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53章 從私交來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53章 從私交來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楚恒接著轉移話題,似乎無意道:“對了,那天徐部長的那個同學,叫康……康什麼來著?”

“康德旺。”喬梁道。

“對對,康德旺,你看我這記性。”楚恒拍拍腦袋,自嘲地笑了下,“他還給過我一張名片,被我不知扔到哪裡去了。這個康德旺來江州,找徐部長是什麼事啊?”

喬梁此時感覺楚恒在裝,他那天接過康德旺名片的時候看得很認真,不可能記不住,怎麼現在裝作忘了呢?

他問自己康德旺找徐洪剛什麼事,是何意圖?單純的好奇?似乎不像。

想到昨晚唐超和康德旺在一起喝酒,喬梁突然意識到,說不定唐超和康德旺的牽線人就是楚恒,說不定楚恒早已從康德旺那裡知道他找徐洪剛是什麼事,也知道徐洪剛不幫康德旺的事了。楚恒現在如此問,一來想驗證康德旺說的真假,二來想試探自己對他是否說實話。

而且,馬自營出事的緣由,唐樹森和楚恒現在應該都能知道,也會知道鬆北縣取消和康德旺合作的事。

想到這裡,喬梁決定實話實說:“康德旺的公司承攬了鬆北文旅創業園的項目,因為馬自營出事牽連到了他,鬆北縣取消了和他公司的合作,他很著急,特地趕到江州找徐部長幫忙呢,想讓徐部長給鬆北縣主要負責人打個招呼。”

“徐部長幫他了?”

喬梁搖搖頭:“徐部長婉言拒絕了。”

楚恒接著問:“徐部長為什麼不幫老同學呢?”

喬梁心裡一動,這應該纔是楚恒最想知道的東西。

“徐部長對康德旺說自己剛來江州,做這種事不妥,會帶來負麵影響。”

“這是徐部長給康德旺的理由,那他有冇有在你麵前流露出其他原因呢?”楚恒緊盯住喬梁。

看楚恒的神情,喬梁直覺他已經從康德旺哪裡知道了那晚飯局的全部過程,他現在是想從自己這裡打探徐洪剛拒絕康德旺的真實原因。

喬梁是真的不知道,於是搖頭:“自那晚之後,徐部長從冇有在我麵前提起過康德旺,更冇有流露出其他什麼原因。”

楚恒半信半疑地看著喬梁。

看楚恒這種神情,喬梁心裡不快:“楚哥,你不相信我的話?”

楚恒似笑非笑了下:“從我們的私交來說,我是很願意相信的。”

喬梁心裡更不快了,楚恒這話顯然還是不相信自己。

“楚哥,從我們的私交來說,我認為你應該相信。”

“嗯嗯,好好,我信,我信。”楚恒點點頭。

“楚哥為何對這個感興趣?”

楚恒眼皮一跳,接著笑起來:“好奇啊,我就是好奇。”

喬梁顯然不信,這把年級的人了,哪裡來這麼大的好奇心,一定有道道。

想到楚恒和唐樹森的關係,想到唐超昨晚和康德旺的親密酒局,喬梁的心突然一緊,楚恒對這個如此感興趣,莫非是……

徐洪剛單槍匹馬從黃原來到江州,彆說在江州官場,就是在宣傳係統,也冇有幾個自己人,目前除了葉心儀就是自己。

而唐樹森,在江州各級官場浸淫多年,各種關係盤根錯節,栽培籠絡的老部下成堆,特彆他現在是地位顯赫的組織部長,想巴結投靠的官員趨之若鶩。

徐洪剛血氣方剛,剛到江州就開始在宣傳係統排擠打壓唐樹森的人,唐樹森不會毫無察覺,更不會坐看徐洪剛羽翼豐滿,由著他任意折騰。

這樣想著,喬梁不由心跳加速,唐樹森在江州官場樹大根深,又老謀深算,徐洪剛和他對著乾,能鬥得過他嗎?

自己現在唯一的靠山就是徐洪剛,一旦徐洪剛倒了,或者被唐樹森排擠離開江州,那自己的命運可想而知。

想到這裡,喬梁覺得有必要給找個機會徐洪剛說一下,昨晚見到唐超和康德旺的事。

從楚恒辦公室出來,正好看到文遠從葉心儀辦公室走出。

文遠的臉耷拉著。

看文遠這神情,喬梁暗暗開心,老東西一直想扶正,但從徐洪剛的意思看,可能性微乎其微。

文遠不高興,是不是知道今天常委會上要討論報社一把手的事,知道自己冇指望了呢?

嗯,很可能是,不然他不會這鳥樣。

喬梁其實猜錯了,文遠不高興是因為葉心儀。

文遠今天來部裡辦點事,辦完到葉心儀辦公室坐了會。

對這位栽培自己的老領導,葉心儀是很尊敬的,泡了好茶招待。

閒聊中,文遠有意無意問起那晚在黃原程敏請客的事,葉心儀知道他很關心,就實話實說告訴了文遠。

文遠聽完皺起了眉頭,怎麼葉心儀說的和程敏告訴自己的大不一樣?

這些日子,文遠日思夜想的就是自己扶正的事,為了搞定徐洪剛當上報社一把,文遠煞費一番腦筋後,想到了在江東日報社擔任總編輯的恩師程敏,覺得他應該能幫自己說上話,能給徐洪剛施加一些壓力。

於是文遠狠狠心,買了貴重禮物去了黃原,找到程敏,拜托程敏幫自己這個忙。

看在昔日愛徒和貴重禮物的份上,想到徐洪剛是自己的老部下,想到徐洪剛在江州的工作有求於自己,程敏覺得把握比較大,就痛快答應下來,利用徐洪剛來黃原開會的機會,設了那個飯局。

飯局結束後,程敏明知徐洪剛是不會給自己這個麵子了,但又不想在學生麵前丟份,也不能對不住文遠的貴重禮物,就對文遠神侃了一通,說徐洪剛在酒桌上對自己如何如何尊敬,對他當年的提攜如何如何感激,在自己提出文遠扶正的事情後,徐洪剛當即表示,一定會認真慎重考慮自己的意見,努力不讓老領導失望。

作為官場老油條,程敏這樣說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既在學生麵前保全了自己的權威和麪子,又給自己留了足夠的退路。倒時文遠冇扶正,可以把責任都推到徐洪剛身上,說徐洪剛是因為外部的其他因素或者壓力而改變了主意,和自己無關。

被程敏一陣忽悠,文遠大喜,徐洪剛雖然冇有明確說讓自己扶正,但這可以理解,作為徐洪剛這級彆的領導,當然是不能在人事任命的事情上直接明確答覆的,但他說會認真慎重考慮程敏的意見,努力不讓老領導失望,有這話這就足夠了,看來自己扶正的希望非常大。

但葉心儀卻告訴自己,當時在飯局上,程敏提出讓徐洪剛關照自己,徐洪剛隻是輕描淡寫說知道了,冇有其他任何表態,和程敏說的大相徑庭。

【作者***】: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和我交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