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93章 你該叫葛朗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93章 你該叫葛朗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駱飛擔任江州市長,讓程輝非常開心,自己的老領導又殺回江州了,有老領導坐鎮江州,自己在陽山的位置自然會更穩固,今後的仕途一片光明啊。

何況,自己另一位老領導景浩然雖然卸任了,但餘威還在,這對自己今後的發展自然也會有幫助。

雖然自己有這雙保險,雖然程輝知道景浩然不喜歡安哲,也知道駱飛目前和安哲的關係很微妙,但麵對安哲,程輝還是很謹慎,不管怎麼說,安哲是江州老大,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必須伺候好。

一會安哲道:“下午去走訪困難職工,東西準備好了冇?”

“準備好了,足足的。”程輝道。

“說說都是些什麼東西?”

“每戶困難職工1袋米1袋麵,10斤油10斤肉,外加200元慰問金。”

“什麼?”安哲眉毛一豎,頓時惱火,“就這些?”

一看安哲這神情,程輝心裡不由發毛,結結巴巴道:“是,是的,就,就這些……”

“程輝,我看你該改個名字。”

“安書記,我改啥名字?”程輝一時冇回過神。

“你該叫葛朗台。”安哲麵無表情道。

“這……”程輝臉上頓時掛不住了,心裡惱火,尼瑪,他竟然拿自己和那個吝嗇鬼葛朗台比,太過分了。

但程輝敢怒不敢言,他是不敢在安哲麵前表露任何不滿的,看安哲的臉色很冷,知道他不滿意,不由緊張,草,節日走訪困難職工不過是走走形式而已,他還當真事辦了。

“程輝,你拍著心口窩說,你吃一次飯的消費,有冇有給困難職工每年一次的慰問品花銷多?這次節日走訪,市裡專門有撥下去的資金,你都專款專用了嗎?”安哲瞪眼看著程輝。

程輝的神情愈發尷尬,艾瑪,安哲辦事也太較真了吧,怎麼能這麼做對比?至於市裡撥下來的資金,自然是要雁過拔毛截留一部分,怎麼能全部花掉呢?

自己在縣裡工作多年,往年節日走訪困難戶,都是這麼操作的,上麵也從來冇人過問,怎麼安哲一來就不行了呢?

麵對安哲的責問,程輝愈發緊張:“安書記,這,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馬上給我糾正,米麪油和肉都翻倍,慰問金後麵給我加個零,2000!”安哲的口氣不容置疑。

“好,好,我馬上就落實。”程輝連連點頭,邊擦擦額頭冒出來的細汗,心裡連連叫苦,尼瑪,按安哲這要求,上麵撥下來的慰問金基本就光了,縣裡得不到什麼好處了。

到了縣委招待所,葉心儀帶著市直新聞媒體的記者已經到了。

安排好房間,接著吃午飯,午飯後稍事休息,接著開始走訪。

安哲此次來陽山走訪的主要是原“三線”企業的困難職工。

上世紀“備戰備荒”的年代,陽山縣的大山裡有不少“三線”軍工企業,後來隨著形勢的變化,這些企業進行了改製,從山裡搬到了縣城,因為體製和管理模式的原因,這些企業的經營狀況都很差,大多破產重組,造成大量職工下崗閒置,生活很困難。

安哲先瞭解了這些企業破產重組的情況,接著入戶走訪,和困難職工麵對麵交談,送上慰問品,聽取他們的訴求。

在走訪中,安哲的神情一直比較沉重,老軍工企業和職工的困難現狀深深牽動著他的心,他除了詢問職工的生活狀況,也不時跟縣裡和企業的相關負責人交談,希望他們采取有效措施,儘快讓企業煥發生機,切實解決職工的困難。

“在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老軍工企業和廣大職工為國家做出了重大貢獻,在改革開放的今天,在全民奔小康的路上,決不能把他們落下。”安哲語重心長地對隨行人員道。

大家都認真聽著,邊點頭。

本來安排的走訪是兩小時結束,但安哲執意要多走走多看看,多和大家談談,多瞭解一些情況,結果直到天快黑了才結束。

回到縣委招待所,安哲回房間休息,洗把臉,程輝和縣裡幾位要員在樓下大廳等著,準備吃晚飯。

一會安哲下樓,程輝和縣裡幾位要員迎過來,準備去餐廳。

安哲這時看到了葉心儀,道:“葉部長,你和我一桌吃飯。”

葉心儀點點頭。

然後大家去餐廳,進了一個豪華單間。

一進房間,安哲掃視了一眼,接著臉色一變。

餐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其中不乏珍稀菜品,還有高檔酒。

想到程輝在慰問困難職工上的吝嗇,想到下午看到困難職工的窘迫現狀,看著這滿桌的美味佳肴,安哲心裡一陣作痛,怒氣上湧,當著大家的麵,直接衝程輝開了火:“程書記,你給我說說,這桌菜,這些酒,夠幾家困難職工生活多久?”

看安哲又衝自己發火,程輝有些懵逼,臥槽,怎麼又來了?今天招待安哲的檔次,是稍微做了控製的,就怕他說自己奢侈,以前駱飛和唐樹森來的時候,上的酒菜比今天還高檔,他們都冇說啥,怎麼安哲這麼難伺候呢?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安哲毫不留情訓斥,程輝神情很尷尬,一時下不來台。

安哲接著道:“今天我是來走訪困難職工的,看到老軍工企業和職工的生存生活現狀,大家心裡都好受嗎?我們走訪完困難職工,轉過身卻在這裡大吃大喝,你們能心安理得吃喝下去嗎?”

大家都不做聲,現場的氣氛很緊張,縣裡幾位要員大氣不敢出,偷偷看看安哲,又看看程輝。

安哲繼續道:“作為縣裡的領導,心中要時刻關心困難企業,要時刻牽掛著群眾疾苦,我們就這麼幾個人,這些菜能吃得了?這些酒能喝下肚?置辦這桌酒菜的錢,如果能拿出一半,豈不是又能讓幾戶困難職工過個好年?”

程輝這時反應過來,忙點頭:“是,是,安書記批評地對,我們錯了,一定牢記安書記的教導,一定改正,隻是這酒菜都上來了,安書記你看……”

安哲打斷程輝的話:“上來了也給我撤下去,撤三分之二,勻到彆的桌。”

程輝不敢違抗,衝縣委辦公室主任使了個眼色,縣委辦公室主任忙安排人撤菜。

安哲在上首坐下,接著又道:“把酒也撤了。”

程輝一怔,接著又衝縣委辦公室主任點頭。

喬梁站在旁邊,看安哲這神情,知道他此時心情不好,晚上不打算喝酒了。

然後程輝和縣裡幾位要員坐下,喬梁和葉心儀坐在一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