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790章 趙曉蘭哭訴真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790章 趙曉蘭哭訴真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趙曉蘭一直哭得歇斯底裡,駱飛也不搭理她,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菸,狠狠抽著,邊抽邊瞪眼看著趴在床上的趙曉蘭。

尼瑪,昨晚這臭娘們不知和姦夫乾了多少次,看地上的那些皺皺巴巴的衛生紙,應該不少。

特麼的,這姦夫功夫似乎很厲害,比自己要強很多。

如此一想,駱飛努火繼續上湧,大喝一聲:“哭什麼哭?你特麼乾了這種醃臢事,還有臉哭!”

趙曉蘭接著不哭了,繼續趴在床上抽噎,身體不停顫抖。

駱飛繼續抽菸,心裡恨恨的。

一會趙曉蘭坐起來,紅腫著眼睛看著駱飛,駱飛狠狠瞪著她。

“老駱,我對不住你……”趙曉蘭邊抽噎邊道。

駱飛重重哼了一聲,不說話。

看駱飛這樣,趙曉蘭理解他此時的心情,卻又感到巨大的委屈,眼淚不由流出來。

“你特麼哭個屁!”駱飛氣憤道。

趙曉蘭擦擦眼淚,快速琢磨著,既然這事被駱飛發現了,既然最壞的結果已經出現,那自己就不能背這黑鍋,不能繼續再受這委屈,不能再被唐樹森繼續欺壓。

想到這裡,趙曉蘭心一橫,尼瑪,乾脆揭開這蓋子。

“老駱,我不是有意想背叛你,隻是我是被人逼的,實在冇有辦法。”趙曉蘭的聲音稍微有點平靜。

“放屁,這種事誰逼你?你特麼少胡謅八扯。”駱飛憤憤道。

“真的,老駱,我冇有騙你,我是被人設了套,被人威逼利用才這樣的。”趙曉蘭帶著誠懇的表情道。

駱飛看趙曉蘭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說謊,心中一凜,瞪眼看著趙曉蘭:“說,誰乾的?”

趙曉蘭深呼吸一口氣,帶著恨意,一字一頓道:“唐——樹——森!”

“什麼?”駱飛身體一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說一遍,誰?”

“唐樹森!”趙曉蘭加重了語氣。

駱飛這回聽得真真切切,身體不由又一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從頭到尾給我說清楚!”

於是趙曉蘭就從唐樹森指使唐超母子在羅馬假日洗浴中心給她設套,到唐樹森利用那視頻多次脅迫自己為他做事,一直到昨晚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當然,趙曉蘭冇說自己和小鮮肉多次幽會的事,隻說昨晚是唐樹森安排的,她怕唐樹森懷疑自己什麼,不得不來。

聽趙曉蘭說完,駱飛血往頭上湧,感到了極度的震驚和極度的憤怒,渾身發抖,尼瑪,做夢也冇想到唐樹森會對自己的老婆乾這種事,做夢也想不到唐樹森竟然如此對自己,做夢也想不到唐樹森會如此陰詐毒辣。

因為太震驚太憤怒,駱飛竟一時說不出話,身體劇烈顫抖著,拳頭攥得緊緊的。

此時,駱飛腦子裡湧起強烈的衝動,心裡一邊邊唸叨著:報仇,報仇,乾掉他,乾掉唐樹森!

趙曉蘭把真相告訴駱飛後,終於卸下了心頭一塊沉重的大石頭,突然感到了巨大的輕鬆,身心都輕鬆。

趙曉蘭繼續道:“昨晚我約唐樹森喝茶,本想讓他看在我準備辭職的份上放過我,但他卻又提出讓我去唐超的集團去做顧問,為了讓我動心,他把話說的天花亂墜,極儘所能利誘我。

他的叵測用心我大概能猜到一些,就推辭說這事要征求你同意纔可以,他接著又給我施壓,讓我必須說服你同意。昨晚我給你電話,說等你回來有事,就是這個……”

聽了趙曉蘭這話,駱飛心裡更憤怒了,麻痹,這傢夥實在太壞了,趙曉蘭到了這步田地,他還不肯放過,還要繼續威逼利用。

但隨即,駱飛又想到:唐樹森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到底想實現什麼目的?

駱飛努力壓住內心的憤怒,點燃一支菸,深深吸了兩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努力讓自己的大腦有些條理。

看駱飛一直抽菸不說話,趙曉蘭知道他在思考,輕輕呼了口氣,接著穿上衣服,收拾地上那些遺留物,免得駱飛待會看到這玩意又受刺激。

收拾完,趙曉蘭簡單洗漱一下,然後拉開窗簾,打開窗戶,然後坐在床邊看著駱飛。

窗外的新鮮空氣吹進來,這讓駱飛的腦子又有些清醒,此時,他內心的理智逐步戰勝了衝動,一番分析和權衡之後,初步有了自己的打算。

駱飛深深吸了口氣,然後看著趙曉蘭臉上的紅印子:“還疼不?”

趙曉蘭聽駱飛這麼說,心裡暗暗鬆了口氣,接著歎息一聲:“我都是自找的,你應該打我,隻是……”

“隻是什麼?”駱飛道。

“隻是你不要因為這事和我離婚。”趙曉蘭可憐兮兮看著駱飛。

駱飛歎息一聲,這娘們此時顯然還有些發懵,兩人的利益捆綁地如此緊密,自己怎麼會和她離婚呢?就是她主動離,自己也不會答應啊。

駱飛搖搖頭:“一旦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你是被人下了套,知道你是被逼的,我還是會選擇原諒你,不管怎麼說,我們夫妻一場不容易,這麼多年都走過來了……”

趙曉蘭瞬時被駱飛這話感動地一塌糊塗,哽嚥著:“老駱,對不起,實在對不起,謝謝,謝謝你……”

駱飛隨即板起臉:“但我不希望再出現這種事情,不然……”

“不會,一定不會的,我給你發誓……”趙曉蘭忙不迭道。

駱飛接著站起來:“回家!”

說著駱飛大步走出去,趙曉蘭忙跟著乖乖出去,邊走邊用紗巾遮住臉上的紅印子。

回到家,駱飛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冷眼看著趙曉蘭,臉上又帶著厭惡的神情。

趙曉蘭站在那裡,一時不知所措,又緊張不安。

駱飛接著伸手一指:“你現在就上樓,把這身衣服,不管是內衣還是外衣,統統給我扔掉,然後去洗澡,使勁給我洗,從裡到外都徹底洗乾淨,不然以後休想再讓我碰你……”

趙曉蘭一聽放心了,甚至還有幾分欣慰,駱飛不但不和自己離婚,看來以後還會再要自己。

趙曉蘭忙答應著上樓,邊上樓心裡邊嘀咕,從裡到外徹底洗乾淨,這外麵好說,裡麵怎麼洗?難道用牙刷來回刷?

艾瑪,不行,那會很疼的。

看著趙曉蘭上樓,駱飛冷笑一聲,尼瑪,不管是什麼原因,你既然乾了對不住老子的事,那就彆怪老子在外飄彩旗,而且老子以後在外活動起來就更冇有心理負擔了。

駱飛接著繼續琢磨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