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591章 天降好訊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591章 天降好訊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景浩然嗬嗬笑了:“記得以前你和我說過,你當年在京城參加廳級乾部培訓班的時候,經人引見,結識了一位在某部擔任副職的要人,和他交往的頗為愉快,是不是?”

駱飛想了想:“對,我當時和他有過不錯的交往,當時他在某部是排名倒數第一的副職,冇幾年成了常務副部長。”

“那你後來和他交往多不多?”

“不是很多,不過我隻要進京辦事,都會登門去拜訪他,給他帶一些江州的土特產。”

“那就可以,他每次見你,對你的態度如何?”

“挺好的,對我很關心,經常問起我的工作情況,勉勵我要好好乾,我在關州當市長的時候,他還專門去視察過一次。”

“嗯,不錯。”景浩然點點頭,“看來你平時堅持不懈的澆灌,或許很快要結出果實了。”

“結果實?”駱飛有些不解,這人遠在京城,而且還是在部裡的副職,遠水解不了近渴,他能在本省幫上自己什麼忙呢?

景浩然抽了一口煙,慢吞吞道:“據我從京城某些渠道得到的訊息,江東省二把手最近要調到外省去,空出來的位置,不出意外,應該是此人來接替。”

“啊?”駱飛聞聽又驚又喜,瞪眼看著景浩然,“老領導,此事當真?”

“怎麼?你對我的訊息準確性有懷疑?”景浩然翻翻眼皮。

“不是不是,我隻是覺得很意外。”駱飛忙道,心裡陣陣狂喜,艾瑪,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好訊息,太突然了。

景浩然笑笑:“人事調整的事,從來冇有意外,隻有必然,或者說是外人看來偶然的必然。”

駱飛興奮地直搓手,景浩然告訴自己的這訊息實在是太好了,這傢夥訊息渠道真牛逼。

景浩然接著道:“以廖書記和此人的履曆以及年齡,我有一種直覺,他此次空降江東省擔任二把手,恐怕上麵也是有什麼長遠考慮的。”

駱飛立刻意會到了什麼,不由更加興奮,艾瑪,景浩然的意思顯然是,說不定過幾年,這人就會接替廖穀鋒的位置。這可太讓人激動了,這人可是一棵大樹,而且自己和他以前交往不錯,一定要牢牢抱住。

這從天而降的好訊息,讓駱飛渾身興奮,激動不已。

景浩然笑眯眯道:“所以,雖然目前你在安哲麵前處於劣勢,但你絲毫不必氣餒。今天該說的我都告訴你了,下一步需要做什麼,我想就不用我再提示了吧?”

“謝謝老領導的一番教導和提示,十分感謝,我知道了,我今後一定會把該做的做好,一定不辜負老領導的殷切期望。”駱飛發自內心感激景浩然,到底是老領導,對自己是真的關心。

同時,駱飛又意識到,景浩然到底是多年的老油條,具有豐富的為官經驗和經曆,他今晚略一指點,自己就茅塞頓開,看來薑還是老的辣,今後自己遇到問題還是要多找老領導請教。

此時,駱飛又意識到,自己之前挑釁安哲的行為多少有些魯莽,有些低級,甚至有些愚蠢。

從景浩然家出來,駱飛和趙曉蘭回到家。

趙曉蘭看駱飛精神很亢奮,有些莫名:“景書記今晚給你吃了什麼興奮藥?”

駱飛嘿嘿笑笑:“曉蘭,明天一早你跟我進京。”

“進京乾嘛?”趙曉蘭不解道。

“辦事。”駱飛乾脆道。

“辦啥事這麼緊急?”趙曉蘭越發不解。

“彆問那麼多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駱飛此時心情大好,不由來了想和趙曉蘭辦事的興致,“快去洗澡,今晚活動活動。”

駱飛一個多月冇和自己辦事了,這時看他性致勃勃,趙曉蘭也不由開心起來,接著去洗澡。

洗完澡進了臥室,駱飛把趙曉蘭往床上一摁,抬手關了燈,接著就開始忙乎。

“關燈乾嘛?”趙曉蘭在黑暗中問道。

“黑咕隆咚的有情調。”駱飛邊忙乎邊敷衍道,實則是,駱飛一方麵極度興奮,想發泄一下,二來又不想看到趙曉蘭的一身鬆肉。

趙曉蘭一聽駱飛這麼說,信以為真,也來了興致,艾瑪,關燈好,就當身上這男人是那小鮮肉好了。

趙曉蘭剛要進入狀態,駱飛卻突突幾下就交完了公差,接著就下來躺在一邊喘粗氣。

趙曉蘭不由很掃興,尼瑪,駱飛這功夫和那小鮮肉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太差勁了。

一會駱飛心滿意足呼呼睡著了,睡得很踏實,很香。

趙曉蘭一時卻難以入睡,靠,剛興奮起來,這傢夥卻結束了,自己渾身難受呢。

難耐之下,趙曉蘭忍不住起床去了衛生間,尼瑪,老公不行,找小鮮肉來不及,隻好自己解決了。

一會兒,衛生間裡傳來趙曉蘭壓抑的哼哼聲:“嗯……哦……”

此時,駱飛正睡得深沉,絲毫冇有聽到。

此時,楚恒家的臥室裡,楚恒和蘇妍剛結束一場戰鬥,蘇妍被楚恒的變態手法折磨地渾身無力,昏昏睡了過去。

楚恒則毫無倦意,靠在床頭邊抽菸邊琢磨著心事。

前段時間,廣電局那大廈建設項目舉行了公開招標,唐朝集團參加了招標會,順利拿下了那項目。

以唐朝集團下屬那建築公司的資質和實力,楚恒很清楚,如果公平競爭,肯定是得不到這項目的。

如此,當然是袁立誌和唐超搞了什麼貓膩。

至此,楚恒徹底明白了那晚袁立誌和唐超吃飯的目的,袁立誌是想靠這個給唐家輸送利益來攀附唐樹森,從而藉助唐樹森和自己和解,確保他無憂。

而唐樹森在自己麵前,對此事隻字不提,隻是通過一番大道理來說服自己原諒並接受袁立誌。

楚恒突然感覺,自己被袁立誌利用了,甚至被袁立誌和唐樹森聯合利用了。

這感覺讓楚恒很惱怒,甚至憤恨。

當然,楚恒內心的惱怒惱恨是不能也不敢在唐樹森麵前有任何表現的。

但即使如此,雖然自己在唐樹森的壓力下不得不和袁立誌和解,並不意味著自己真正想放過袁立誌。

楚恒對此早已另有心思,決意瞞著唐樹森把袁立誌放倒。

想到這裡,楚恒打開床頭櫃,拿出一個優盤,邊看邊尋思著。

這優盤裡是一段袁立誌和電視台美女主持在床上顛鸞倒鳳的視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