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855章 經驗之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855章 經驗之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駱飛道:“這個冇辦法,老安既然提出要孫永,誰都不能反對,何況孫永之前跟過豐大年,具有做秘書的經曆和經驗。雖然孫永是喬梁的死黨,但他的能力卻比喬梁差了一截,他在老安身邊,是搗鼓不出什麼事事的。”

“其實我現在擔心……”秦川欲言又止。

“你擔心什麼?”駱飛道。

秦川歎了口氣:“我擔心喬梁會幕後操縱孫永,那樣他依然可以搗鼓事事。”

駱飛心裡一動:“有道理,喬梁這小子詭計多端,這一點不能不防,你要牢牢盯住。”

秦川道:“這個我自然會,隻是喬梁這小子實在狡詐,有時候,有些事,防不勝防呢。”

駱飛想了下:“既如此,那還是要找機會繼續辦喬梁,他學習期間也不能放過。”

秦川點點頭:“嗯,而且在他學習期間,可能機會也比較好找。”

“那就密切關注著喬梁的學習,哼,我看這小子能學出什麼道道來。”駱飛冷笑一聲,眼前又浮現出唐樹森……

通知:還冇有關注作者公.眾.號的書友請抓緊關注:“天下亦客”,以免看不到更新或找不到本書的時候,無法聯絡上作者。

下班後,孫永約喬梁去一家烤肉店擼串喝啤酒。

“老兄,秦秘書長通知你了?”喬梁邊吃邊道。

孫永點點頭:“恭喜喬兄去青乾班學習,這對你來說,實在是大大的好事,不過我接替你給安書記服務,雖然隻是在你學習期間,但卻讓我頗有壓力感。”

“有啥壓力?做秘書對你來說是撂下的活。”喬梁道。

孫永搖搖頭:“這可不同,這是給安書記服務呢,而且你之前乾得讓安書記很滿意,我擔心……”

“你擔心安書記拿你和我做比較?”

孫永點點頭。

喬梁道:“這個我覺得你無須擔心,在接替我的人選上,秦秘書長推薦了黃傑和秘書二科科長,安書記都不同意,直接點了你的名,說明他對你勝任這位置是有信心的。”

“雖然如此,但我們還是要經常保持聯絡,遇到拿捏不準的問題,我還是要找你,你可不許撂挑子不管。”

“冇問題。”喬梁痛快答應著。

孫永接著又道:“市委辦那麼多人,安書記為什麼想到讓我接替你為他服務呢?”

喬梁笑笑:“廢話,這說明你在安書記心裡是有一定位置的,為安書記服務,能力固然重要,但還有比能力更重要的東西,老兄想必應該知道這更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孫永會意地點點頭:“我能在安書記心裡有如此位置,多虧了你啊,說句心裡話,我能有今天,是發自內心感激你的。”

“老兄這話見外了不是?我們可是同甘共苦,一個戰壕裡的戰友呢。”喬梁意味深長地看著孫永。

孫永笑起來:“對對,我們是戰友,喬兄,我願意做你永遠的戰友。”

“好啊,能和老兄做戰友是我的榮幸,來,為戰友乾一杯。”喬梁舉起杯。

兩人乾了一杯啤酒,孫永道:“其實這次讓你去青乾班,我雖然為你高興,但卻又感到困惑。”

“因為我是安書記的身邊人,這個時候讓我離開安書記去學習,你覺得奇怪,是吧?”

“對。”

喬梁淡淡笑了下:“這可是秦秘書長的厚愛啊,他給安書記說的理由是,青乾班要最優秀的青年乾部參加,我是市委辦裡表現最優秀的,所以這名額要給我。”

“喬兄的表現確實優秀,但換個角度,你真的認可這理由嗎?”孫永含蓄道。

“你說呢?”喬梁似笑非笑道,“其實我明白,市委辦表現優秀的科級乾部多的是,但秦秘書長卻獨獨看中了我,看來我是要好好學習,不能辜負了秦秘書長的一番厚愛了。”

“看來我也要好好為安書記服好務,不能讓秦秘書長失望了。”孫永話裡有話道。

“對,我好好學習,你好好為安書記服務,我們都不能讓秦秘書長失望。”喬梁同樣話裡有話。

說完兩人都笑起來。

一會孫永又道:“其實我還有一點覺得奇怪,秦秘書長雖然提名你去青乾班,但安書記也可以不同意的,他為何答應放你去呢?”

喬梁道:“我想應該是,一來安書記是為我好,不想讓我錯過這個深造的好機會;二來,不是有你這個合適的人選接替我嗎?”

孫永眨眨眼:“你這理由聽起來貌似合理,可我還是覺得……”

“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喬梁打斷孫永的話,“大領導考慮問題比我們周全,大領導的心思,很多時候我們未必都能揣摩透。”

孫永點點頭:“這倒也是,跟著領導做秘書,必須費儘揣摩領導的心思,但有時揣摩多了卻又未必是好事,所以,在很多時候,把握好度很重要。”

“經驗之談。”喬梁衝孫永一豎大拇指,“老兄跟著豐書記做了那麼久的秘書,豐書記進去了,你卻安然無恙,這說明老兄在做事和處理一些細節上還是有獨到之處的。”

“慚愧慚愧。”孫永乾笑一下,神情有些黯然,“豐書記的案子已經判了,想到他現在的結局,作為他曾經的身邊人,我現在心裡是不好受的,打算最近去監獄看看他。”

“哦,你知道豐書記現在哪裡服刑?”

“我打聽了,一審判決後,豐書記服從判決不再上訴,最近剛轉到江州監獄服刑。”

“哦,豐書記在江州監獄服刑?”喬梁眼前一亮,接著道,“那你打算啥時去看他?和誰一起去?”

“打算這週末去看豐書記,本想和豐書記家屬一起去的,可是我和豐書記家屬聯絡了一下,她斷然拒絕,說她和豐書記已經離婚了,說豐書記的死活和她已經冇有任何關係。”孫永的神情再度黯然。

喬梁聽了也有些黯然,豐大年本來就是後院起火進去的,老婆和他離婚也在情理之中,自然不會去看他的。

接著喬梁想起李有為說過想去看豐大年的事,就告訴了孫永。

孫永聽了有些感動:“豐書記到了這地步,李總還能記得去看他,著實有情有義,患難時刻見真情啊。”

“不然週末我們和李書記一起去看豐書記?”

孫永點點頭:“好啊,隻要李總有空,我冇問題。”

喬梁接著給李有為打電話,簡單說了下,李有為欣然同意。

接著孫永又想起什麼,皺皺眉頭:“我聽說監獄裡有規定,隻有犯人的近親屬和監護人可以探監,我們這身份似乎有難度?還有,聽說監獄探監的時間是週一到週五,我們週末去……”

喬梁眨眨眼:“臥槽,還有這麼嚴格的規定?”

“聽說是。”

“恐怕這規定也不是一刀切吧?”

“這個不知道。”

“我打個電話問問。”喬梁說著摸出手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