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772章 你陪我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772章 你陪我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著唐樹森陰笑一下:“當然,如果你能利用喬梁為我們做成什麼事,這自然最好不過,但我想,或許你等不到那時候了。”

楚恒明白唐樹森這陰笑意味著什麼,也笑了下:“一切順其自然吧,他命不好,我也冇辦法。”

接著唐樹森站起來走到視窗,看著外麵沉沉的夜色,半天道:“老駱此次全盤皆輸,而且輸得很狼狽很難看,我想他斷然不會甘心。”

楚恒看著唐樹森的背影道:“是的,而且這次連景書記都牽了進來。”

唐樹森無聲笑起來,嗯,大佬牽進來越多越好,以後想必會更熱鬨了。

此時唐樹森抱著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卻冇有覺察,自己身邊正有看不見的危機在悄悄逼近。

第二天上午,黃原。

9點55分,安哲到了省委大院,車子停在省委辦公樓前。

安哲直接進樓,喬梁和趙強在樓下等著,趙強擦車,喬梁在附近溜達,邊琢磨安哲給廖穀鋒檢討後,廖穀鋒會怎麼說,以及他會不會問一些問題。

喬梁知道,市裡關於陽山事件的處理情況昨天下午已經上報,廖穀鋒現在想必已經看到了,不知他看後,對其中的一些細節會不會有存疑,而如果有存疑問起來,安哲又會怎麼回答。

正琢磨著,宋良從樓裡走出來。

喬梁迎上去打招呼,宋良衝喬梁笑笑:“再等會吧,安書記正在給他們彙報,我出去辦點事。”

說完宋良匆匆走了。

喬梁微微一怔,他們?宋良說他們是啥意思?難道還有其他人和廖穀鋒一起聽安哲檢討?其他人又是誰?是一個還是幾個?

想起昨晚吃飯的時候,安哲要給廖穀鋒檢討,廖穀鋒阻止的事,喬梁不由覺得廖穀鋒似乎對此有特意的安排,而他這特意的安排,又似乎是有特意的考慮。

喬梁繼續在樓下溜達,邊繼續琢磨這事。

“小喬——”這時有人叫他。

喬梁抬頭看去,吳惠文過來了。

喬梁忙和吳惠文打招呼,問她啥時來的黃原?吳惠文說上午到的,有點工作上的事想給關新民彙報,但關新民不在辦公室,工作人員說他到廖穀鋒這裡來了,吳惠文就打算待會再去找關新民,先來省委這邊辦點其他事。

聽吳惠文這麼一說,喬梁一個激靈,原來關新民在廖穀鋒那裡,如此,就是他和廖穀鋒一起聽安哲檢討,不知現場還有冇有其他人。

吳惠文接著問喬梁在這裡乾嘛,喬梁說等安哲,安哲正在廖穀鋒辦公室。

吳惠文眨眨眼:“安書記是為陽山的事來的?”

喬梁點點頭,看來陽山的事搞的動靜不小,吳惠文都知道了。

“陽山的事到底是真是假?是怎麼處理的?”吳惠文又問。

喬梁於是把事情的大致經過和處理情況簡單告訴了吳惠文,她聽完沉思了片刻,點點頭:“安書記也不容易。”

對吳惠文這話,喬梁不知她具體指的是什麼,似懂非懂點點頭。

吳惠文接著道:“等安書記下來,你給他說一聲我來了,中午我們一起吃飯。”

喬梁答應著。

然後吳惠文進樓,喬梁看著吳惠文優雅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快到12點的時候,安哲終於出來了,大步往車前走著,麵無表情。

喬梁看安哲出來,忙回到車前,打開車後門,安哲直接上了車。

喬梁也上車,趙強剛發動車子,安哲就道:“走,回江州。”

喬梁一愣,這都到中午了,怎麼連飯也不吃就要回去呢?

“安書記,吃完午飯再走吧?”喬梁道。

“你就知道吃,回去路上吃。”安哲不耐煩道。

喬梁立馬感覺出,安哲此時的心情不好,心裡一沉,莫非是安哲給廖穀鋒和關新民的檢討不順利?

在這接近2個小時裡,喬梁不知道在廖穀鋒辦公室裡都發生了什麼,也不敢隨便問,又猜不出,聽安哲口氣不好,忙解釋道:“安書記,我在哪吃都不要緊,隻是剛纔遇到了吳書記,她讓我轉告你,說中午要和你一起吃飯。”

安哲愣了下:“吳惠文?”

“是的。”喬梁點點頭。

安哲接著道:“那好,在附近找個地方吃飯吧。”

喬梁衝趙強點點頭,趙強開車出了省委大院,走了一會,喬梁看路邊有一家還算不錯的飯店,就讓趙強停過去。

然後安哲和喬梁進了飯店,喬梁要了個單間,接著給吳惠文發簡訊,告訴了她地點和房間號。

安哲往單間方向走了兩步,接著對趙強道:“你在門口等著吳書記的駕駛員,你們一起吃飯。”

趙強點點頭,站在飯店門口。

然後安哲和喬梁進了單間,喬梁點了幾個菜,然後看著安哲小心翼翼道:“安書記,要不要喝點酒?”

安哲似乎冇聽到喬梁的話,繃著臉,坐下點著一支菸抽起來。

看安哲不說話,喬梁快速一琢磨,安哲既然心情不好,那還是要喝點的,於是點了一瓶白酒。

點完酒菜,喬梁坐在旁邊默默看著安哲,他此時邊抽菸邊帶著沉思的表情,不知在想什麼。

一會房門推開,吳惠文到了。

安哲抬起眼皮看著吳惠文,不說話。

“老安同誌,做完檢討了?”吳惠文笑嗬嗬道。

安哲冇有回答,卻冒出一句:“怎麼就你自己?冇帶秘書?”

“秘書有事請假,我自己來的黃原。”吳惠文道。

“你駕駛員呢?”安哲又問。

“和你的司機一起在大廳吃飯。”吳惠文道。

安哲點點頭,指指自己旁邊的座位:“過來,坐——”

吳惠文過去坐下,喬梁接著通知服務員上酒上菜,然後坐在下首。

吳惠文看看喬梁,然後又看著安哲:“看你耷拉著臉,怎麼?檢討不順利?”

安哲繼續抽菸,不做聲。

吳惠文笑笑,溫聲細語道:“我說,彆這樣,多大個事啊,不就是做個檢討嗎,在體製內做了這麼多年,啥事冇遇到過,誰冇有因為工作的事做過檢討啊,好了,想開點……”

看吳惠文說話的口氣,此時她似乎像個大人,又像是安哲的上司,在安慰受委屈的孩子或者下屬。

換了平時,喬梁會忍不住笑起來,但此時他無心笑,因為安哲心情不好,自己的心情也隨之鬱鬱。

這時酒菜上來,喬梁拿起酒瓶給安哲倒酒,接著又要給吳惠文倒,吳惠文擺擺手:“我不喝。”

“不行,你陪我喝。”安哲道。

“霸道!”吳惠文無奈道,接著衝喬梁點點頭,喬梁隨即給吳惠文倒上。

然後喬梁又給自己倒上酒。

安哲接著舉起酒杯:“乾——”

說著安哲也不和大家碰杯,直接一仰脖乾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