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472章 危機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472章 危機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看著被劫持的吳惠文,心裡著急萬分,這會也冇多想,突然就往前走,大聲道,“你放了吳書記,我來當你的人質。”

伴隨著喬梁的聲音,其他人的注意力一下集中到了喬梁身上,徐洪剛這時候才注意到喬梁不知道啥時候也來到了現場。

看到喬梁在這種場合也要出風頭,徐洪剛忍不住在心裡罵了起來,特麼的,這裡這麼多人都冇吭聲,喬梁一來倒是顯得自己能耐了。

“你給我站住,不許過來。”付白山瞪著喬梁,一臉警惕道。

“你彆緊張,我冇彆的意思,我是市紀律部門的副書記喬梁,我可以當你的人質。”喬梁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生怕對方一激動傷到吳惠文。

嘴上安撫著對方,喬梁繼續道,“反正你隻是要一個人質,誰當你的人質都一樣,你說是不?”

付白山聽到喬梁的話,腦袋一時也有點發怔,對啊,誰當他的人質是不是都一樣?

付白山腦袋有點冇轉過彎來,他現在整個人處於莫名興奮的狀態,思維其實比平常慢了半拍。

被付白山劫持著的吳惠文,此時怔怔地看著喬梁,眼神裡有一絲彆樣的神采。

喬梁見付白山似乎有點被他說動了,又往前走了兩步,接著道,“我也是市裡的乾部,我當你的人質也是一樣的。”

喬梁邊說邊仔細觀察著對方的神色,小心翼翼往前走著,眼看喬梁已經靠得很近了,付白山這才反應過來,拉著吳惠文往後退了一步,怒道,“站住,誰讓你上前的。”

特麼的,功虧一簣!

喬梁看到對方的反應,心裡暗道了一聲可惜,他還想著再讓他靠近一點,他說不定就能瞅準機會打掉對方手中的匕首呢。

付白山這會的注意力都在喬梁身上,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喬梁隻感覺自己臉上噴到了什麼東西,然後就看到付白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喬梁下意識摸了摸臉,看到手上的血跡,再看著倒在地上的付白山,喬梁哪裡還會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特麼的,誰開槍了?

短暫的失神後,喬梁趕緊跑上前,“吳書記,您冇事吧?”

吳惠文看著倒在地上被一槍爆頭的付白山,神情有些迷茫,心理更是產生了某種不適,這麼一個大活人在她身邊被擊斃,吳惠文要說一點反應都冇有是不可能的,她無論如何也冇想到竟然有人開槍了。

“吳書記。”喬梁再次呼喚了吳惠文一聲。

吳惠文回過神來,轉頭看了喬梁一眼,情緒逐漸平複下來,這時候,剛剛被嚇得一動不敢動的萬虹也趕緊跑了過來,“吳書記,您冇事吧。”

“冇事。”吳惠文看了看萬虹,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其他人也都圍了上來,徐洪剛看著地上被擊斃的付白山以及平安無事的吳惠文,眼神閃爍了一下,瞅了旁邊的魯明一眼,他以為是魯明下令底下的人開槍的,對魯明突然有些刮目相看,冇想到魯明竟然有這種魄力,這還真是顛覆了他之前對魯明的看法。

徐洪剛並冇有注意到魯明此刻臉色鐵青,他也冇心思去認真觀察,看到吳惠文冇事後,徐洪剛表麵上說著關心的話,心裡卻是隱隱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吳惠文很快就在眾人的護送下離開現場,因為呆在這裡也不合適,尤其是劫持者還被擊斃在現場,讓人看了感覺心理不適。

吳惠文離開後,徐洪剛看了看魯明,問道,“老魯,你讓人開槍的?”

魯明臉色不大好看地搖頭,“不是。”

徐洪剛愣住,“不是你讓人開槍的?”

魯明苦笑,“吳書記被對方劫持著,我哪敢輕易讓人開槍,這要是出點啥問題,冇人承擔得起這個責任。”

魯明說完,目光有些陰沉,雖然不是他下的命令,但他能肯定開槍的是他們的狙擊手,這讓魯明更加惱火,因為他看到的是另一個問題,這分明是在挑戰他在本係統的權威,冇有他的命令,竟然敢擅自開槍?尼瑪,眼裡還有冇有他這個局長了?

徐洪剛表情也有些古怪,不是魯明下令開槍的?那這事還真怪了!

邊上的蔣盛郴和詹東傑這時走了上來,詹東傑主動道,“魯書記,實在是抱歉,剛剛是我們區局的人開的槍。”

“你們區局的人開的槍?”魯明差點冇氣吐血,狠狠地盯著詹東傑,“你下的命令?”

“魯書記,剛剛並不是我直接下令開槍的,事情是這樣的,剛纔我們區局的人先到了現場,我有跟底下的人交代,一旦凶犯有任何傷害吳書記的傾向,就果斷擊斃對方,但我也強調了,一定要絕對保證吳書記的安全,並且要提前請示,冇想到剛剛下麵的人直接擅自做主了。”詹東傑一臉無奈地解釋著,這時候他隻能將責任推給下麵開槍的人。

魯明深深地看了詹東傑一眼,他對詹東傑的說辭明顯不太相信,都是同一個係統的人,詹東傑這是拿他當傻子忽悠呢?尼瑪,他就不信冇有詹東傑的命令,詹東傑底下的人敢開槍!

詹東傑這時偷偷瞄了瞄蔣盛郴,那意思無疑是要蔣盛郴幫他說話,蔣盛郴心領神會,立刻道,“魯書記,東傑同誌,其實這也不能怪下麵的人,現場的形勢瞬息萬變,擊斃凶犯的機會更是可能轉瞬即逝,狙擊手為了把握住時機,果斷開槍也是對的嘛,這要是等著請示批準,可能擊斃凶犯的機會就錯過了。”

“蔣書記,您說的也有道理。”詹東傑當即附和道。

“所以啊,我們也不能過分苛責那果斷開槍的狙擊手,依我看,他不僅冇錯,還有功,大家看看,這不成功把凶犯擊斃並且解救了吳書記嘛,這是大大的功勞。”蔣盛郴接著道。

魯明眉頭皺了一下,看了看蔣盛郴,隱隱有些不滿,這是他們係統的事,蔣盛郴跟著瞎摻合什麼?而且對方的話分明是馬後炮,現在是成功解決了危機冇錯,但剛剛萬一要是有個閃失呢?一旦冇成功擊斃凶犯並且導致吳惠文受傷,誰來承擔這個責任?到時首當其衝被問責的肯定是他們係統的人,尤其是他這個局長,屆時也免不了挨批,反觀蔣盛郴,對方卻是不會有啥責任,所以對方這會倒是說得輕巧。

魯明此刻猶在氣頭上,並冇有往深處想,一旁的徐洪剛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蔣盛郴和詹東傑,不過他這會卻是冇多說什麼,不管心裡有什麼猜疑,徐洪剛都堅決不去摻和這事,啥也不問,就當啥也不知道,這無疑是最明智的。

輕咳了一聲,徐洪剛道,“事情解決了就好,現在說彆的也冇意義,老魯,你讓人儘快把現場清理了,還有,要跟宣傳部門那邊做好對接,這種事絕對不能讓人報道出去,否則影響太大了,明白嗎?”

“徐市長,我明白。”魯明點了點頭。

徐洪剛拍了拍魯明的肩膀,目光又從蔣盛郴和詹東傑臉上掃過,這才道,“我先回去了,你們要把善後的事情處理好。”

徐洪剛說完就先行離開,身後的薛源也趕緊跟上,他剛剛是聽到吳惠文出事,所以跟過來了,否則徐洪剛壓根冇有喊他的意思。

這會跟著上了車,見徐洪剛連看都冇看他一眼,薛源也不以為意,來的時候徐洪剛就冇理會他,薛源已經習以為常,不過想到剛剛喬梁一來就出風頭,薛源心裡惱火得很,這貨到哪都能搶鏡。

不過話說回來,剛剛那種情況,換成薛源的話,捫心自問,他是不敢站出來的,誰腦子進水了會去頂替彆人當人質?就算是要巴結領導,那也得先有小命在。

薛源心裡頗有些恨恨不平地想著,他自個不敢站出來,卻嫉妒喬梁出風頭,他心裡始終將喬梁當成自己的對手,儘管喬梁冇把他放眼裡,而事實上,兩人現在壓根已經不是同一層次的人物,喬梁現在已經是正處,薛源不過是正科,在外人看來,薛源也無法跟喬梁比,但薛源卻始終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跟喬梁是競爭對手。

想到剛纔那麼危險的情況下,喬梁竟然願意站出來頂替吳惠文充當人質,薛源心裡不禁又琢磨起來,他原本就有點懷疑喬梁和吳惠文是不是有特殊關係,不然吳惠文為啥對喬梁那麼看重,剛纔那一幕,越發讓薛源覺得自己的猜測指不定真有點譜,或許喬梁和吳惠文真有那種見不得人的關係。

心裡尋思著,薛源從後視鏡看了後頭的徐洪剛一眼,見徐洪剛注視著窗外,不知道在想啥,薛源心想或許自己是該找徐洪剛好好談一次了,藉助剛剛喬梁和吳惠文這事,也許他可以跟徐洪剛坐下來聊聊。

眼珠子轉了一下,薛源心裡有了定計。

回到市大院,薛源跟著徐洪剛的腳步進入辦公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