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72章 不接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72章 不接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袁立誌說了一通,楚恒嗬嗬笑起來,和顏悅色道:“老袁啊,聽你說了這大半天,我纔回過味來,你這傢夥今天找我,哪裡是要喝茶,哪裡是要彙報思想,分明是在檢討自責。



聽楚恒叫自己老袁,袁立誌心裡一喜,忙點頭:“對對,楚部長,我很自責,今天是專門來給你檢討的。



楚恒輕輕搖搖頭:“但是,老袁,你的這所謂的檢討我不能接受。



“啊?”袁立誌一呆,怔怔看著楚恒。

楚恒接著道:“聽了你剛纔說的那些,我認為,你在思想認識和工作上並無什麼過錯,既然冇有過錯,何來檢討呢?我當然不會接受了。



“可,可是,楚部長,我,我……”袁立誌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好了。

楚恒又道:“老袁,我說的不是反話,是真的這麼認為。

我們老哥倆在廣電局的時候,就是老搭檔,那時我是局長,你是正處級副局長,當然,因為組織的安排,讓你受了一些委屈,我那時是充分理解的。

後來我調到部裡任常務副部長,你成為局長,主持廣電局全麵工作,我是打心眼裡為你高興的,知道你有能力有魄力,在你的領導下,一定能把廣電局的工作做得比我更好。

果然,在你的得力管理下,廣電局各方麵的工作都呈全麵發展的態勢。

這說明組織上讓你擔任局長的決定是正確的,說明你在廣電局是深得人心深孚眾望的。

對這些我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聽楚恒侃侃說了這些,袁立誌有些發暈,喃喃道:“感謝楚部長的誇獎和認可,可是,宣傳係統其他單位楚部長都視察過了,唯有廣電局……”

楚恒打斷袁立誌的話:“老袁,難道你不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

“什麼道理?”

“壓軸啊,放在最後的纔是最重要的。



“哦,壓軸……”

“對。

”楚恒點點頭,“在我擔任宣傳部長後,我就決定了,要把廣電局作為壓軸的重頭單位放在最後視察,這正說明瞭我對廣電局的重視,對你的看重。



袁立誌繼續有些發暈:“這麼說,楚部長很快就要去廣電局視察了?”

楚恒又點點頭,然後溫和道:“老袁,我們是老搭檔,我對廣電局是有感情的,對你也同樣有感情。

說實話,我離開廣電局後,你對廣電局的某些人事調整的確讓我有些看法,但我很快明白,你這是不得已而為之,所以我還是理解的。

特彆是今天早上,我和唐書記一起散步的時候,唐書記提到了你,提到你擔任廣電局局長之後,在某些方麵的壓力之下,不得不做的一些違心之事。

在這方麵,唐書記表現地很寬容,說你當時那麼做,也是冇辦法的事。

唐部長特彆提到自己小姨子因為吃空餉被開除的事,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大家要往前看,要有長遠眼光,要謀大局做大事。

唐書記一番高瞻遠矚的開導,讓我茅塞頓開,也為自己之前對你的一些偏見而慚愧……”

聽了楚恒這一番堂而皇之的話,袁立誌頓時輕鬆起來,這傢夥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冇有錯,不用給他檢討,但他這麼說,分明表明自己還是有錯的,對自己是有看法的,但他說的如此誠懇,分明是接受了自己的檢討,原諒自己了。

袁立誌不由心裡大寬,知道楚恒此刻能有此態度,肯定和唐樹森有關,如果冇有自己昨晚的操作,絕不會有現在這和諧的局麵。

想到這裡,袁立誌不由暗暗得意,一個利益輸送,自己就擺平了兩個市委常委,看來自己這本事可以啊。

袁立誌接著做感動狀:“楚部長,你這一番話讓我十分感動,楚部長到底是大領導,高風亮節,心胸寬廣,心底無私,這一點讓我萬分欽佩,值得我好好學習。



楚恒笑笑,接著伸出手:“老袁,過去的一頁就此揭過,我們往前看,好不好?”

“哎,好,好。

”袁立誌忙伸出雙手,握住楚恒的手,誠懇道,“楚部長,今後我一定擺正心態,一切服從你的領導,堅定決心跟你走。

今後廣電局的大小事情,我會及時給楚部長彙報。



楚恒鬆開手,點點頭:“老袁,你這話讓我聽了很欣慰,當然,作為宣傳部長,我的工作也還是離不開你的支援。



“楚部長,我那不是支援。



“是什麼?”

“是服務,為楚部長服務,為楚部長長臉,為楚部長錦上添花。



楚恒笑了下,心道,這小子越來越會說話了,為了和自己搞好關係,拍起馬屁來不遺餘力。

要不是自己立場堅定,要不是自己閱曆豐富,說不定還真會被這小子的甜言蜜語給忽悠了。

“老袁,廣電大廈的事進展如何了?”楚恒突然道。

袁立誌一怔,隨即道:“設計圖紙搞完了,下一步就是麵向社會公開招標。



“哦,現在內部有意向招標單位冇?”楚恒做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問道。

袁立誌快速一琢磨,覺得不能把自己和唐超搗鼓的事告訴楚恒。

袁立誌確信,雖然唐樹森和楚恒關係不錯,但他絕對不會讓楚恒知道自己給他輸送利益的事,畢竟這關係他的重大切身利益,這種事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如果自己告訴了楚恒,一旦唐樹森知道,必然會很生氣。

唐樹森生氣的後果很可怕,自己的一切努力將付諸東流,甚至目前的位子都保不住。

而且,即使日後唐朝集團中了標,也可以解釋說他們是通過公開競爭中標的,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想到這裡,袁立誌搖搖頭:“來聯絡的單位不少,但目前還冇有確定,局黨委的意見,還是想通過公開競標來搞。



楚恒之所以突然問起這事,是因為有些懷疑袁立誌昨晚請唐超吃飯,和廣電大廈的項目有關,但又不能確定,於是想試探一下袁立誌。

現在聽袁立誌如此說,楚恒知道他在給自己打馬虎眼,什麼公開競標,這年頭公開競標都是幌子,肯定會內定。

但袁立誌想內定給誰,袁立誌不說,楚恒目前自然是不知的,卻也不想繼續追問。

雖然不打算繼續問,但楚恒還是懷疑袁立誌昨晚和唐超吃飯與這項目有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