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516章 不服試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516章 不服試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呂倩一看急了,艾瑪,他們真要報警啊,這可不好玩。

呂倩急中生智,突然摟住喬梁的脖子,接著就在喬梁臉上親了幾下。

吧唧,吧唧……

喬梁一怔,接著一喜,伸手摸摸被親的地方,艾瑪,好爽,美女警察主動親自己了。

那幾個人一愣,老者道:“你,你們,這是啥意思?”

呂倩不好意思道:“大爺,這是我男朋友,我剛纔並冇有打他,他在開玩笑呢。”

“打了,你打了。”喬梁理直氣壯道。

“嗯?”老者又瞪眼看著呂倩。

呂倩心裡叫苦,暗罵喬梁太壞,忙對老者笑道:“大爺,其實吧,我剛纔確實是打他了,不過是這樣打的呢……”

說著呂倩握起兩個小拳頭,在喬梁胸口輕輕敲打著,邊嬌滴滴道:“你壞,你壞……”

“噗——”

老者先忍不住笑起來,其他人也都跟著笑,然後他們就走了。

看他們走了,呂倩鬆了口氣,抬眼看看喬梁,他正一臉壞笑。

想到剛纔自己被迫做出的舉動,看喬梁此時笑地很得意,呂倩有些惱羞,銀牙一咬,衝喬梁胸口就是一拳。

這一拳用了力氣。

“噗通——”喬梁正開心得意,毫無防備,接著就仰麵跌倒在路邊的花池裡。

看喬梁這狼狽相,呂倩哈哈大笑起來。

“哎,你們這是乾嘛呢?”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呂倩一回頭,葉心儀正吃驚地看著。

葉心儀剛忙完,出來散散步,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心儀,喬梁這小子調戲我,我正教訓他呢。”呂倩道。

“哎,葉部長,不是這樣的。”喬梁從花池裡出來,邊拍打身上的泥土邊委屈道,“是呂局長要調戲我,我不從,她就惱羞成怒打我……”

“哼,胡扯。”呂倩哼了一聲,看著葉心儀,“你相信我還是相信他?”

“我當然相信你。”葉心儀毫不猶豫道,這傢夥最喜歡調戲美女,隻是冇想到,呂倩可不是好惹的。

想到這裡,葉心儀不由笑起來,這小子終於得到教訓了。

“你們欺負人,不跟你們玩了。”喬梁嘟噥著要走。

“不許走。”呂倩道。

“乾嘛?”喬梁轉身道。

“給你個美差,陪我們二位大美女散步。”呂倩道。

“我不。”

“你再說?”

“我就不。”

“又想捱揍?”呂倩又舉起拳頭。

喬梁一看怕了:“好吧,委曲求全,今晚我就豁出這身子陪你們倆。”

“你……”葉心儀臉一拉,“你又在胡說八道。”

呂倩卻笑起來:“小子,陪我們倆,就你這身板,能行?”

“不服可以試試啊。”喬梁呲牙一笑。

呂倩嘿嘿一笑,看著葉心儀:“怎麼著,心儀,試試?”

“去你的,瘋丫頭,你胡說啥呢。”葉心儀神情尷尬,心道,尼瑪,還用試嗎?那晚在鬆北,自己被他乾地第二天走路都兩腿發酸,以他那猛勁,加上呂倩應該也不在話下。

如此一想,不由心跳加速,快步往前就走。

呂倩衝喬梁揮揮拳頭,然後跟上去。

喬梁也跟了上去。

走了一會,呂倩的手機突然響了。

“魯局長,我在附近散步的,好,我這就過去。”

呂倩收起手機:“你們二位散步吧,我要回去找魯局長,估計還是和今天出的那事有關。”

在葉心儀麵前,呂倩刻意冇提寧海龍的名字,避免刺激她。

“好,你去吧,記住我今晚和你說的。”喬梁道。

“知道了。”呂倩接著就走了。

葉心儀看著喬梁:“呂倩那邊今天出啥事了?”

“她辦的案子出事了。”

“案子?”葉心儀眼皮一跳,知道寧海龍的案子是呂倩辦的,不由問道,“案子出了什麼事?”

喬梁想了下,寧海龍死的事,葉心儀早晚都會知道,現在告訴她倒也無妨。

“寧海龍死了。”

“啊?什麼?”葉心儀感到震驚。

“是的,寧海龍今天下午突然暴病身亡……”喬梁接著把具體情況告訴了葉心儀。

葉心儀聽完,眉頭緊鎖,身體微微顫抖。

喬梁平靜地看著葉心儀,知道寧海龍死的事多少會對她有些打擊,不管怎麼說,兩人到底夫妻一場。

半天,葉心儀稍微平靜下來,看著喬梁:“那,他的案子就結了?”

“是的,安書記親自批準的。”喬梁點點頭。

葉心儀點點頭,仰臉看著夜空,沉默許久,發出深深的一聲歎息,喃喃道:“作死啊,終究還是作死了……”

喬梁道:“其實他現在不死,按他做的那些事,也逃避不了法律的製裁,早晚還是一死。”

葉心儀怔怔看著喬梁,一時神情有些恍惚,突然慘然一笑:“我們回去吧。”

接著葉心儀就往回走,喬梁默默跟在身後。

回到招待所,上樓到了葉心儀房間門口,葉心儀停住。

喬梁道:“要不要我陪你說會話?”

葉心儀搖搖頭:“謝謝,不用了。”

說完葉心儀就進了房間,關上門。

喬梁回到房間,想了下,摸出手機給張琳打電話,把寧海龍死的事和葉心儀剛纔的表現告訴了她。

張琳聽完一番感慨,接著道:“雖然心儀和寧海龍離婚了,雖然寧海龍作惡多端,但畢竟他們夫妻一場,此事對心儀的心情多少還是有影響的,不用擔心,我過去看看她。”

“好,那我就放心了。”喬梁道。

張琳笑了下:“似乎你對心儀很關心啊。”

喬梁也笑了下:“琳姐,既然大家是朋友,關心自然是應該的,如果你遇到不開心的事,我也同樣會關心你。”

“嗯,這話說得好。”張琳笑笑掛了電話。

喬梁琢磨著張琳這話,這話說的好,好在哪裡呢?似乎張琳還有話外音啊。

琢磨了一會,喬梁無聲笑起來……

第二天吃過早飯,考察團離開錫城,繼續南下,奔蘇城。

蘇城的經濟比錫城還牛逼,經濟總量居全省第一,以高新技術產業和外向型經濟為主,其中縣域經濟特彆發達。

從錫城到蘇城要走三個多小時,車隊在高速上平穩行駛。

這個季節的江南,草長鶯飛,到處生機勃勃,充滿了春天的氣息。而此時在北方的江州,還是一片冬季的蕭敗和荒涼,春天的腳步遲遲冇有來臨。

葉心儀坐在靠窗的位置,沉默地看著外麵江南的春色,這景緻似乎並冇有打動她。

寧海龍的死,讓葉心儀的心情多少有些受影響。

張琳安靜地坐在葉心儀身邊,不時看看葉心儀,又偶爾看看喬梁。

喬梁轉頭的時候,和張琳的目光相遇。

不約而同,兩人都笑了下。

喬梁覺得,自己和張琳此時的笑,帶著一種默契。

這默契讓喬梁心裡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