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51章 雄心和野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51章 雄心和野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一豎大拇指:“這一級。”

孫永明白了,原來這作風整頓引起了省委廖書記的關注,既然廖穀鋒關注,那安哲自然會更加重視,看來自己要更加努力做好督查工作。

孫永隨即又感激喬梁對自己的提醒,這傢夥夠哥們意思。

上樓後,兩人去了各自辦公室。

喬梁走進辦公室,黃傑和吳天寶正對著電腦打撲克,看到他進來,眼皮都冇翻。

這段時間,喬梁和這二位秘書一直保持著相對的平安無事,保持著不冷不熱的同事關係。

喬梁覺得,既然他們對自己這樣,自己也冇必要討好他們,隻要他們不招惹自己,自己絕對不主動惹他們。

其實同事之間,能保持這種關係也不錯。

喬梁經常會琢磨起那晚在李有為家,李有為告訴自己如何和官場小人打交道的那些話,雖然眼前這二位未必一定是小人,但李有為的論述同樣適用。

黃傑和吳天寶平時在辦公室的時候,除了喝茶聊天就是玩手機,或者在電腦上打撲克,喬梁從來冇看到他們看書,甚至報紙都不看。

而喬梁平時在辦公室空閒的時候,除了處理檔案,就是看書。

之前喬梁喜歡看曆史方麵的書,最近在看的是一本風靡官場的《二號首長》。

每次看到喬梁看書,黃傑和吳天寶都露出不屑的神態,他們覺得,跟著領導乾秘書,隻要把領導伺候好,領導滿意就行,看那些鳥書有個屁用。

對他們的不屑,喬梁覺得他們其實有些可悲,年紀輕輕不學習,不多掌握些知識,荒廢了大好青春,實在可惜。

在這點上,喬梁是瞧不起他們的,覺得他們不思進取。

當然,說他們不思進取,指的隻是在學習方麵,在混官場方麵,他們都還是很積極上進的。

當然,他們的積極上進不過是巴望著自己跟的大領導能儘早提拔自己,讓自己的級彆再邁上一個新台階。

其實喬梁覺得,如果他們不好好學習,不努力掌握更多的知識,讓自己的大腦更加豐富,即使大領導給了他們更高的位置,也未必能做好,也隻能是有限的進步,充其量繼續做官混子。

在這方麵,喬梁和他們不同,他的理想和抱負比他們要大得多,在他的內心深處,有一種渴望,渴望著能不斷在更高的位置上做事,施展自己的勃勃雄心。

這勃勃雄心也可以認為是一種野心,這野心一直隱藏在喬梁心裡,輕易不會對人吐露。

這野心成為喬梁努力做事的強大動力。

人生就是奮鬥,為了理想、事業和更好的生活。喬梁一直用這話鼓勵自己。

一會兒,喬梁接到了呂倩的電話。

“喬老爺,安大人在不在辦公室?”

“在。”喬梁回答。

“那我現在找他彙報工作,方便不?”

喬梁知道呂倩要來給安哲彙報什麼,知道安哲辦公室此刻冇有其他人,就道:“方便,來吧。”

“ok。”呂倩掛了電話。

一會呂倩來了,喬梁帶她去安哲辦公室。

安哲這會兒正坐在沙發上喝茶,處理了一下午公務,休息下腦子。

看到呂倩進來,安哲點點頭,指指旁邊的沙發:“坐。”

喬梁給呂倩倒了杯水,剛要出去,安哲道:“小喬,你也坐。”

看來安哲想讓喬梁一起聽聽。

喬梁於是坐在呂倩旁邊。

安哲看著呂倩:“說說,方正泰那案子調查到什麼情況了?”

“是,安大人。”呂倩邊喝水邊道。

安哲翻翻眼皮,在呂倩的堅持不懈下,他似乎已經不知不覺適應了呂倩如此稱呼自己。

“安大人,在彙報方正泰的案子之前,我想先給你彙報個彆的案子。”呂倩道。

“什麼案子?”安哲道。

呂倩有條不紊道:“前段時間,江州一家建築公司的老闆金濤被髮現在鬆北水庫邊意外死亡,當時市刑偵支隊和鬆北公安局聯合勘察,做出的結論是金濤在水庫邊釣魚意外落水溺亡。

但後來我偶然發現了新的線索,一路追查下去,發現金濤的死另有隱情,他身邊的兩個隨從有重大作案嫌疑,當我正想對這兩個隨從下手的時候,他們卻突然失蹤了。

經過堅持不懈的技術追蹤和調查,前些日子,我終於從南方把這倆隨從抓捕歸案,經過這幾天的審訊,在無可辯駁的證據麵前,他們終於招了,承認他們是受人指使殺死了金濤,然後製造了金濤落水溺亡的假象。”

安哲皺皺眉頭:“呂倩,你說的這案子,和方正泰的案子有關係嗎?”

“有。”呂倩痛快道。

“怎麼說?”安哲看著呂倩。

呂倩道:“因為撞死方正泰的肇事者是金濤手下的工程車司機,因為那肇事車司機在方小雅對他女兒和家庭的愛心救助下,被深深感動打動,良心終於發現,說出了實情,說他是收了金濤一筆錢,被金濤軟硬兼施開車撞方正泰的車的。”

“哦……”安哲眼皮跳了下,看著呂倩道,“繼續說下去。”

呂倩轉轉眼珠:“安大人,其實在你安排我複審這案子之前,我就已經從某些方麵覺察到這案子有蹊蹺,就開始暗地著手了。這一點我之前冇給你彙報,還請安大人見諒。”

安哲眨眨眼,接著擺擺手:“這個不是重點,繼續說案子。”

“好。”呂倩點點頭,“在我得知肇事者司機說出的實情後,就開始暗中調查金濤,剛有些眉目的時候,金濤就突然死了,這讓我對金濤的死感到很懷疑。我高度懷疑金濤的死和我調查他有關,和方正泰的案子有關……”

安哲打斷呂倩的話:“也就是說,你對金濤的調查被人覺察到了,那人就指使金濤的隨從殺死了金濤,以此滅口。”

“安大人英明。”呂倩讚道。

“那個人是誰?”安哲緊盯著呂倩。

呂倩緩緩道:“寧海龍。”

“哦……寧海龍!”安哲眼皮又跳了下,“你的意思是,寧海龍和方正泰的死有關?”

“是的。”呂倩點點頭。

“你的理由隻是因為金濤那倆手下的招供?”安哲道。

“不,還有。”

“說。”

呂倩從容道:“第一,方正泰的案子是寧海龍主辦的,他是專案組組長,雖然這案子有不少疑點,但他還是做出了目前這結論。第二,金濤死亡的案子,也是他和鬆北警方聯合勘定的,金濤意外落水死亡的結論,就是在他主持下做出的結論……”

安哲專注地聽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