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366章 我有一種直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366章 我有一種直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在乾嘛呢?”電話裡傳來方小雅活潑的聲音。

“我……”喬梁看著安哲又猶豫了下,不能當著安哲的麵撒謊啊,於是道,“我跟安書記在一起的。”

“週末安書記也不休息啊,真是個敬業勤奮的好領導。”方小雅的聲音挺大,安哲聽到了,淡淡一笑。

看安哲笑,喬梁知道他聽到了,也笑了下,然後道:“小雅,你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我讓食堂包了羊肉水餃,想叫你晚上來吃的,不知安書記晚上是不是還要忙工作?”

“這個……”喬梁一時不好回答,看了安哲一眼,安哲又聽到了,衝喬梁擺擺手,“告訴她,我一會去正泰集團,晚上在那吃飯。”

喬梁一愣,接著心裡一喜,忙道:“小雅,安書記說一會去你集團,晚上在你們那裡就餐。”

“啊?”方小雅也一愣,接著笑起來,“好啊,熱烈歡迎安書記蒞臨集團視察,我這就安排食堂弄幾個好菜。”

然後喬梁掛了電話,安哲站起來:“走,去正泰集團看看。”

兩人下樓,喬梁結完賬和安哲上了車,直奔正泰集團。

路上安哲道:“小喬,你和方小雅私交不錯?”

喬梁知道剛纔安哲從電話裡感覺出來了,如實道:“安書記,我和方小雅是大學同班同學。”

“怪不得。”安哲點點頭,“那天我在三江視察正泰集團的項目,方小雅和李有為正巧都在,是不是你提前有了預感,於是就通知了他們?”

既然安哲識破了,喬梁隻好承認,表情有些尷尬。

安哲哼笑一下,接著不說話了。

喬梁偷偷從後視鏡打量著安哲,他一副莫測的表情,不知對自己的做法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和安哲一起,喬梁覺得自己一直處在小心翼翼的緊張狀態當中,很多時候要察言觀色揣摩他的心思。

這感覺讓喬梁有些累,很不爽,卻又無奈。

隨即喬梁又安慰自己,這似乎和自己對安哲的性格還不瞭解有關,或許時間長了,慢慢摸透了安哲的脾氣,就不會感覺如此累了。

這樣一想,喬梁心情稍微輕鬆了一些。

一會安哲又道:“方小雅成家了冇?”

“冇有。”喬梁回答。

“你有孩子了嗎?”安哲又冒出一句。

喬梁一怔,安哲的思維跳躍好快,怎麼一下從方小雅跳到自己身上,還問起這個。

自己和章梅已經離婚,談何孩子呢?

喬梁搖搖頭。

“你對象做什麼工作?”安哲又問。

喬梁猶豫了一下:“她在廣電局上班。”

“公務員?”

“是的。”喬梁點點頭。

“兩口子都是公務員,單位都還不錯,好好過日子。”

“嗯嗯。”喬梁硬著頭皮答應,心裡很苦澀。

這時趙強邊開車邊笑著說了一句:“安書記,喬科長的愛人長得很漂亮,號稱廣電係統一枝花呢。”

喬梁暗暗嘀咕,看來趙強這傢夥對自己還是有些瞭解的。

安哲點點頭,片刻道:“你們都是我的身邊人,要注意自己平時的言談舉止,注意維護自身形象,同時還要約束好自己的身邊人。”

喬梁和趙強忙點頭。

喬梁這時突然有些擔心章梅會打著自己的旗號在外搗鼓事,打自己旗號,等於間接打了安哲的旗號,如果安哲知道,他不能批評章梅,但卻會對自己有意見。

如此一想,喬梁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尼瑪,彆說自己和章梅已經離婚,就是冇離,依章梅的脾氣,也很難約束了她,如果她打著自己的旗號在外搗鼓事,那自己將陷入裡外不是人的尷尬境地。

想到這一點,喬梁有些煩躁。

到了正泰集團總部大樓,方小雅和李有為正在樓前恭候。

安哲下車後和方小雅李有為握手,然後在方小雅和李有為帶領下參觀正泰集團,邊聽他們的詳細情況介紹。

正參觀著,一個工作人員匆匆走到方小雅跟前,附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方小雅眉毛跳了幾下,接著點點頭,對工作人員道:“你安排他們先到接待室喝茶,我待會過去。”

安哲聽到了,看著方小雅:“方董事長是不是來了客人?你去忙吧,李總陪我參觀就可以。”

“安書記第一次來集團視察,這樣不妥吧?”方小雅有些猶豫。

“冇什麼不妥,再說我今天也不是視察,是調研,不用這麼客套。”安哲利索道。

既然安哲如此說,方小雅就不客氣了,和工作人員走了。

然後李有為陪著安哲繼續轉。

一會安哲道:“李總,我現在有一種直覺。”

“安書記什麼直覺?”李有為看著安哲。

“雖然李總是集團二把手,但在集團裡卻似乎有說一不二的話語權,換句話說,李總在正泰集團具有不可替代的頂梁柱作用。”安哲緩緩道。

喬梁心裡一動,安哲的直覺好厲害,的確,方小雅對李有為給予了高度的信任,集團裡的大小事情,基本都是李有為說了算。

而李有為,對手中的權力使用十分謹慎,雖然方小雅給他充分放權,但在涉及集團的重大事項上,都會和方小雅協商彙報,取得一致意見後再實施。

經曆了那次翻船,李有為之前在報社獨斷專行的霸道作風已經大大改變。

聽安哲如此說,李有為也暗暗佩服安哲犀利的直覺,笑了下:“方董事長對我的確十分看重,她的看重,一方麵是信任,另一方麵,對我來說卻又是責任,我上要對方董事長和集團董事會負責,下要對集團幾千名員工負責,是萬萬不敢鬆懈疏忽的。”

安哲點點頭:“方董事長有你這樣的搭檔,可是省了很多心。其實做企業管理和在官場做管理也有相似之處,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李有為笑笑冇說話。

喬梁琢磨著安哲這話,不知這傢夥這會又想到了什麼。

安哲接著道:“李總,你當初在報社時候的搭檔是誰?”

“文遠。”

“哦,就是現在文化局那位文局長?”安哲皺皺眉。

“是的,他那時是報社黨委副書記、副總編。”李有為點點頭。

“李總在和文遠搭檔期間,對他有何評價?”

喬梁眨眨眼,臥槽,安哲莫非是要通過李有為來考察文遠?

李有為淡淡笑了下:“安書記,我已經離開了官場,是不適宜在你麵前評價政府官員的。”

“李總不必多慮,我們今天隻當私人談話,有話但說無妨。”安哲擺擺手。

李有為沉吟片刻:“說實話,我和文局長在報社搭檔的時候,關係是比較緊張的,在很多事情上都不能取得一致意見,彼此互相戒備提防,給報社的工作帶來了一些被動和負麵影響。”

“那你認為責任在誰?”安哲直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