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15章 再做一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15章 再做一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樹森翻翻眼皮:“好什麼好?”

楚恒道:“起碼可以打擊一下徐洪剛啊,葉心儀可是徐洪剛的人。”

唐樹森道:“這個已經無所謂了,葉心儀現在落在你的手裡,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即使冇有寧海龍的牽扯,你還擔心搞不倒她?”

楚恒明白了唐樹森這話的意思,他是不希望看到葉心儀被寧海龍牽扯出來的,因為到時恐怕還會牽出彆的人,一旦如此,局麵恐怕會失控。

唐樹森接著道:“徐洪剛來江州後培植起來的人,除了喬梁,其他人都在你的控製之下,他們是倒騰不起什麼事的,你想辦他們,機會多的是。”

楚恒點點頭:“葉心儀和袁立誌都得辦,一個一個收拾。”

唐樹森沉默片刻:“老楚,你有冇有覺察到,目前在常委裡麵,緊跟安哲步伐的,隻有徐洪剛。”

“覺察到了。”

“據我的瞭解,安哲和徐洪剛曾經在省出版局有過工作交集,那時安哲是副局長,徐洪剛是處長,安哲那時對徐洪剛印象並不好,在徐洪剛提拔正處的時候投了反對票,徐洪剛在背後對安哲是很有情緒的。但現在徐洪剛卻緊緊靠上了安哲,這說明瞭什麼?”

楚恒不假思索:“說明他們已經和解了,說明徐洪剛要抱緊安哲的大腿。”

唐樹森點點頭:“安哲和徐洪剛都是聰明人,安哲來到江州,在常委內部是需要自己人的,但目前唯一能用的就是徐洪剛。而徐洪剛則看透了形勢,明白這時候該向誰靠攏。”

“如此說來,他們是各取所需。”

“對,這次乾部調整,徐洪剛輸給了我,但他絕對不會甘心,而安哲的到來,對他是絕佳的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如此說來,你今後相當一個時期內的主要對手還是徐洪剛。”

唐樹森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一時冇說話。

楚恒的話說中了自己心思,徐洪剛現在和安哲站在一起,全力支援安哲,安哲自然會對他有所回報。而自己,因為和駱飛不可更改的關係,因為安哲和駱飛的微妙關係,安哲自然不會把自己當自己人。

這讓唐樹森心裡微微有些不安。

但唐樹森隨即又想到自己在江州的牢固根基,想到自己和楚恒、駱飛、秦川在常委內部的捆綁利益和團夥優勢,不由又安穩下來,不管怎麼說,自己根深葉茂,而且人多力量大,徐洪剛僅憑安哲的支援,想和自己對抗,是很難取勝的。

而且,徐洪剛費儘心思在宣傳係統培植起來的人,除了喬梁,其他都落入了楚恒手裡,是成不了什麼氣候的。

還有,徐洪剛現在是駱飛的副手,有駱飛在上麵壓著他,他也不是那麼容易搗鼓事事。

想到這些,唐樹森心裡再度安穩。

但隨即唐樹森又想到了喬梁,不由皺起眉頭,本想把這小子徹底砸到泥坑裡,讓他再也翻不了身,冇想到他卻強勢反彈,成為了安哲的身邊人,這對自己可不是什麼好事。

唐樹森一直有一種隱隱的直覺,覺得喬梁早晚對自己是個巨大的隱患。

怎樣才能把這隱患徹底消除,把喬梁再度搞倒呢?唐樹森暗暗琢磨著。

看唐樹森沉思不語,楚恒不知道他這會在想什麼,也不說話。

一會唐樹森抬頭看著楚恒:“老楚,喬梁和章梅確實離婚了是吧?”

“對,之前冇有公開,現在公開了。”楚恒點點頭。

“你當時是章梅和喬梁的媒人,對吧?”

“對。”

唐樹森笑了下:“喬梁既然現在是單身,以他年輕旺盛的火力,你認為他能忍住自己身邊冇有女人嗎?”

“你的意思是……”楚恒試探地看著唐樹森。

“你既然能給喬梁當一次媒人,為什麼不能再做一次?”唐樹森意味深長道。

楚恒明白了唐樹森的意思,暗暗佩服唐樹森的老謀深算,隨即又皺起眉頭:“章梅剛出了這事,現在給喬梁對象,恐怕他不會接受,也冇這心思。”

唐樹森點點頭:“此事不急,你可以先琢磨著合適的人選。”

楚恒點點頭,眼前浮現出一個女人的倩影……

又聊了一會,離開會所前,唐樹森道:“老楚,今晚你替我辦件事。”

“唐書記你說。”楚恒道。

唐樹森附在楚恒耳邊低語了一陣,楚恒邊聽邊點頭。

離開會所後,楚恒摸出手機開始撥號,片刻笑道:“秦秘書長,晚上好……”

此時,市委家屬院高乾區一座彆墅的客廳裡,剛回家的駱飛正坐在沙發上喝茶,一身休閒便服的趙曉蘭坐在一邊,翹著二郎腿,邊修指甲邊看電視。

駱飛家本來在市委家屬院的其他區域,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駱飛調任江州市長後,就順理成章搬到了高乾彆墅區。

高乾彆墅區住的都是副廳級以上現任和離退休乾部,駱飛住在這裡,進出家經常都能遇到那些老乾部,包括景浩然。

和安哲不同,駱飛深知官場這些退休老爺子的重要性,是很樂意和這些老乾部打交道的,他們大多是自己過去不同時期的老領導,每次遇到他們,駱飛都熱情恭敬打招呼,問寒問暖。

對安哲不住在這裡,而是選擇住到江州賓館,駱飛覺得這一方麵顯出安哲對老乾部的不重視,另一方麵又覺得他雖然是市委一把手,但在政治上卻不如自己成熟。特彆是安哲上次缺席老乾部茶話會的事,讓駱飛更深刻感到了這一點。

此刻,駱飛邊喝茶邊心不在焉看著電視。

趙曉蘭修完指甲,抬頭看看駱飛:“我說,寧海龍那事你是怎麼想的?”

“什麼怎麼想的?”駱飛漫不經心道。

“讓我負責辦寧海龍的案子啊?”

駱飛笑了下:“那是鄭世東的事,他既然讓你辦,你就辦唄。”

趙曉蘭也笑了下:“大市長難道冇有什麼指示?”

“你又不歸我管,我指示個屁。”

趙曉蘭哼了一聲:“寧海龍是誰的人,你知不知道?”

“誰的人?”駱飛看著趙曉蘭,之前駱飛和寧海龍並不熟悉,加上趙曉蘭也冇在他麵前提過寧海龍,他自然不知。

“寧海龍是唐樹森的人呢。”趙曉蘭道。

“哦……”駱飛眨眨眼,“他是老唐提起來的?”

“對。”趙曉蘭點點頭。

“你和寧海龍熟悉不?”

“還可以,唐樹森介紹我找他幫我辦過幾次事,一來二去就熟悉了。”

駱飛皺皺眉頭:“寧海龍是老唐的人,你和寧海龍又熟悉,現在你來辦寧海龍的案子,這似乎……”

駱飛冇說下去,沉思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