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519章 此事我就當不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519章 此事我就當不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川道:“我白天接待了一位客人,是蘇城江州商會會長,他得知我們來蘇城考察,想以商會的名義請我們吃頓飯,同時叫上一些在蘇城經商的江州老鄉……”

安哲一聽來了興趣:“好啊,見見這些在蘇城做生意的江州老闆,大家加深加深感情,歡迎他們有機會回鄉投資興業。”

“安書記看什麼時間合適?”秦川道。

安哲想了下:“明晚如何?”

“行。”

安哲又想了下:“不過不能讓他們請客,他們是身在異鄉為異客,我們是老家來人,該我們請他們纔是,這樣更能溫暖他們的心。”

“好,安書記這話有道理,那就這樣辦。”秦川笑著點頭,又道,“安書記覺得在哪裡請比較合適?”

“這個你定,找家檔次高的酒店。”

秦川點點頭:“我們這邊誰參加?”

“我、你,還有洪剛市長。”

“好,我明天一早就讓鄧俊安排這事。”

安哲看著喬梁:“小喬,我們在這裡人手緊張,你也去幫忙。”

喬梁忙答應著。

然後秦川就走了,安哲繼續散步,邊走邊自語:“嗯,秦秘書長這臨時穿插的項目不錯,很有意義。”

雖然秦川是市委秘書長,但喬梁還是第一次從安哲口中聽到對他的誇獎。

想到自己得到的誇獎次數比秦川多,喬梁不由想笑。

此時,喬梁做夢都不會想到,會在明晚的酒宴上見到一個讓自己唸叨多時、卻從未謀麵的人。

一會安哲道:“小喬,我聽說上週江州日報出了點事?”

喬梁心一跳,似乎意識到安哲指的是什麼事,但又不能確定,就道:“安書記,你指的是……”

“是牽扯到台資企業的一篇稿子,裡麵出現了不該出現的稱呼。”

喬梁明白了,不由奇怪安哲是怎麼知道的。

不及多想,喬梁道:“這事我也聽說了。”

安哲揹著手邊走邊道:“作為市級黨報,竟然出現這種低級失誤,實在是愚蠢,實在是不講政治,我看報社的作風整頓還是不到位,起碼在思想認識上不到位。”

“是的,確實不到位,不過,這事責任也不全在報社。”喬梁道。

“哦,具體情況你瞭解?”安哲轉頭看著喬梁。

聽安哲這麼說,喬梁意識到,安哲隻知道稿子出了事,卻不瞭解事情的全部過程,就點點頭:“十分具體的我不瞭解,但知道個大概。”

“那說來聽聽。”安哲站住。

雖然葉心儀那天不同意喬梁把這事告訴安哲,但現在安哲既然如此問,那自己還是要說的。

於是喬梁就把葉心儀說的事情的大概經過和處理結果告訴了安哲。

安哲聽完點點頭:“原來如此,這麼說,這事報社有責任,負責把關的柳一萍也有責任,而且柳一萍這責任還不輕。”

喬梁冇說話。

安哲繼續道:“既然這事驚動了上麵,自然是要一級一級問責的,這種嚴肅的政治問題,來不得絲毫馬虎,對報社人員的處理倒也恰當,隻是這柳一萍……”

安哲冇有說下去,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在思索什麼。

喬梁看著安哲,明顯意識到安哲對這事的處理結果不滿意,對柳一萍的問責太輕。

既然安哲不滿意,那麼他會怎麼做呢?

喬梁想起葉心儀那天的分析,心情突然有些緊張起來。

如果安哲給楚恒打電話,對此事的處理結果表示不滿,那麼,葉心儀和自己將陷入被動,同時,安哲這舉動也會引起楚恒,特彆是駱飛的不滿,會認為他很不尊重自己這個主持。

片刻,安哲長呼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既然處理結果市裡已經同意,既然已經報給了上麵,那就如此吧。”

喬梁暗暗鬆了口氣,看來葉心儀那天的分析很有道理,安哲在說這話的時候,顯然是考慮到了某些因素。看來自己那天即使告訴了安哲這事,也不會出現葉心儀擔心的情況。

安哲看著喬梁:“小喬,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我……”喬梁腦子飛速一轉,“我和報社以前的同事打電話閒聊的時候,聽他們說起來的。”

“這事葉心儀知道不?”

“知道。”

“她怎麼知道的?”

“我告訴她的。”喬梁繼續撒謊。

“葉心儀對這事是怎麼看的?”安哲道。

“對此事的發生和後果,葉部長很痛惜,說隻要稍微提高責任心,隻要稍微繃緊政治這根弦,就不會出現這種低級失誤,實在太可惜。”

安哲點點頭:“對,這不但是責任心的問題,更重要是看一個人有冇有講政治的意識,作為黨報,作為黨的宣傳部門,任何時候都要繃緊講政治這根弦,任何時候都必須要守住陣地。在這點上,葉心儀一直做的很好,柳一萍和她比,差距不小啊。”

聽安哲誇讚葉心儀,喬梁心裡很高興,雖然葉心儀在部裡受到楚恒和柳一萍的聯手打壓,但在安哲心裡,他對葉心儀的印象卻強過柳一萍。

但喬梁也知道,作為安哲來說,他可以不加遮攔地評價副處級乾部,但自己卻不能在他麵前妄加評論,畢竟自己隻是個科級乾部,冇有資格非議比自己級彆高的乾部。

於是喬梁笑笑冇說話。

安哲接著道:“此事你能告訴葉心儀,為何卻不告訴我?”

“這個……”喬梁斟酌了一下,“其實我和葉部長談起這事的時候,流露出想把這事告訴你的打算,但葉部長不讚同。”

“哦,葉心儀是什麼理由?”安哲來了興趣。

喬梁接著就把葉心儀那天的話說了。

聽喬梁說完,安哲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個葉心儀,看來考慮問題蠻會動腦子嘛。”

聽安哲這麼說,喬梁知道,雖然自己現在告訴了安哲這事,但葉心儀那天的分析顯然是很正確的。

安哲接著道:“小喬,在這點上,你要向葉心儀學習。”

喬梁笑了下:“如果向她學習的話,那我現在也不該告訴你這事。”

安哲搖搖頭:“此一時彼一時,既然我聽說這事了,而且主動問的你,你當然是要說的。而且,我說讓你向葉心儀學習,並不是指的這事,而是要你學習葉心儀考慮問題的高度和縝密。”

喬梁點點頭:“嗯,我記住了。”

然後安哲哼笑一聲:“此事我就當不知。”

說完,他背起手繼續往前走。

喬梁眨眨眼,隨即明白了什麼,無聲笑了下,跟上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