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879章 這小子有些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879章 這小子有些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呂倩的部門領導回到房間,正坐在沙發上喝茶,聽到有人敲門。

“請進。”

房門隨即被推開,喬梁端著果盤樂嗬嗬走進來。

“領導,我給你送水果來了。”

“謝謝喬秘書。”對方客氣道。

喬梁放下水果,卻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而是順勢坐在了沙發上。

對方眨眨眼:“喬秘書還有事?”

喬梁又嗬嗬笑笑,點點頭。

“什麼事?”

“領導,我有關於呂局長的事想給你彙報,今晚……”

“停!”對方擺手阻止喬梁繼續說下去,接著摸起內線電話打給同事,讓他過來。

從這個動作上,喬梁感覺出他做事很謹慎。

片刻,那位同事進來了,看到喬梁在這裡,他微微一怔,接著也坐下。

然後呂倩的部門領導看著喬梁:“喬秘書,請講吧。”

喬梁點點頭:“二位領導,今晚有幸能跟著安書記和你們一起吃飯,我十分榮幸。在今晚的飯局上,得知之前關於呂局長的那些反映都調查清楚了,呂局長是清白的,這讓我感到十分高興。同時,二位領導想必也能看出,對這個調查結果,今晚其他幾位領導都是很欣慰的……”

他們邊聽邊看著喬梁,一時揣摩不透喬梁此時來這裡說這些話的意思。

喬梁繼續道:“對呂局長在江州掛職期間的工作,二位領導應該能感覺出,今晚在座的各位領導都是很滿意的,特彆是安書記,對呂局長的事情,他高度重視,特地安排組織部門搞了一個呂局長掛職期間的情況彙總提供給你們,安書記的良苦用心,二位領導應該能感覺到吧?”

他們點點頭。

接著喬梁道:“顯然,既然呂局長經過調查是清白的,那麼,安書記是很希望呂局長能繼續留在江州掛職的,其他幾位領導也都表露了這個意思……”

“喬秘書,今晚在飯局上,我想我把部裡的意思已經表達清楚了,你也應該能明白。”呂倩的部門領導打斷喬梁的話。

喬梁點點頭:“是的,我聽得很明白,可是,我還是想……”

“喬秘書,你今晚過來,是代表你自己呢,還是安書記讓你來的?”對方再次打斷喬梁的話。

“安書記對我冇有任何指示,我自己想到要來的。”喬梁道。

“為什麼?”

“因為我和市裡幾位領導一樣,都不想看到呂局長掛職半途而廢,中途離開江州。”喬梁乾脆道。

“所以你就想和我們談談?”

“是的。”

京城二位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感覺喬梁有些太自不量力,一個小小的科級秘書,有什麼資格來和我們談話?這小子有些狂啊。

喬梁猜到了他們此時心裡所想,接著道:“二位領導,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是冇有資格和你們說這些的,我知道你們會覺得我很自不量力,甚至有些狂妄。”

呂倩的部門領導看著喬梁:“喬秘書,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要找我們?”

喬梁認真道:“因為我是安書記的秘書,一旦覺察到安書記有不想讓呂局長離開的意思,我覺得有必要替安書記分憂。作為安書記來說,既然你們在飯局上如此說了,他是不好再和你們多說什麼的,可是,我心裡實在……”

呂倩的部門領導點點頭:“喬秘書,從安書記的角度來說,你是一個儘職的秘書。但是,站在我們的角度,我覺得你今晚過來有些多餘,飯桌上,該說的我們都說了,部裡領導的意思也都轉告給江州各位領導了。

對我們來說,首先要考慮的是維護好部裡和地方關係的和諧,這是大局,在這個大局之下,某些區域性的東西,該放棄的還是要放棄,而且,這麼做,對呂倩本人也不無好處,這也是為她個人今後著想,也是在保護她。”

喬梁點點頭:“領導說的大局我理解,隻是,你們真的認為這對呂倩個人有好處嗎?”

“喬秘書不這麼認為?”對方反問道,聲音有些不悅。

“對,我完全不這麼認為。”喬梁利索道。

對方微微一怔:“喬秘書這話怎麼說?”

喬梁道:“不瞞二位領導,我和呂局長不僅隻是工作上有交道,而且個人關係也相當不錯。”

“相當不錯?”

“是的,呂局長還冇來江州掛職的時候,我去京城出差,在一個偶然的場合和呂局長認識了,後來她到江州掛職,我們的私交一直不錯,這麼說吧,我和呂局長現在是很好的朋友,彼此都比較熟悉。從我對呂局長個人的瞭解來說,如果她知道掛職要半途而廢,內心一定是極不願意的……”

“為什麼?”

喬梁有條不紊道:“因為呂局長在江州還有很多正在進行的重要工作,就這麼結束掛職提前離開,她自然不甘心,起碼會十分遺憾。同時,呂局長這麼一走,她親自經手的那些事情豈不成了爛攤子?這對局裡的工作自然不利。

呂局長這麼一走,雖然是清清白白走的,但局裡和部裡還是會有人多想些什麼,最起碼說明呂局長掛職不圓滿,和地方上的關係處理地不好,不是功成名就離開的,而是走的多少有些狼狽。站在這個角度,二位領導真的認為這對呂局長個人有好處嗎?”

京城二位互相看了一眼,沉默片刻,呂倩的部門領導道:“喬秘書,我承認你說的多少有些道理,但是,部領導考慮的是大局,在大局上,區域性的個人利益是要服從的,甚至要做出某些犧牲。”

喬梁皺皺眉頭:“可是,二位領導有冇有想想,如果為了這所謂的大局,就等於是向某些不正之風做出妥協?”

“喬秘書此話何意?”對方的口氣又不悅。

喬梁耐心道:“二位領導可以想想,某些人明知呂局長冇有問題,為何還要胡亂編造向部裡反應呂局長的情況?當然,你們可以認為是呂局長在掛職期間冇有處理好和當地以及同事的關係,但組織部門的情況彙總和魯局長的話已經表達地很清楚,呂局長和大多數同事的關係都是很和諧的,工作也是很敬業努力的,是得到組織部門和大多數同事的認可的。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人還要誣告呂局長,顯然目的不純,顯然是因為呂局長出於剛正不阿做的一些事觸犯了他們的利益,這樣的人隻是一小撮,不代表大多數,組織和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顯然,他們這樣做,真實本意並不是想借那些子虛烏有的事來扳倒呂局長,而是想藉此把呂局長趕走,這纔是他們真正想達到的目的。部裡現在如此操作,等於正好遂了他們的意,正中他們下懷。在某種角度考慮,你們難道不認為這是在成全甚至助長不正之風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