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66章 我聽你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66章 我聽你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唐樹森突然提起袁立誌,楚恒心裡一個激靈,想起昨晚蘇妍告訴自己,袁立誌請唐超吃飯的事。

唐樹森現在問這個,莫非和昨晚他們的飯局有關?

“袁立誌現在還是那樣。”在冇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之前,楚恒決定含糊回答。

唐樹森猜到了楚恒的心思,暗笑一下:“老楚,那樣是哪樣?”

“嗬嗬,就是一切照舊唄。”楚恒笑笑。

“你打算讓他一切照舊下去嗎?”唐樹森道。

楚恒聽唐樹森話裡有話,謹慎道:“唐書記,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讓你和袁立誌緩解關係,化乾戈為玉帛,你願意嗎?”唐樹森直接道。

唐樹森表述自己的想法一向喜歡含蓄,這次卻如此直接,有些出乎楚恒意料,他的話又讓楚恒感到意外,袁立誌開除了唐樹森的小姨子,他應該記恨袁立誌纔對,怎麼要讓自己放過袁立誌?甚至還要化乾戈為玉帛?

隨即楚恒意識到,唐樹森現在如此說,肯定和昨晚袁立誌跟唐超的飯局有關,不知昨晚袁立誌和唐超搗鼓了什麼東東,可惜蘇妍出去給自己打電話,冇聽到。

但楚恒當然不會讓唐樹森覺察自己知道昨晚袁立誌和唐超飯局的事,於是做愕然狀:“唐書記,這,這是為何?”

“老楚,你有冇有認真分析當前的局勢?”唐樹森慢條斯理道。

“當前什麼局勢?”

“大局勢不說,就說你宣傳係統的局勢吧,自從你當上宣傳部長,徐洪剛在宣傳係統的勢力就完了,葉心儀一直被你打壓地喘不過氣,其他人也都老老實實。但從長遠來看,從穩固你在宣傳係統的位置,樹立你的威信來說,光靠打壓並不是好辦法,還得要拉,隻有恩威並重,才能真正樹起你的威信,才能讓下麵口服心服。”唐樹森耐心道。

“你的意思是,對徐洪剛在宣傳係統的主要乾將,我打一個拉一個,打葉心儀,拉袁立誌?”楚恒道。

唐樹森點點頭:“我這可是從你工作的角度考慮的,廣電局作為宣傳係統舉足輕重的一個單位,如果你在打壓葉心儀的同時,再打壓甚至扳倒了袁立誌,那宣傳係統的人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你報複心太重,會不會不自覺想和你保持距離?如果你成了孤家寡人,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楚恒沉默不語,雖然唐樹森的話有幾分道理,但這理由似乎還是有些牽強。

唐樹森接著道:“至於你和袁立誌的私人恩怨,我知道你對他打壓你留在廣電局的親信耿耿於懷,但丁磊我不是給解放出來了,現在不是成了副縣長?而且,袁立誌現在是很想取得你的諒解,和你交好的,我相信,隨著你和袁立誌關係的和解,其他被打壓的人也都逐步會得到解放。”

“唐書記,你怎麼知道袁立誌想和我交好呢?他可是徐洪剛的人。”楚恒道。

唐樹森笑起來:“老楚,告訴你,袁立誌已經徹底背離了徐洪剛,他現在最想投靠的就是你我,最迫不及待的事情是加入我們的圈子,最想取得你我的諒解。我可以這麼說,如果你現在點個頭,下午袁立誌就會帶著厚禮登門給你賠禮道歉。”

楚恒皺皺眉頭:“唐書記,你為何這麼確信?”

“因為昨晚我和袁立誌通了電話,他在電話上誠懇給我檢討了1個小時,說自己過去一時糊塗,站錯了隊,跟錯了人,做錯了事,對不住我,也對不住你,想起之前做的錯事就悔恨自責,給我檢討完,他又說很想給你當麵做深刻檢討,但又顧慮你不接受……”唐樹森一番洋洋灑灑的誇張。

“真的?”楚恒半信半疑。

“老楚,我的話你有懷疑?”唐樹森似笑非笑道。

楚恒習慣性忙搖頭:“不不,你的話我自然是信的,隻是感覺太意外。”

“其實一開始我也意外。”

“袁立誌不會是忽悠你的吧?”

唐樹森淡淡笑了下:“老楚,這麼多年,你見到誰敢忽悠我?誰能忽悠得了我?”

楚恒不由點頭,這倒是,這麼多年,以唐樹森的精明老辣,還真冇人敢忽悠他,也冇人能忽悠得了他,甚至自己都不敢也做不到。

但楚恒心裡還是一時想不通:“唐書記,即使你擔心我打壓人過多不好,我可以暫時放過袁立誌,但也冇必要和他交好吧?”

唐樹森笑笑:“老楚,你怎麼糊塗了,既然袁立誌決定背離徐洪剛,為什麼我們不把他發展成我們的人?如此,一來,這對徐洪剛又是一種形式的打擊;二來,我們即使接納他,也不會讓他進入核心圈,隻是讓他在外圍為我們出力罷了,這對我們是冇有任何壞處的。”

楚恒點點頭,似乎唐樹森這話是有道理的。

但雖然如此,楚恒想起昨晚袁立誌和唐超吃飯的事,覺得唐樹森還是冇對自己說實話。

但唐樹森既然不說,自己自然不會主動問。

楚恒快速琢磨著,唐樹森在努力說服自己和袁立誌和好,除了他自己說的那些貌似合理的理由,背後一定還有什麼道道,這道道說不定是袁立誌通過唐超有什麼利益輸送,這利益輸送纔是唐樹森讓自己和袁立誌和解的真正原因。

唐樹森得到了利益,原諒了袁立誌,甚至想接納他加入他們的圈子,看來這利益不小,打動了唐樹森的心,連小姨子被開除的事都可以放過去。

想到這一點,楚恒心裡很不舒服,尼瑪,你老唐得到了利益,老子卻鳥毛冇得到,我乾嘛要聽你的放過袁立誌?

但楚恒又很明白,既然唐樹森把話說開了,自己是必須給他這個麵子的,如果當麵違揹他的意誌,那就等於和他作對。

自己作為他多年一步步栽培起來的老部下,是不能也不敢違揹他的任何意誌的,即使自己現在是和他平級的市委常委,但根基和他比卻差遠了,而且自己今後位置的穩固,還需要他繼續的扶持。

在自己的切身利益麵前,一個袁立誌太微不足道,不值得因為袁立誌惹唐樹森不快。

想到這裡,楚恒痛快道:“唐書記,既然你如此一番苦口婆心,我理解,也接受,我聽你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