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373章 決不允許兩強並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373章 決不允許兩強並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州南北8縣全部走了一遍之後,接下來安哲開始視察三區和市直各係統各部門。

這又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在跟著安哲的這些日子裡,喬梁一邊小心翼翼儘職儘責為安哲搞好服務,一邊專心用心觀察體察著安哲的一舉一動,從他的言行舉止和思維思路中琢磨他的性格風格和習慣習性。

喬梁知道,自己瞭解安哲的過程,也是安哲逐步熟悉自己的過程。

在這段時間裡,安哲雖然冇有表揚過自己,但卻也冇有提出過批評。

按照喬梁目前對安哲脾性的瞭解,自己作為剛跟著他的秘書,在初步階段,隻能努力做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自己給自己目前的表現打了個及格分。

當然,及格遠遠不是自己的目的。

在這期間,豐大年的事揭曉了,上麵下來了內部通報。

豐大年果然是因為女人和錢出的問題,這傢夥果然是家外紅旗飄飄,在黃原有包養的女人,而且不止一個。

隻是豐大年隻顧了家外,卻疏忽了家裡,他在外包養女人的事,雖然做的極其隱蔽,卻還是被老婆發現了。

老婆通過私家偵探得知,豐大年不但在黃原有女人,還把從正泰集團勒索的錢打在其中一個女人名下,給她買了房子,因為那女人給他生個了兒子,不由異常憤怒。

既然豐大年做到這個份上,那人財兩失的老婆也不再顧及任何夫妻情分,暗中蒐集證據,然後直接舉報到了省紀委。

於是,豐大年就這樣落馬了。

在內部通報裡,關於豐大年的違紀問題,隻提到黃原的女人和正泰集團這筆錢,冇有其他。

這讓很多人都鬆了口氣,看來省紀委是就案辦案,冇有擴大化。

鬆氣的不光有上麵的人,還有下麵的,其中就包括李有為、柳一萍和孫永。

因為冇牽扯到李有為,喬梁自然也大大鬆了口氣。

看來這結果似乎是皆大歡喜。

在這期間,除了豐大年的事,喬梁還一直關注著在舟山群島的老三,他仍然在各個島上流竄,還冇找到刀子和斜眼的下落。

喬梁對此有些發急,老三和呂倩卻似乎很沉得住氣,呂倩斷定這倆貨一直冇離開舟山群島,讓老三繼續留在島上暗查。

隨著安哲對江州的一輪視察結束,他對下一步的工作思路有了個大概譜氣,準備開始有所動作了。

作為新任江州市委書記,這段時間,安哲在視察全市基本情況的同時,也在不動聲色觀察乾部,重點是處級乾部,畢竟他之前冇在江州工作過,對這裡的乾部情況基本是一片空白。

在瞭解處級乾部的同時,安哲也在琢磨常委班子裡的每一個成員。

作為新市委班子的帶頭人,作為江州1000多萬人口的主政者,安哲是很想在江州有一番大作為的。但這離不開常委班子的協作和配合,冇有大家共同努力,孤家寡人難成氣候。

以安哲的性格,他一方麵要在常委班子裡樹起自己不容挑戰的絕對權威,一方麵要讓各位常委真心實意撲下身子去乾自己分管的事情。

這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不是那麼簡單。

安哲有過在關州擔任市長的經曆,他深知,班子是否有戰鬥力,很大程度取決於一二把手是否團結,如果一二把手互相拆台,其他常委不自覺就會出自各自的利益選擇站隊,那很多大政方針就難以落實下去。

在關州當市長的時候,安哲處處受製於當時的一把手,很多抱負無法施展,最後隻能抱憾離開。

而吳惠文在江州擔任市長時候的情況,安哲也是大概知道一些,她同樣被景浩然壓製著。

這就是二把手的悲哀,雖然和一把手平級,但如果得不到一把手的支援,是很難做成什麼的。

現在自己擔任了江州一把手,安哲決心放開手腳大展宏圖,不枉自己在官場走這麼一遭。

安哲首先琢磨的就是駱飛,他雖然相對年輕,但做事風格卻很穩,和景浩然有些相似,接替自己擔任關州市長後,在關州一直乾的平平仄仄,一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架勢。

安哲現在想不透的是,駱飛是不是也有抱負,但因為自己擔任正廳的資曆淺,加上出於自己二把手的位置,把和一把手搞好關係當做頭等大事才這樣的,還是他本來就是這種無為而治的風格。

如果是前者,那駱飛就是在堅忍,厚實自己的資曆,忍到自己熬成一把手之後再施展抱負。

如果是後者,那駱飛就是看透官場在混,隻要不出事,慢慢也能多年的媳婦熬成婆。

安哲其實希望駱飛是前者,希望駱飛是個有抱負的市長。

但安哲的希望有個前提,那就是駱飛如果想施展自己的抱負,不能和自己的施政路線發生衝突。

安哲同時也意識到,駱飛已經不是當初在關州時候初出茅廬的市長了,他在關州鍛鍊了這麼幾年,資曆逐漸豐厚,經驗逐漸成熟,來江州擔任市長,不會冇有自己的想法,說不定很想在江州做出一番業績。

如此,安哲很希望駱飛能當好自己的搭檔。

安哲同時清楚,在一個班子裡,兩強並立是不可能的,隻能突出一個,自己作為市委書記,理所當然是應該突出的那一個。

安哲希望駱飛能清醒認識到這一點,隻是不知他自己有冇有這種意識。

對其他常委,除了徐洪剛,安哲並不瞭解。在這點上,安哲和駱飛比處於劣勢,駱飛是從江州走出去又殺回來的,他在江州擔任處級的時候,和唐樹森、楚恒、鄭世東、陳子玉、馮運明等常委提拔相差不了幾年,關係自然熟悉。此次駱飛以市長的身份殺回江州,這些常委自然會不由自主對他有親切感,自然會不由自主想接近他。

在這種情況下,安哲下意識就感到了孤單和壓力,大部分常委和駱飛是老熟人,自己雖然是一把手,卻在江州冇有任何根基,這對自己顯然不利。

出於這種現狀,安哲雖然對徐洪剛仍然有些看不慣,但還是斷然決定,拋開之前的舊隙,主動跟徐洪剛和解。

安哲當然明白,自己如此高姿態,徐洪剛當然求之不得,他來江州時間不長,在常委班子裡冇有幾個要好的,即使有吳惠文和豐大年,也是一個走了一個落馬。

同時,徐洪剛在常委班子之外的根基也不牢固,剛在宣傳係統培養了幾個親信,一個喬梁到了自己身邊,其他都落入了楚恒手裡。

如此,對自己主動伸出的橄欖枝,徐洪剛自然會緊緊抓住,畢竟自己是江州老大,他冇有理由拒絕。

分析了一番班子的現狀,安哲意識到,自己要想在江州有所作為,必須先牢牢掌控住班子,儘量爭取常委內部的團結和諧,如果不能,則須采取強硬手段。不管怎麼說,自己是組織任命的一把手,這是一把尚方寶劍。

如此想著,安哲雖然覺得任重道遠,但還是充滿信心和決心。

信心來自於位置,決心來自於意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