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350章 天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350章 天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任泉這時心情很複雜,這兩個項目都是自己當鬆北縣委書記時候搞的,現在成苗培龍的政績了。

想到這裡,任泉不由微微歎息了一下。

安哲瞥了一眼任泉,接著對苗培龍和姚健道:“做好鬆北的工作,要把握好四個字:繼往開來,特彆是繼往,過去的好傳統好作風好做法要繼承保留,要尊重曆史尊重前任,尊重前任就是尊重自己……”

安哲這話顯然彆有用意,任泉立刻聽出來了,不由對安哲心生感激。

苗培龍和姚健自然也聽出來了,心裡微微一怔,似乎安哲在替任泉說話呢。

“是,是,我們一定牢記安書記的話。”苗培龍和姚健忙點頭。

喬梁這時很明顯感覺到,在這兩天的出行中,任泉應該給安哲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安哲似乎覺察到了任泉此時的失落,要用這話給他一番彆樣的鼓勵。

安哲不瞭解任泉的背景和過去,隻憑這兩天的印象就對他如此,似乎安哲思考問題也是有些武斷,當然,這武斷是出於對自己權力和經驗的高度自信。

然後安哲和牛誌強、林建軍握握手:“感謝你們的精彩介紹,回頭代我問你們方董事長和李總裁好。”

“謝謝安書記。”牛誌強和林建軍尊敬道。

然後安哲就往車前走,大家跟著。

喬梁經過牛誌強和林建軍身邊的時候,他們衝喬梁擠眼咧嘴,牛誌強悄悄打了喬梁一拳。

喬梁衝他們嘿嘿笑了下,知道他們此時看到自己是很開心的。

回到縣委招待所,苗培龍和姚健陪安哲去房間稍事休息,孔傑去安排開飯事宜。

安哲住在二樓一個套間,喬梁還是在安哲隔壁。

進了安哲房間,安哲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菸抽了兩口,然後看著姚健:“姚縣長之前是在三江做縣長吧?”

結合安哲和任泉的談話,喬梁意識到,安哲來到江州後,對處級乾部的情況還是有一些初步瞭解的。

“是的,安書記。”姚健點點頭。

“三江是大縣,鬆北是小縣,從三江縣長到鬆北縣長,姚縣長有冇有覺得委屈?”安哲又問道。

姚健一怔,尼瑪,當然委屈了,不但委屈,還憋屈呢,本來想當鬆北縣委書記的,冇想到馬失前蹄,反倒成了縣長。

但姚健此時顯然不能流露出半點委屈:“安書記,不委屈,到哪裡都是為群眾做事,作為黨員,組織的需要就是我的誌願。”

“嗯,心態不錯,和任泉有的一比。”安哲點點頭。

聽安哲拿自己和任泉比,姚健有些晦氣,靠,任泉是捱過處分走下坡路的人,自己雖然調到鬆北,但卻冇挨什麼處分,他怎麼能和自己比呢?

聽姚健這麼唱高調,喬梁有些肉麻,苗培龍心裡暗笑。

安哲接著道:“苗書記,我聽說你這個縣委書記是意外撿來的?本來市委報上去的是紀委副書記趙曉蘭?”

苗培龍和喬梁都微微一怔,我擦,安哲知道的還真不少。

苗培龍接著點頭:“是的,安書記,其實我自己也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稀裡糊塗就當上了縣委書記。”

“真不知道?”安哲似笑非笑看著苗培龍。

“真不知道。”苗培龍認真道。

安哲點點頭:“這麼說,你很幸運嘛,不過這也不能說都是幸運,有時候,很多事都是天意。”

安哲這話讓大家一時摸不著頭腦,苗培龍點頭笑笑,姚健心裡嘀咕,苗培龍這小子到底遇到了什麼天意?既然是天意,那就還是幸運。

這時孔傑進來,說飯準備好了。

安哲站起來:“走,吃飯去。”

大家下樓去了餐廳單間,苗培龍、姚健和孔傑陪安哲吃飯,喬梁也在這桌。

冇上酒,直接上飯菜,菜都是鬆北的當地特色。

安哲吃了幾口,看著喬梁:“這幾個菜不會也是你推薦的吧?”

喬梁笑笑搖頭。

“但上當地特色菜,肯定是你告訴苗書記的。”安哲道。

喬梁點點頭,又笑笑,苗培龍也笑。

“嗯,不錯,味道很好。”安哲邊吃邊道。

一聽安哲這麼說,苗培龍放心了,暗暗感激喬梁提醒的及時。

午飯後苗培龍建議安哲午休一會再下去,安哲擺擺手:“午休啥啊,直接去鄉鎮。”

昨天在三江安哲就冇午休,今天還是如此。喬梁暗暗佩服,到了這年紀的人,竟然不需要午休,看看安哲精力確實充沛。

下午一連轉了3個鄉鎮,重點看山區林果種植業開發現場,這時正是冬剪的時候,果園裡很多果農正在修剪果樹。

安哲興致勃勃和果農交談,還親自拿起剪刀修剪枝條。

喬梁看攝像記者這時冇跟上來,忙過去催促:“快,傻小子,這麼難得的鏡頭漏了可惜。”

攝像記者精神一振,忙扛著攝像機跑過去。

安哲一直在山裡轉到天快黑,纔打道回縣城,路上,安哲又問苗培龍山區林果種植麵積、果農收入等具體情況,苗培龍對答如流,安哲看起來比較滿意。

到了招待所,稍事休息,開始吃晚飯。

還是中午那個房間。

進了房間,安哲對喬梁道:“把任泉叫來這邊。”

喬梁忙出去,到了另一個房間,任泉和文遠以及市直部門幾個負責人都坐好了。

“任局長,安書記叫你去他那桌吃飯。”喬梁道。

任泉一怔,隨即微微有些激動。

大家都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麼,都不由羨慕。

任泉接著站起來跟喬梁過去,進了房間,安哲指指身邊的座位:“任局長,來,坐這裡。”

任泉剛要客套,苗培龍笑著一拉任泉:“任局長,你是我們的老書記,彆客氣了。”

“是啊,是啊。”姚健和孔傑也笑著。

任泉於是就坐了過去。

然後服務員開始上酒上菜,菜很豐盛,酒還是五糧液。

昨晚在三江是薑秀秀給大家倒酒,今晚這桌就喬梁級彆低,他冇讓服務員代勞,自己親自倒。

倒完酒,安哲舉起酒杯看著大家:“今天在座的有鬆北兩任縣委書記,這杯酒兩層意思,一,為鬆北的過去和曆史,二,為鬆北今後的繼往開來,乾了!”

“乾——”大家自然都聽出了安哲這話裡的意思,一起舉杯。

任泉此時的心情繼續激動,又暗暗感激安哲。

在這激動和感激裡,任泉似乎隱隱看到了自己今後的一線光明。

乾完後,喬梁接著給大家倒上酒。

安哲又舉起杯,看著喬梁:“小喬,你要不要單獨敬我一杯?”

喬梁一怔,大家也都一愣,酒場規矩不是這麼來的啊,怎麼安哲第二杯直接這樣喝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