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37章 洗牌和玩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37章 洗牌和玩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想到這裡,徐洪剛麵帶難色,委婉地對康德旺道:“德旺啊,我是很想幫你的,但我有很大的難處啊,一來我剛到江州,市裡的官員都不熟,和那個鬆北縣的任書記更冇打過什麼交道,那些縣委書記眼裡隻有市委書記,哪裡會把我這個宣傳部長放在眼裡呢,不會給我這個麵子的。

二來呢,即使任書記給我個麵子,馬自營的事正在風頭上,我剛到江州就做這種事,市委書記和市長要是知道了,都會對我不滿,下麵的人也會對我有看法,這對我今後在江州的工作會帶來極大負麵影響。老同學如果真的為我著想,還是彆讓我為難,真的很抱歉,希望老同學理解為盼。”

康德旺一聽心涼了,完了,老同學不幫忙,理由很充足。

喬梁這時則忐忑起來,如此私密的事,徐洪剛竟然不避諱自己,似乎,他早就猜到康德旺到江州是為了什麼,似乎,他是故意讓自己坐在這裡聽到的。

徐洪剛為什麼這樣做,是出於對自己的信任?還是想藉此考驗自己的口風?還是另有其他想法?

還有,聯想到在鬆北縣提到馬自營的時候,徐洪剛微妙的表情,喬梁不由猜測,莫非馬自營的出事和徐洪剛有關?是他搞的?

越想喬梁心裡越不安,不由如坐鍼氈。

飯局結束後,徐洪剛安排小鄭把失望沮喪的康德旺送回賓館,然後讓喬梁陪他在附近江邊散步。

江邊的夜晚很清靜,皎潔的月色灑在波光粼粼的江麵上,景色迷人。

但此時的喬梁無心欣賞夜色,心裡亂糟糟的。

“小喬,知道我今晚為何要你參加這個飯局嗎?”徐洪剛突然停住問道。

“我想,徐部長是讓我來搞服務的。”喬梁謹慎道。

“嗬嗬……”徐洪剛笑起來,“不許耍滑頭,說實話。”

喬梁鼓起勇氣:“說實話的話,那就是徐部長想讓我做一個見證。”

“什麼見證?”

“證明你的清正。”

“哦,你認為我的清正需要你來證明嗎?”夜色裡,徐洪剛的表情看不清,但語氣有些莫測。

“這……”喬梁一時語塞,又有些尷尬,是啊,自己這等小人物,徐洪剛需要他來證明自己的清正嗎?自己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稍停,徐洪剛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命運負責洗牌,但玩牌的卻是我們自己。”

喬梁怔怔地看著徐洪剛,感覺這話有些深奧,一時不得其解。

徐洪剛拍拍喬梁的肩膀:“小喬,我是很願意信任你的,希望你永遠都不要讓我失望。”

喬梁立刻明白了徐洪剛這話的意思,誠懇道:“徐部長在我最落魄的時候把我拉出來,我懂得知恩必報這個做人的基本道理,請徐部長放心。”

徐洪剛點點頭:“這一點,從你對有為兄的態度上,我就感覺出來了,你是一個重情義的人,身上有一股江湖義氣,這很好,其實官場何嘗又不是另一個江湖。”

喬梁想起困擾自己許久的問題,壯壯膽問:“徐部長是因為這一點才把我調到部裡的嗎?”

徐洪剛笑了:“你說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慢慢琢磨吧,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徐洪剛說完大笑,繼續往前走。

喬梁撓撓頭皮跟上去。

此時,在唐樹森家古香古色的書房裡,唐樹森正揹著手踱來踱去,楚恒坐在沙發上看著他。

夫人已經休息了,家裡很靜。

楚恒是唐樹森一手提起來的,最早楚恒在市中區一個街道辦事處當宣傳委員,那時的街道辦事處書記是唐樹森,後來隨著唐樹森的進步,楚恒也一步步提拔,當唐樹森成為市中區委書記的時候,楚恒已經是市中區委宣傳部長。後來唐樹森成為市委宣傳部長,楚恒則成為市廣電局局長。

而李有為的進步,則離不開豐大年,模式步驟和楚恒很相似,隻是內容不同。

來回走了半天,唐樹森停住看著楚恒:“阿超呢?”

“和我吃完飯後,阿超約了寧海龍幾個去夜總會玩去了。”

“這小子就知道花天酒地,還有這個寧海龍,把阿超帶壞了。”唐樹森皺皺眉頭。

楚恒笑了下:“年輕人嘛,這很正常。”

唐樹森搖搖頭,在沙發上坐下,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看著楚恒:“你今晚遇到的這個康德旺,確定就是導致馬自營出事的那家公司的老闆?”

楚恒肯定地點點頭:“我從紀委那邊打聽到的訊息,馬自營就是因為這家公司出事的,那個康德旺為了得到鬆北文旅創業園的項目,給馬自營送了不少錢。”

“馬自營這個混小子,做事怎麼這麼不小心,竟然被紀委知道了。”唐樹森不滿道。

“馬自營做事向來很精明謹慎的,我也冇想到他會出事。”楚恒歎了口氣。

唐樹森又皺起眉頭:“怎麼會這麼巧,這個康德旺竟然是徐洪剛的老同學。”

“是啊,要不是今晚我碰巧遇到喬梁,也不會知道這事,確實太巧了。”

“康德旺……徐洪剛的老同學……私人招待……喬梁參加……”唐樹森沉吟著,“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道道?”

“你說的道道是……”楚恒謹慎地看著唐樹森。

“馬自營的出事。”唐樹森乾脆道。

楚恒心裡咯噔一下:“你認為馬自營的出事與徐洪剛和喬梁有關?”

“那你如何解釋今晚隻有他們三個的飯局呢?而且還在偏遠的酒樓。”

楚恒喃喃道:“難道馬自營的出事,是徐洪剛和康德旺聯合做的局?而喬梁在其中起到了聯絡人和舉報人的作用?”

“完全有這個可能。”唐樹森點點頭。

楚恒眉頭一皺:“但這麼做,對康德旺有什麼好處呢?我聽說馬自營出事後,鬆北縣馬上取消了和康德旺的合作。如此想來,這似乎有些不大合理。”

唐樹森吸了兩口煙,沉思片刻道:“如果不是這樣,那還有一個可能,康德旺在不知內情的情況下,被徐洪剛利用了,徐洪剛獲取到康德旺賄賂馬自營的證據後,然後安排喬梁……

而康德旺今天來找徐洪剛,是想讓徐洪剛利用自己的身份給鬆北縣施壓,還是想得到那個項目。但我猜,在這樣的時候,徐洪剛是斷不會幫康德旺這個忙的,除非他腦子進水,康德旺要白跑一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