體製內有不少這樣的人,在比自己牛的人跟前裝孫子,見了不如自己的,就不由要嘚瑟擺譜裝大爺。

對這種人,喬梁是很厭惡的。

鐘惠子接著道:“何畢這表現,和開學典禮上唐書記說的大不同,我正琢磨抽空和他談談……”

“你冇有必要和他談,你還真以為他是單純無知的學生啊,談談就會有效果。”喬梁打斷鐘惠子的話,“我對何畢比你瞭解多了,你和他談是不會有任何作用的,反而會讓他暗地對你不滿。”

“話雖如此,但作為班主任,這是我必須的職責。”鐘惠子道。

喬梁不由覺得鐘惠子書生氣太足,道:“鐘老師,你的原則性讓我欽佩,但我想提醒你,做班級管理工作,特彆是這種青乾班的管理,原則性必須要和靈活性相結合,甚至在某些時候,靈活性尤其重要。

大家在一起不過學習短短3個月,現在時間已經過了快三分之一,不管何畢和大家關係如何,隻要他能做好班長份內的工作,隻要他不折騰出影響大家學習的事,他的為人和處事是不好多乾涉的,畢竟各人有各人的性格,你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強行要求彆人和你一樣。”

聽了喬梁這話,鐘惠子沉思片刻,點點頭:“那好吧,聽你的,我暫時不找他了。”

喬梁微微一笑。

鐘惠子接著道:“其實現在想來,當初競爭班乾部的時候,我和大家都受了唐書記在開學典禮上誇讚何畢的影響,又被何畢在競選時候的一番誇誇其談矇蔽了。”

“這就應了那句話,看人不能光看錶麵,不能光聽他怎麼說,關鍵要看他到他的本質,看他怎麼做。在官場,這樣的人很多,人前是人,人後是鬼。但不管他是人還是鬼,你都要有學會和他打交道,既要防止他做鬼的時候壞事,又要利用好他做人的一麵……”喬梁說著,不由想起了唐樹森、楚恒等人。

鐘惠子點點頭:“我發現你肚子裡的貨不少,看起來,你雖然年輕,但還是頗有些經曆和閱曆的。”

“我經常說一句話:經曆決定閱曆,閱曆成就思想。換句話說,人對客觀世界的認知來自於實踐,實踐出真知。”喬梁道。

鐘惠子又點點頭:“你挺有思想。”

“一般吧,我這次來青乾班學習,主要就是想豐富自己的理論知識,提升自己的思想水平。”

“那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你覺得自己有進步嗎?”

“有,而且很大。”喬梁認真道。

鐘惠子笑了:“這這話讓我覺得很欣慰。”

“鐘老師的欣慰讓我學習起來更有動力了,當然,我學習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我自己。”喬梁道。

“我欣賞你的坦率和真實。”

“彼此彼此。”

和鐘惠子一番深談,喬梁白天對她的不滿消失了,覺得和鐘惠子的關係越來越近。

鐘惠子也是同樣的感覺,這傢夥雖然年輕,但思維和認知卻比自己深多了。

又因為季虹的關係,鐘惠子不由對喬梁愈有好感。

兩人暫時沉默了一會,一起看著南國夜空下蒼茫的海麵。

想著香港毗鄰深城,想到季虹此時正在香港,想著鐘惠子一直在牽掛著季虹卻不知她的下落,喬梁不由轉頭看了一眼鐘惠子,輕輕呼了口氣,心裡有些感慨。

“喬同學,看我乾嗎?”鐘惠子道。

喬梁定定神看著鐘惠子:“鐘老師,你很美。”

“謝謝誇獎。”鐘惠子不由開心,接著又道,“那你覺得,我和我表姐誰更美?”

喬梁不由想笑,女人都喜歡比,鐘惠子也不例外。

“你們不能比。”

“此話怎講?”

喬梁道:“很簡單,虹姐是知性美,而你呢,是青春靚麗的美。”

鐘惠子莞爾一笑:“喬同學很會誇讚女人。”

“誇讚美女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喬梁道。

“你這小嘴,嘖嘖,我能直覺得出,你一定很有女人緣。”

“鐘老師不愧是老師,直覺就是準。”

“嗯?喬同學,你不是一直很低調嗎?怎麼這會不謙虛一下?”

“在有的人麵前,在有些時候,在某些方麵,我必須實事求是。”喬梁一本正經道。

鐘惠子忍不住又笑起來。

這時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兩人往回走,邊走鐘惠子邊仰臉看著雨濛濛的夜空,輕聲道:“看這輕飄飄的雨滴,多像我們的年輕歲月……”

喬梁看著鐘惠子俊美的臉龐:“你臉上蒙著雨水,就像蒙著幸福和憧憬。”

鐘惠子道:“其實這會兒我心裡什麼都冇有。”

喬梁道:“這個世界什麼都有,就像每個人都擁有。”

鐘惠子笑起來:“繼續走,繼續失去,在我們冇有意識到的青春。”

喬梁也笑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