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621章 你想怎麼拉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621章 你想怎麼拉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笑起來:“傻丫頭,怎麼這個都不知道。



許嬋眨眨眼:“那……喬哥知道?”

“對。

”喬梁點點頭,“等我看完材料,基本就要吃晚飯了,吃過晚飯,然後我要開始弄稿子呢。



許嬋有些發暈,這傢夥似乎在逗自己。

喬梁接著道:“中午吃飯的時候,你怎麼老占我便宜?”

“占你便宜?”許嬋愣了下,“我怎麼占你便宜了?”

“你的小腿一直貼著我的,這不是占我便宜?”喬梁一本正經道。

許嬋忍不住笑起來:“那不是占你便宜,是,是……”

“是什麼?”喬梁含笑道。

“是……是和你拉……拉近距離。

”許嬋吃吃道。

“嗯,拉近距離,好,這會要不要再拉近下距離呢?”喬梁笑道。

“喬哥,你……你想怎麼拉近?”許嬋心跳加快。

喬梁暗笑,道:“待會我看材料的時候,你給我倒茶遞煙做好服務就可以了。



許嬋又有些發暈,這傢夥原來是要這樣拉近距離,這太容易了。

“好的,我一定伺候好喬哥,做你的小丫鬟。

”許嬋討好道。

“我們都是同誌,不能說小丫鬟。



“那說什麼?”

“大丫鬟。



“噗——”許嬋笑起來,這男人好幽默。

然後喬梁轉移話題:“上午你跟著苗書記去正泰集團,李總裁在不?”

“李總裁外出考察去了,苗書記和方董事長談的。



“還有誰在?”

“還有方董事長的秘書安然。



“哦,那個跟著方董事長實習的小美女啊。



“對,實習的大學生,喬哥認識安秘書?”

“認識,和方董事長一起吃飯的時候,見過她。



許嬋笑起來:“這個安秘書很活潑很可愛,在苗書記麵前一點都不拘謹……”

喬梁心道,安然他爹是市委書記,那麼大的人物她天天打交道,怎麼會在一個縣委書記拘謹呢?

這時有人敲門,服務員把煙和果盤送來了。

喬梁摸出一支菸,剛要點火,許嬋拿過打火機,“啪”打著,笑嘻嘻道,“大丫鬟給喬哥點菸。



“嗯,不錯,有眼頭。

”喬梁滿意地點點頭。

喬梁吸了兩口煙,開始專心看材料,許嬋在旁邊不時給喬梁續水遞水果,看他伸手要摸煙,忙拿過去放到他嘴邊,然後給他點著。

這讓喬梁感到很滋潤,美女伺候的味道真不錯。

晚飯時分,喬梁看完了全部材料,心裡大致有數了。

“走,大丫鬟,下去吃飯去。



許嬋道:“喬哥,我讓服務員把酒菜送到房間來吧,我們在房間裡吃。



喬梁點點頭:“也行,這樣節省時間。



許嬋於是給餐廳打了電話,點了幾個菜,又要了兩瓶紅酒。

很快酒菜送來,喬梁和許嬋麵對麵坐在沙發上。

“喬哥,今晚我陪你好好喝。

”許嬋中午喝地不多。

“你能喝多少?”喬梁道。

“半瓶紅酒冇問題,不過今晚高興,我可以喝一瓶。



“嗯,你能喝多少喝多少,我還要弄稿子,就喝一瓶紅酒好了。



“那好,來,大丫鬟先敬喬哥一杯。

”許嬋舉起酒杯,含笑看著喬梁。

喬梁和許嬋碰杯,然後乾了。

幾杯酒過後,許嬋的臉蛋紅撲撲的,看起來很動人。

又喝了幾杯,兩瓶紅酒剩下不多了,許嬋開始略帶醉意。

此時的許嬋,雖然看起來很開心,但眼神裡卻又帶著幾分淡淡的愁緒。

“許嬋,看你的眼神裡有愁緒,怎麼,有心事?”喬梁道。

許嬋勉強笑了下,低垂眼皮,冇說話。

“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喬梁試探道。

許嬋搖搖頭。

“那是生活上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了?”喬梁又道。

許嬋輕輕抿抿嘴唇,點點頭,還是冇說話。

“人這輩子,在生活上誰都會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不要緊,凡事想開,往前看,一切煩惱都會很快過去的。

”喬梁安慰她。

許嬋輕輕歎了口氣:“喬哥,我這事想不開,煩惱也不會很快過去,或許,會伴隨我很久很久。



“這是怎麼回事呢?”喬梁一時不解,“方便和我說說嗎?”

許嬋沉默不語,眼圈卻紅了。

一看許嬋這樣,喬梁不由覺得棘手,艾瑪,可彆哭啊,老子最怕女人哭。

“不方便說就不說,彆喝了,吃飯吧。



“不,我還要喝。

”許嬋的聲音有些賭氣,接著拿起杯子一口乾了杯中酒。

喬梁怔怔看著許嬋,喝完這杯酒,這女人的眼圈似乎更紅了,似乎是酒精勾起了她的什麼傷心事。

喬梁點燃一支菸,深深吸了兩口,看來許嬋生活上真遇到了問題,隻是不知是家庭糾紛還是感情問題。

一會,許嬋又深深歎了口氣,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接著抬頭看著喬梁:“喬哥,這事我誰都冇說過,隻和你說。



“嗯,你說。

”喬梁注視著許嬋。

“那次在黃原,我和你說過趙強的性取向之事,你還記得吧?”

“記得。

”喬梁點點頭。

“我當時還告訴你,其實在生活中,因為世俗的原因,這樣的男人雖然隱蔽,但卻並不少,甚至有的還娶妻生子,這話你也記得吧?”

“嗯,我記得。

”喬梁又點點頭。

許嬋深深呼了口氣:“其實我家那位就是。



“啊?什麼?”喬梁頓時驚愕,呆呆看著許嬋,臥槽,怎麼這麼巧,怎麼都讓許嬋遇到了。

許嬋繼續道:“談戀愛的時候,他對我一直很規矩,甚至拉手都有些扭捏,我當時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絲毫冇往那方麵想,反而覺得他是個很正派的人,對他不由更加喜歡。

結婚後我們纔開始做那事,做那事的時候,他的反應很僵硬很機械,似乎隻是在做一個必須完成的程式,我當時覺得困惑,但又想,或許是他冇有經驗才這樣的,加上我是第一次,當時很害羞,也冇有多想什麼。



喬梁邊吸菸邊聽著。

許嬋接著道:“很快我懷了孕,從那之後,直到我生了孩子到現在,他就再也冇和我做過那事,而且還找了個藉口,自己搬到客房去住。

我這時才感覺到了不正常,暗地觀察他,隨後發現他經常深夜在網上聊天。

我當時以為他在網上結交了女網友,很氣憤,有一次趁他洗澡的時候,我偷看了他手機上的聊天記錄,頓時如晴天霹靂,他結交的網友竟然是男的,而且聊天內容還十分曖昧……”

喬梁深深呼了口氣,眉頭緊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