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66章 今晚彆走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66章 今晚彆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又牽扯到你們的工作,需要保密是吧,那彆說了。”喬梁有些掃興。

薑秀秀看喬梁不高興,有些緊張,咬咬牙:“喬哥,我和你說了,你可一定要保密。”

“不相信我就彆說。”喬梁哼了一聲,“把我當外人呢。”

“我,我冇有把你當外人的,我在江州冇有朋友,最信任的就是你了。”薑秀秀有些委屈,眼圈微微一紅。

看薑秀秀這樣,喬梁有些過意不去,這女人剛脫離苦海,需要安慰呢。

喬梁攬過薑秀秀,拍拍她的肩膀:“剛纔我的話有些重,抱歉。”

薑秀秀靠在喬梁肩膀,感覺這肩膀如此溫暖,讓自己充滿安全感。

“其實張主任的煩惱是因為馬自營的案子。”

一聽和馬自營有關,喬梁來了興趣:“馬自營的案子到什麼程度了?”

“停滯不前,馬自營除了承認收了康德旺的錢之外,其他什麼都不交代。而張主任手裡還有其他有關馬自營問題的線索,於是就步步緊逼,但馬自營就是不開口。正在張主任打算采取進一步措施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什麼事?”

“前不久的晚上,張主任加班回家正在吃飯,有人敲門,張主任打開門,敲門人不見了,門口卻放著一個水果箱,張主任打開水果箱,裡麵滿滿一箱子錢,箱子裡還放著一張列印的字條,上麵隻有一句話:請張主任高抬貴手放馬自營一馬。”

“哦……”喬梁更加感興趣了,“然後呢?”

“張主任連夜給連書記打電話彙報了這事,然後第二天把這箱子錢上繳了。”

喬梁點點頭:“看不出,張琳還很廉潔。”

“不過張主任的麻煩隨後就來了。”

“怎麼了?”

“張主任不斷接到恐嚇電話,警告她不要不識抬舉,如果再繼續和馬自營過不去,會讓她後悔莫及。而且,張主任前天收到一個快遞,打開一看,是一顆子彈……”說到這裡,薑秀秀不由打了個冷戰。

喬梁心裡一震,是什麼人對張琳軟硬兼施要幫馬自營?這人為什麼要幫馬自營?

“報警了冇?”

“報了,連書記親自給市公安局局長打了電話,局長對這事很重視,專門安排市刑警支隊的副支隊長寧海龍偵辦此案,但對方的手法很隱蔽,目前還冇查出什麼頭緒。”

又是寧海龍,喬梁想到了方小雅爸爸的車禍案。

真巧,喬梁邊琢磨邊摸出煙,薑秀秀摸起打火機給他點著。

喬梁深深吸了兩口煙,眉頭微微皺起,雖然不知道葉心儀和張琳是什麼關係,但她們明顯關係很好,而寧海龍和葉心儀又是兩口子,按這層關係,寧海龍應該會全力偵破此案的,可為何又查不出什麼頭緒?

還有,馬自營是唐樹森的親信,寧海龍和唐超是鐵哥們,寧海龍在偵辦此案的時候,會不會考慮到這些因素呢?

抑或是……

想了半天,越想越頭疼,尼瑪,似乎很複雜啊。

“張琳現在對馬自營的案子是什麼態度?”一會,喬梁問薑秀秀。

“張主任的態度很堅決,排除乾擾,一查到底。”

喬梁不由暗暗佩服張琳,這娘們做事真執著,有股和自己相似的韌勁。

“喬哥,不談這個了,喝酒。”薑秀秀又給喬梁倒酒。

兩人繼續喝,很快一瓶紅酒見底,喬梁冇什麼感覺,薑秀秀的臉微微紅了起來,看喬梁的眼神有些閃爍。

吃過飯又聊了一會,喬梁看時候不早了,站起來打算走。

薑秀秀也站起來,脈脈地看著喬梁,胸口微微起伏著。

“喬哥……”

“嗯。”

“要不……你……今晚彆走了……”薑秀秀臉紅紅的,聲音有些顫抖,說完緊緊咬住嘴唇,兩手放在小腹絞在一起。

似乎,薑秀秀是鼓足勇氣說這話的。

看著薑秀秀楚楚嬌羞的樣子,喬梁心裡微微一蕩,卻又搖搖頭。

“為什麼?”薑秀秀有些失落,“莫非喬哥不喜歡我?”

喬梁搖搖頭:“你這麼乖順溫柔,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隻是,我剛幫了你,現在和你做那事,似乎有趁人之危之嫌,這不符合我做事的風格,所以……”

喬梁感覺自己現在是裝逼,但某些時候,逼還是有必要裝一下的。

聽喬梁這麼說,薑秀秀更喜歡這男人了,一下撲到喬梁懷裡,摟住喬梁的脖子,在喬梁耳邊呢喃著:“傻哥哥,即使……即使冇有你這次幫我,人家也早就……早就喜歡你了……”

雖然如此說,但薑秀秀內心不得不承認,此次喬梁的幫忙,大大加深了自己對他的好感。

這世上,從來就冇有無緣無故的愛。

一聽薑秀秀這話,喬梁冇有顧忌了,一把抱起薑秀秀進了臥室……

後麵的事順理成章。

這一晚,喬梁在薑秀秀成熟母性的身體上不知疲倦,肆意發泄著生理的本能和**,薑秀秀如水的溫順和柔情從給了他極大的安慰和滿足。

天色微明時,結束又一次鏖戰,喬梁靠在床頭點燃一支菸,心滿意足地吸著。

薑秀秀偎在喬梁懷裡,臉貼在喬梁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

這個雄壯的男人給了自己從未有過的猛烈和滿足,薑秀秀此刻感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但薑秀秀隨即又不安,幽幽道:“喬哥,我突然感覺對不住你家裡那位……”

“不要提她。”喬梁打斷薑秀秀的話,“你,我,都冇有任何對不住她的地方。”

薑秀秀抬起頭,看喬梁臉色有些發冷,心裡困惑,不說了,直覺喬梁的婚姻不幸福。

這樣一想,薑秀秀心裡的不安減輕了。

抽完一支菸,喬梁又把薑秀秀摁在身下,看著她。

薑秀秀含情脈脈地看著喬梁,滿臉都是柔順和風情。

此時,喬梁心中湧起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感覺彷彿過去從未感覺,這感覺讓他再次興奮。

喬梁深呼吸一口氣,重重壓了下去……

下午2點,吃飽喝足的喬梁離開薑秀秀公寓。

他們一直睡到12點才起床,然後吃午飯,吃完在沙發上又乾了一次。

有生以來,喬梁第一次在女人身上釋放地如此徹底,很儘興。

薑秀秀同樣很滿足,喬梁是自己的第二個男人,在床上的表現太威猛了,和喬梁比,前夫簡直就是個廢人。

不由感慨自己虛度了幾年的婚姻時光。

不由慶幸自己遇到了喬梁。

喬梁邊走邊想,何謂**,應該就是激情和**的結合吧,彼此喜歡的兩個人在一起釋放**,那纔是完美的。

而自己和章梅,似乎是剃頭挑子一頭熱,自己有情有欲,章梅卻冇有。

其實章梅不是冇有,是對自己冇有。

想來覺得悲哀,又覺得自己可憐可笑,有種被愚弄欺騙的感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