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412章 悲劇的根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412章 悲劇的根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彆的事……”葉心儀眼皮跳了下,“他之前彆的事我是不知道的,不過,方小雅爸爸的案子,我覺得他辦的有貓膩,不知這次會不會牽扯出這事來。”

“凡事皆有可能,就看案子怎麼辦了,就看寧海龍在裡麵會交代出什麼。”喬梁道。

葉心儀看著喬梁:“聽說上麵對這案子很重視,趙曉蘭親自帶人辦?”

“是的,安書記很重視,趙曉蘭親自帶人去市公安局帶走的寧海龍。”

“我現在在想……”葉心儀欲言又止。

“想什麼?”

“因為我和寧海龍之前的關係,在辦這案子的時候,紀委的人會不會找我詢問什麼。”葉心儀道。

喬梁想了下:“這個也有可能,不過你站得直走得正,問也不怕,反正寧海龍做的事你都不知道。”

“雖然是如此,但想起來還是很煩人,和寧海龍離婚後,我是不想和他們家再有任何關係的,但是……”葉心儀深深歎了口氣。

喬梁理解葉心儀此刻的心情,又想寧海龍在裡麵會不會瘋狗亂咬人,無中生有把葉心儀扯進去,想了想道:“安書記讓我密切關注這案子的進展情況,如果有什麼牽扯到你的,我會及時通知你。”

葉心儀抿抿嘴:“謝謝你。”

喬梁笑了下:“這事不要多想了,來,喝一杯,忘記過去,放下心中的羈絆,往前看。”

葉心儀點點頭端起杯,兩人都乾了,然後喬梁拿起酒瓶倒上酒。

一會葉心儀默默道:“你現在心情好些了嗎?”

喬梁知道葉心儀問這話的意思,點點頭:“一切不如意不開心終究都會過去,時間可以帶走一切,遺忘是最好的拯救,既然我們還活著,既然我們還要好好活下去,那就要學會遺忘,讓自己走出心中的陰霾,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葉心儀點點頭:“其實,章梅出了那事,我都不知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

“我理解,完全理解,我會努力調整好自己心態的,一定會徹底調整好的。”喬梁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其實你說過的一句話,給我很大觸動。”

“哪句話?”葉心儀看著喬梁。

“你說,人生遇到的每個人,出場順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換一個時間認識,就會有不同的結局。”

葉心儀眼皮微微一跳:“誰告訴你的?”

“呂倩。”喬梁深呼吸一口氣,“其實我覺得這句話不僅適用於我,也同樣適用於你。”

葉心儀眼皮低垂:“其實這話不僅隻適用於你我,或許,還適用於很多人。”

“我覺得你這話很有思想,我覺得你其實是個很有思想的人。”喬梁認真道。

葉心儀淡笑一下:“其實思想來自於閱曆。”

“那閱曆來自於什麼?”

“經曆。”

喬梁點點頭,葉心儀這話說的太對了。

葉心儀看著喬梁:“其實以我們現在的經曆閱曆,所成就的思想其實都很淺薄。”

“或許吧,畢竟成長都是需要過程的。”

“以你現在的經曆和位置,我覺得你會快速成長。”葉心儀道。

“難道你不會?”

“我?”葉心儀搖搖頭,“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圈子決定格局,格局決定視野,視野決定思維。”

喬梁一時對這話似懂非懂:“你覺得你的圈子不如我?”

“大圈子我們是一樣的,但小圈子顯然你更好。”

這話喬梁聽懂了,苦笑一下:“但我這小圈子似乎風險更大。”

“風險與機遇並存,富貴險中求呢。”

“這話倒也有幾分道理,不過我覺得以你自身的能力和與世無爭的心態,即使不要什麼風險,也一樣能做的很好。”

“我倒是很希望這樣,但很多事不是我所能左右做主的,很多時候,我不願去爭什麼,但卻總有人想把你當做對手,想算計你。”葉心儀幽幽道。

喬梁知道葉心儀說的是自己目前在部裡的處境,知道楚恒在持續打壓她,而柳一萍,則視葉心儀為自己進步的最大障礙,正緊跟楚恒的步伐,在處心積慮算計她。

喬梁不由皺起眉頭,他此時很想幫葉心儀,但卻不知從何入手,更不知道該怎麼做。

接著葉心儀淡笑一下:“不談這個了,來,喝酒。”

兩人繼續喝,一瓶紅酒喝光,又開了一瓶。

又喝了一會,葉心儀微微有了幾分酒意,白皙的臉上有幾分紅暈。

此時,在葉心儀的宿舍裡,和葉心儀單獨一起喝酒,看著葉心儀動人的容顏,喬梁心裡突然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你這會看起來很動人。”喬梁輕聲道。

葉心儀心跳加速,輕輕抿了抿嘴唇。

“你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喬梁又道,想到這最美麗的女人和自己有過一次瘋狂迷醉的身體交融,不由心跳。

“謝謝你的誇獎。”葉心儀低聲道。

“不是誇獎,我說的是實話。”喬梁道。

“那就謝謝你的實話。”葉心儀突然笑了下,平靜地看著喬梁。

看葉心儀笑得自然,看她注視自己的目光很坦然,喬梁突然覺得自己心思有些齷齪,不由暗暗慚愧,也笑起來。

“我們現在一樣了。”喬梁道。

“什麼一樣?”

“都是單身啊。”

葉心儀眼皮一跳,猶豫了一下,看著喬梁:“能告訴我你和章梅離婚的真正原因嗎?”

“真正原因就是外界大家都知道的,感情不和。”喬梁乾脆道。

葉心儀搖搖頭:“我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能告訴你的隻有這個。”

“那我還是不問了。”葉心儀頓了頓,接著道,“其實我對方小雅所謂借章梅那1000萬的事也不相信,雖然這理由貌似合理,但我感覺這其中一定有蹊蹺。”

喬梁暗暗讚歎葉心儀心思的敏銳,直言道:“其實那錢不是方小雅借給章梅的,是送,她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章梅答應和我離婚。”

葉心儀點點頭:“如此說來,這是一筆交易。”

“可以這麼認為。”

“怪不得……”葉心儀點點頭。

“怪不得什麼?”

“那天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談起你和章梅的事,小雅顯得很不安,似乎她是覺得,如果她當初不這麼做,不給章梅這1000萬,章梅也不會有今天這悲慘的結局。”葉心儀歎息一聲。

“這事你是怎麼認為的?”喬梁問道。

葉心儀道:“我不認為是方小雅害了章梅,我覺得章梅悲劇的根源在於她自己,在於她對金錢和物慾的過度追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