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751章 借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751章 借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接著道:“世東同誌,其實我今天給你安排的是兩個任務。”

“兩個?”鄭世東眨眨眼,“另一個是……”

安哲微微一笑:“你隻要用心一想便可知道。”

鄭世東腦子一轉悠,隨即明白了,安哲讓做的另一個事,顯然是在覈實這情況的同時,順便對聯合調查組在陽山這一週的表現做一瞭解。

這兩個事是相輔相成密切相關的,如果前者屬實,那後者自然有問題,如果後者冇有問題,那前者似乎經不起覈實。

而如果後者有問題,那最大的問題就是出在趙曉蘭和鄧俊身上。

鄭世東腦子一個激靈,不由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又意識到,既然自己已經答應了安哲,既然已經決意要做好此事,那就不能再後退,不能再患得患失瞻前顧後。

而且,自己這樣做,也是工作的需要,理直氣壯。

鄭世東點點頭:“安書記,我懂了。”

安哲點點頭:“世東同誌,你儘管放手去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這是我安排的,不管出了什麼事,不管導致什麼後果,一切責任由我來承擔,在這點上,你無須有任何顧慮。”

鄭世東聽出安哲這話是在排除自己的後顧之憂,在給自己打氣鼓勁,心裡熱乎乎的。

離開安哲辦公室,鄭世東邊琢磨邊回到辦公室,要做好安哲交辦給自己的事情,目前當然是不宜在內部公開的,也不宜讓內部某些人蔘與,不然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辦公室抽了半天煙,鄭世東接著摸出手機打給鬆西縣紀委書記耿直。

耿直是鄭世東任常務副市長時候的老部下,以前在市府辦任督查科科長,後來提拔到鬆西縣任紀委書記。

人如其名,耿直做事素來耿爽正直,對工作一向嚴謹嚴肅。

說起來,耿直的提拔既得益於自己的培養和扶持,也和時任江州市長吳惠文對他的賞識密不可分。

吳惠文曾經以市委常委的身份乾過幾年鬆西縣委書記,對鬆西縣的情況很瞭解,對鬆西也很有感情,她舉薦耿直到鬆西工作,多少也和這些有關。

對吳惠文舉薦耿直,鄭世東是滿意的。

同時,鄭世東和吳惠文之間雖然冇有什麼個人私交,但在自己擔任常務副市長期間,吳惠文對他很尊重,兩人在工作上一直配合很默契很和諧。

對這點鄭世東感覺是舒心的,覺得自己和吳惠文這正副手的關係,比起現在的駱飛和徐洪剛要強很多。

在吳惠文調到關州,自己調任紀委書記之後,回想起兩人搭檔的這段時光,鄭世東時常感到留戀,但也知道,隨著兩人在不同地方不同職位的各自發展,他們再次搭檔的機會應該很少了,甚至幾無可能。

這讓鄭世東略微感到遺憾。

此時鄭世東給耿直打電話是有想法的。

“耿直,我週末工作上有點事,跟你借幾個人。”鄭世東開門見山。

基於多年的上下級關係,鄭世東習慣了在私下直呼其名。

“好的,鄭書記,冇問題。”耿直也很適應鄭世東這樣叫自己,痛快道。

對耿直的回答,鄭世東很滿意,他什麼緣由都不問,就直接答應,一方麵顯出對老領導和上級單位的尊敬,一方麵又顯出相當的職業素養,乾紀委這一行,最起碼的要求就是不該說的不要說,不該問的不要問。

“你現在就給我挑幾個精乾人員,由一名副書記帶隊,馬上出發去陽山和我會合,到時我會給他們安排任務。”鄭世東道。

“好,我現在就辦,他們出發後,帶隊的副書記會和你聯絡,到時一切聽鄭書記指示。”耿直利索道。

“此事不得讓不相乾的任何人知道。”

“是,鄭書記。”

鄭世東接著掛了電話,把安哲給自己的那份情況裝進包裡,接著下樓上車,對駕駛員道:“去陽山。”

駕駛員隨即發動車子出發,出市區後,鄭世東略一沉思,對駕駛員道:“到前麵找個地方停下,把車牌換了。”

駕駛員點點頭,隨即把車開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下車,從後備箱裡拿出備用車牌換上,然後繼續前行。

車子進入陽山縣界,鄭世東正坐在後座琢磨事,駕駛員說了一句:“鄭書記,陽山縣委程書記的車剛過去。”

鄭世東回頭看了下,果然程輝的車剛和自己交錯而過,奔江州方向而去。

顯然,程輝是回江州過週末的。

雖然自己看到了程輝,但程輝卻不會發現自己,因為剛換了車牌。

這讓鄭世東心裡有些安穩,程輝週末不在陽山,這最好不過。

但雖然如此,鄭世東還是不打算住縣委招待所。

傍晚時分,鄭世東到了陽山,冇有進城,直奔城外一家普通酒店。

此時,耿直派出的人正從鬆西往那家酒店趕。

此時,程輝剛回到江州的家裡,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抽菸。

此時,程輝有些心神不定。

雖然程輝按照駱飛的吩咐,在聯合調查組到陽山之前緊急做了預防措施,在聯合調查組調查期間,趙曉蘭和鄧俊也給予了大力的配合,似乎這調查結果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了,但不知為何,程輝心裡還是七上八下,還是感到不安。

這是他週末趕回江州的主要原因。

程輝覺得自己此時還需要吃定心丸,確保無憂。

而這定心丸需要兩個人提供,一個是景浩然,一個是駱飛,這倆都是自己的老領導,自己能乾到今天這位置,和他們的提攜培養扶持密不可分。

遇到難題,關鍵的時候還得找老領導啊,程輝暗暗點頭,把煙熄了,接著摸出手機開始撥號。

片刻,電話裡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嗯……”

這是景浩然的聲音,這傢夥的聲音一向低沉,退休後似乎顯得更低沉了。

“景書記,我是小程啊。”雖然景浩然看不到,程輝臉上還是帶著尊敬的笑,說話的語氣自然更加恭敬。

“哦,小程啊。”景浩然嗬嗬笑了下。

“景書記,我剛回到江州,晚上想去您家拜訪,不知您方不方便?”程輝道。

“怎麼?有事?”景浩然不緊不慢道。

“嗬嗬,冇什麼大事,主要是想看看您,同時呢,也想給您彙報下思想。”程輝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