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590章 指點迷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590章 指點迷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景浩然道:“我們先分析一下你和安哲的優劣勢。目前來說,安哲是一把手,你是二把手,這是客觀事實造成的你的劣勢,暫時是無法改變的,這一點你必須要保持清醒頭腦,必須要明確認清楚。

但在江州,你的優勢也很明顯,不說常委內部你有唐樹森、楚恒和秦川相助,就說在江州的中層乾部中,你以前的老部下和老熟人眾多,而且江州的老乾部對你也都熟悉,這人脈資源的優勢是安哲無法比的。

所以,你要想夯實自己的位置,壯大自己的實力,擴大自己的影響,就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人脈資源,進一步密切和老部下老熟人的關係,進一步穩固在老乾部中的良好基礎,這二者缺一不可。”

駱飛點點頭:“以我現在的位置,之前的老部下和老熟人好辦,我一到江州當市長,他們都紛紛主動前來聯絡靠攏。至於江州的老乾部,有景書記你老領導坐鎮,我相信基礎會更穩固。”

景浩然微微搖搖頭:“此言差矣。”

“為何?”

“雖然我現在是老乾部,雖然我的級彆也不低,但卻是老乾部中最年輕資曆最淺的,在他們中說話雖然有一定的分量,但卻起不到決定性作用。對大多數老乾部來說,他們對在任的主政者知否支援,主要看兩方麵。”

“哪兩方麵?”

“一是對他們是否尊重尊敬,二是看主政者的政績。第一點你目前做的很好,走在了安哲的前麵,但第二點,你目前明顯落後於安哲。”

駱飛眉頭緊鎖,沉思著。

景浩然繼續道:“安哲到任江州後,首當其衝就開始搞乾部作風整頓,不得不說,安哲抓住了工作的牛鼻子,這是上麵現在最重視的,冇有一個良好的乾部作風,其他工作都無從談起。

安哲顯然認識到了這一點的重要性,所以搞的轟轟烈烈,而且成效明顯,得到了省裡的讚賞,甚至省裡都要在江州開會推廣江州經驗。這會一開,這經驗一推廣,安哲不但在江州的威信大大提高,而且給省裡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這對他坐穩江州一把的交椅,自然是大大有利。”

聽景浩然這麼說,駱飛不由有些不安,還有些著急。

景浩然又道:“但反觀你,擔任江州市長後,雖然保持了政府工作的穩定延續,但卻一直冇有能夠在全市引起巨大反響和讓上麵高度關注的大動作。如此,作為市長來說,如果繼續延續目前的狀態,上麵和下麵頂多會認為你是個不錯的守成者,但卻不是一個優秀的開拓者……”

駱飛不由點點頭,事實確實是如此,自己擔任市長後,把主要精力放到如何擴大穩固自己的勢力,放到如何和安哲爭取在常委內部和工作方麵的主動權上了,卻疏忽了自己的本職。

目前安哲在政績上一路高歌,自己卻顯得有些偃旗息鼓,這麼一對比,自己顯然處於下風。

而且,在和安哲爭奪主動權的較量中,自己又連連敗北,一無所獲,這局麵太被動了。

景浩然接著道:“如此,你今後應該暫時不要和安哲硬碰硬,和強勢的一把手搭檔,如果冇有足夠的實力和底氣,硬來是不行的,吃不到好果子。在這點上,你該學學吳惠文。”

“吳惠文?”

景浩然點點頭:“彆看吳惠文是個女流之輩,但她和我搭檔的時候,卻做得很精明很圓滑,知道我在上麵有一定的背景,知道我在江州官場樹大根深,輕易不會觸碰我的敏感之處。

她在經過幾次輕微的試探後,發覺我不是好惹的,立刻就收斂了,不再有向我挑戰的念頭,轉而一心一意做自己政府方麵的事情,而且還做的不錯,不然她這次怎麼會在這次乾部調整中成為關州市委書記?”

駱飛若有所思點點頭。

景浩然微微一笑:“所以,我的建議是,你今後要避開安哲的鋒芒,專心努力把自己那一攤乾好,力爭儘快做出看得見摸得著的顯眼政績。如此,你對上對下都好交代,能迅速樹立起自己在政府係統的威信,形成自己獨特的執政風格,這樣一來,你不但在江州乾群中會有越來越高的威望,在老乾部中的基礎也會更加穩固,還會給上麵留下良好印象,為今後的進步打下堅實基礎。”

駱飛點點頭,接著又皺皺眉頭:“景書記,你讓我今後避開老安的鋒芒,但如果他要主動招惹我呢?”

景浩然乾脆道:“把握好分寸,該忍的忍,該讓的讓,俗話說,忍一時之氣,免百日之禍。但如果他要做的太過分,那麼,你也不必太遷就,該據理力爭的時候則無須後退。畢竟,你在江州是有強大人脈資源的,畢竟,你在常委內部還有強大的同盟。這一點,安哲不會輕易忽視。

還有,安哲雖然是一把手,雖然他目前貌似掌控了強大的權威,但你畢竟不是一般的常委,而是和他平級的二把手,安哲在對你做某些事說一些話的時候,以他的智商和從政經驗,不會那麼魯莽,不會那麼貿然,還是會尊重你,還是會三思的。”

駱飛沉思著:“如此,關鍵還是要把握好度。”

“是的,一個成熟的從政者,必須能做到在鬥爭中進退自如遊刃有餘。”景浩然點點頭,接著又道,“在一二把手的相處和較量中,誰強誰弱,誰占據上風,除了我剛纔說的那些,還有一個重要因素。”

“什麼重要因素?”

景浩然伸出食指往上一戳:“上麵,看誰在上麵有人,看誰在上麵的人硬。這一點極其重要,甚至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駱飛心裡一動,喃喃道:“不知老安在上麵的人是誰?”

“安哲在省裡工作多年,肯定有老領導,也就是說,他上麵肯定有人。但以我的判斷,他上麵的人不管是誰,都不會是廖書記,甚至連常委裡都冇有人。”景浩然的口氣很肯定。

“老領導為什麼這麼肯定?”

“第一來自於我對安哲工作經曆和履曆的某些瞭解,他當時的一些老領導現在基本都退了。第二,根據我的觀察和從某些渠道得到的資訊,廖書記對安哲雖然賞識,但兩人之間更多的是工作關係,並冇有什麼私人交集,和其他省裡的常委也是如此。”

駱飛略微寬心,如果真如景浩然所說,那倒是不錯。

隨即駱飛又有些失落:“老領導,我在省裡也冇有過硬的人呢,常委裡冇有,其他的老領導也都退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