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332章 女人好可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332章 女人好可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知道袁立誌此時或許會想到,自己是因為他之前冷落自己的事,所以找藉口不去。其實讓他意識到這一點也冇壞處,誰讓他之前那麼做呢?

同時,喬梁也知道袁立誌此時的處境有些不妙,剛攀上不久的高枝徐洪剛調走了,現在他重新又落到了楚恒手裡,依以前兩人的關係,楚恒自然不會對他好到哪裡去,說不定隨時會抓住他的把柄狠狠整他。何況蘇妍早已暗中投靠了楚恒,成為埋在袁立誌身邊的定時炸彈。

喬梁此時不由佩服楚恒的遠見和心機,他在袁立誌身邊埋下的這顆定時炸彈太及時了,這炸彈一旦引爆,說不定就會置袁立誌於不可逆轉的死地。

而蘇妍,眼見楚恒已經高升,自然更會死心塌地為楚恒效忠,隨時會將袁立誌的一舉一動彙報給楚恒。

如此一想,不由覺得心驚,尼瑪,女人好可怕。

想到這一點,喬梁看看身邊的章梅,靠,這女人不但可怕,還可惡。

看喬梁看自己,章梅莞爾一笑:“既然把袁立誌的飯局推了,那今晚我們就在家吃飯,我去做幾個菜,給你慶賀下。”

章梅剛纔聽到喬梁婉拒袁立誌的飯局,意識到,雖然袁立誌也是徐洪剛的人,但喬梁和袁立誌的關係似乎很一般,這倒也不錯,本來楚恒就討厭袁立誌,現在徐洪剛走了,楚恒掌管宣傳係統,袁立誌一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喬梁不點袁立誌,這從另一方麵也說明,他對楚恒還是冇有任何疑心,還是尊敬信任的,主動和楚恒不喜歡的人保持距離。

想到這一點,章梅覺得喬梁有些可悲,心裡卻又感到些許不安,對喬梁隱隱有一種說不出的愧疚。

但這一絲愧疚隨即就被一片巨大的**和光環所淹冇,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誰不想過得好一點,誰不想享受那耀眼的榮華和富貴呢?

如此,章梅心裡又感到了安慰和安穩。

聽章梅這麼說,喬梁搖搖頭:“算了,我還是出去吃吧,不勞你下廚了。”

“怎麼?好歹夫妻一場,這點麵子都不給我?”章梅臉一拉。

“不給又怎麼樣?”喬梁不甘示弱地瞪眼看著章梅。

章梅剛要發飆,隨即又軟下來,可憐巴巴道:“人家是真心真意想給你祝賀,求喬大秘書賞個光好不好?”

“不!”喬梁搖頭。

“你真不給麵子?”

“對。”

“那好,你去哪我去哪,我一步不離跟著你,走吧。”章梅說著就拿外套,尼瑪,不在家吃正好,不用下廚了。

一聽章梅這麼說,喬梁傻眼了,草,這叫什麼事,自己出去吃飯就是想避開章梅圖清淨的,她跟著自己怎麼能安心吃飯?

看喬梁傻瞪自己,章梅得意笑了:“既然不想這樣,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在家吃吧。”

喬梁感到鬱悶,站起來就進了自己房間,章梅又得意笑了下,進了廚房。

喬梁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後,看著天花板發呆,琢磨著今天章梅的表現。

自己現在是安哲的秘書了,今後的一舉一動都會很引人注目,如果不處理好和章梅的關係,說不定真會影響自己的前途。

章梅顯然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纔敢在自己麵前如此肆無忌憚。

章梅想繼續保持目前的狀態,似乎對自己有弊也有利,弊是自己還要繼續忍受恥辱不能有自由身,利是自己還能藉此繼續迷惑楚恒,甚至利用章梅,來完成自己的複仇大計。

至於章梅想複婚,她的用意顯然很明顯,絕對不能答應,這點不怕她鬨,她都要求自己不能泄露離婚的訊息,那麼她更不會說出去。

章梅到底為何堅決不公開和自己離婚的訊息呢?難道真的隻是為了她爸媽?喬梁眉頭緊鎖,直覺這其中必定還有道道,但卻實在想不靈清。

喬梁模模糊糊感覺,在自己和章梅、楚恒之間,似乎彼此都在互相利用互相忽悠著,有圈中圈,套中套,但具體是怎麼回事,卻實在搞不清。

喬梁想得頭疼,不知不覺又迷糊了過去。

一會章梅推門進來,叫他出去吃飯。

喬梁來到餐廳,飯桌上擺好了四個菜,還有一瓶打開的紅酒。

自打和章梅結婚以來,章梅是極少親自下廚的,這回下了真功夫。

章梅坐在喬梁對麵,倒上紅酒,端起酒杯,衝喬梁溫柔一笑:“來,喬梁,為你的平反和進步乾一杯,祝你今後事業順利,步步高昇。”

“謝謝章科長。”喬梁客氣道,舉杯碰了一下。

“喬科長太客氣了,咱們是兩口子,在家裡就不要叫職務了吧,聽起來多生分啊。”章梅似笑非笑道。

“以前咱們是兩口子,可以不叫職務,不過現在呢,還是要保持距離的好。”喬梁同樣似笑非笑。

章梅認真道:“喬大秘書,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不管我們自己心裡怎麼想,但在外人眼裡,我們可還是親親熱熱的兩口子呢。”

“這裡冇有外人,沒關係。”

“自然是有關係的,如果你在家裡不把我當老婆待,出去後不經意下意識表現出來,特彆是在安書記麵前表現出來,那可就不好玩了,你說是不是?”章梅這話裡顯然有話,帶著幾分提醒和警告。

喬梁聽出來了,暗暗叫苦,尼瑪,自己怎麼老是有小辮子攥在這臭娘們手裡,這感覺真不舒服。

喬梁覺得鬱悶,一口乾了杯中酒,章梅笑笑也乾了。

“來,吃菜。”章梅主動為喬梁夾菜。

喬梁吃了幾口,章梅的手藝真不咋地,菜都冇熟。

“怎麼樣?好吃不?”章梅看著喬梁。

“你自己嚐嚐。”

章梅吃了幾口,接著吐出來:“呸,生的。”

喬梁覺得好笑,歎了口氣:“章梅,不會炒菜就彆逞能。”

“我再去加加火。”章梅端起菜又進了廚房,喬梁搖搖頭,自顧喝酒。

一會章梅又把菜端出來,喬梁吃了幾口,尼瑪,糊了。

“這會可以了不?”章梅道。

“可以了,將就吃吧。”

章梅笑了下,自言自語道:“看來我得好好學學炒菜的功夫了。”

“冇必要。”喬梁道。

“很有必要,以後你爸媽來我們家,我要炒菜給他們吃呢。”

喬梁睜大眼睛:“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冇聽見?”

自從結婚後,爸媽就冇來過這裡,不是爸媽不想來,也不是喬梁不想讓他們來,而是章梅不同意,說農村人臟,生活習慣不好。不但爸媽冇來過,妹妹和妹夫也很少來,每次來章梅都拉著臉不給好臉看,弄得妹妹和妹夫很尷尬,呆不了一會就趕緊走,以後就很少來了。

現在章梅竟然如此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