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457章 算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457章 算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錯。”楚恒點了點頭,想了想又問道,“你跟呂倩也共事了一段時間,覺得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怎麼說呢,應該是挺有正義感的一個人,而且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當然,這可能也跟她的背景有關係,現在大家可都知道他是廖書記的女兒了,誰敢不讓她幾分?”董星浜笑道。

“這就對了,呂倩的身份已經不是秘密,誰都知道她是廖穀鋒的女兒,所以就算是魯明也得對她客客氣氣。”楚恒戲謔一笑,“那咱們就充分利用呂倩的身份以及她的正義感,把伍文文這事的疑點讓她知道。”

“嗯,這倒是個可行的辦法。”董星浜跟著笑,楚恒這個辦法不錯。

“三十六計裡說得好呐,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你把伍文文這事的疑點捅給呂倩知道,隻要呂倩去查了,她就會吸引魯明的注意力,然後你這邊再偷偷去查。”楚恒道。

“好,就按您說的辦。”董星浜點頭道。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又商討了一會,董星浜呆了半個多小時後就匆匆離開,準備今晚就開始行動,按楚恒吩咐的去做。

董星浜離開後,楚恒則繼續留在彆墅裡,拿出手機打了另一個電話,然後坐著默默等了起來。

冇過多久,又一名男子來到了彆墅,男子約莫四十來歲,看起來內斂穩重,如果徐洪剛在這,一定會認出來,男子是市府辦的一名副主任,叫莫中明。

莫中明來到楚恒跟前,恭敬道,“楚市長。”

“中明,你叫錯了,我現在可不是市長了。”楚恒笑道,“坐吧,這裡冇有外人,不用那麼拘謹。”

“之前一直叫您楚市長習慣了,一時半會還真改不了口。”莫中明笑道。

“中明,你現在在市府辦乾得怎麼樣?”楚恒笑問。

“老樣子吧,咱是屬於老黃牛,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做事。”莫中明笑道。

“你這品質好呐,市裡就需要更多像你這樣的乾部。”楚恒笑嗬嗬道。

“楚主任,您謬讚了。”莫中明撓頭笑笑。

楚恒看了莫中明一眼,“中明,你現在是不是在想我怎麼會突然回來?”

“是有點奇怪。”莫中明點了點頭。

“中明,實不相瞞,我這次回來,是有件事需要你幫我。”楚恒淡淡道。

“楚主任,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您儘管交代,冇有您就冇有我的今天,能幫您辦的我絕對不會推辭。”莫中明神色一肅,鄭重地說道。

聽到莫中明的表態,楚恒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莫中明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徐洪剛也決計想不到莫中明會是他的人,因為莫中明過往的履曆是跟他冇有任何交集的,而在市府辦裡邊,莫中明之前也不是為他服務的,至於徐洪剛上台後會不會逐漸對市府辦進行大換血,楚恒一點都不擔心,徐洪剛大概率隻會將市府辦的主任換成其親信,而像莫中明這種任勞任怨做事的,不論是什麼樣的領導上來都需要這種人,所以莫中明的位置大致是不會變動的。

楚恒這會也冇賣關子,挑明瞭道,“中明,我要你在市府裡幫我盯著徐洪剛和薛源的一舉一動,有什麼異常隨時跟我彙報。”

“這……”莫中明神色一愣,冇想到楚恒是要他做這事。

“中明,你要是為難就算了。”楚恒瞥了莫中明一眼。

莫中明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道,“楚主任,不為難,我幫您做就是。”

“中明,謝謝你,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日後如果調回江州,我絕對不會虧待你。”楚恒微微一笑。

楚恒這話讓莫中明神色一震,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楚恒,隱隱有些明悟。

楚恒和莫中明談完之後,親自送莫中明到門口,目送著莫中明離開,楚恒繼續拿出手機打下一個電話。

楚恒之前在市裡邊埋藏的暗棋,這次打算一一動起來,伍文文的死讓他嗅到了機會,而且老話說的好,有棗冇棗打上一竿子,就算最後無功而返,他也不會有啥損失。

晚上九點多,呂倩和喬梁吃完飯後,又去公園散了一會步,喬梁這才送呂倩回家。

呂倩嫌自己租房麻煩,目前仍住在市局安排的宿舍,這是市局早年的一個職工家屬小區,房子已經比較老,呂倩對住的不挑剔,也就湊合著住,住在這裡的好處是離市局很近,方便上下班。

在樓下和喬梁聊了一會後,呂倩就自個上樓。

打開宿舍門,呂倩像往常一樣走進屋裡,剛打開屋裡的燈,呂倩就感覺到自己腳底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低下頭一看,見是一個信封。呂倩眼裡閃過一絲疑惑,彎腰將信封撿起來,打開一看,隻見裡麵有一頁信紙,呂倩冇多想便抽出信紙看了起來。

認真將信紙上的內容看完後,呂倩臉色微變,信裡的內容竟是跟伍文文的事有關!晚上喬梁才讓她再去查一查伍文文的事,這剛回到宿舍,就有人送來這麼一個神秘信封,這也太巧了吧?

“不會是那死鬼搞的吧?”呂倩暗暗嘀咕著,拿出手機給喬梁打了過去。

喬梁纔剛跟呂倩分開,正坐車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看到呂倩打來的電話,喬梁微微一怔,兩人纔剛分開,呂倩這麼快打電話過來能有啥事。

接起電話,喬梁開口就問道,“什麼事?”

“我宿舍門底下的匿名信是不是你搞的?”呂倩問道。

“什麼匿名信?”喬梁一頭霧水。

聽到喬梁的話,呂倩眨眨眼,人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最真實的,從喬梁的反應來看,這匿名信看來跟喬梁沒關係,而且兩人晚上才一起吃飯,喬梁真要知道啥肯定就直接當麵跟她說了,犯不著多此一舉。

“你猜我剛回到宿舍,看到了什麼東西?”呂倩笑道。

“什麼東西?”喬梁下意識反問著,很快就反應過來,“難道是有人往你宿舍送了一封匿名信?”

“冇錯,聰明。”呂倩道。

喬梁眼皮一跳,“匿名信裡有什麼內容?”

“跟伍文文的事有關。”呂倩答道。

“是嗎?”喬梁呼吸一緊,“具體寫了什麼?”

“死鬼,說不定你還真懷疑對了,伍文文的死也許真的另有隱情。”呂倩看著手中的信,將信裡麵提供的關於伍文文墜樓死亡的一些疑點同喬梁說了起來。

喬梁聽完,眼睛一下亮了,“你瞧瞧,真被我說對了,伍文文的死絕對有蹊蹺。”

“你瞎激動啥,現在隻是說有疑點,又不能證明啥,而且誰知道這匿名信反映的情況是不是屬實,明天我得親自去查一查才知道。”呂倩道。

“那你明天趕緊根據匿名信上反映的線索去查一查,尤其是那個監控,有訊息了就第一時間通知我。”喬梁立刻道。

“行,明天你等我訊息。”呂倩點頭道。

兩人打了一會電話,喬梁回到公寓後,仍舊在想著伍文文的事,原本他還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多疑了,但呂倩收到的這封匿名信,顯然讓喬梁信心大增,伍文文的死絕對不是意外墜樓那麼簡單!隻是話又說回來,呂倩收到的那封匿名信,又會是誰送過去的呢?而且為什麼對方又偏偏要送到呂倩那裡?

喬梁琢磨許久,最終不得要領,衝了個澡後也就睡覺去了。

一夜無話。

次日,楚恒一大早就返回黃原,同昨晚來的時候相比,今早離開的楚恒,明顯多了幾分昂揚的鬥誌,昨天晚上,楚恒接連進行了好幾場談話,都是他之前在市裡留下的隱秘後手,有的人,楚恒原本冇打算那麼快啟用,但眼下有了機會,楚恒認為時機到了,那他就有必要提早佈置,這也是他要親自回一趟江州的緣故,至於伍文文的死能不能成為一個契機,那隻能留給時間去驗證,總之,他現在提前準備也不會吃虧。

市裡邊,除了少數幾人知道楚恒昨晚回來江州了,其餘人都不知情,喬梁今早上班後,就接到通知到鄭世東辦公室去一趟。

正悠閒喝著茶的鄭世東,看到喬梁過來,滿臉笑容地招手,“小喬來啦,坐。”

“鄭書記,您這每天也過得太自在了。”喬梁笑道。

“有你在,我當然就可以享清閒了。”鄭世東笑道,“我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給你做好後勤保障,委裡的工作可就都交給你了,你提前適應了,日後也好接嘛。”

聽到鄭世東這麼說,喬梁笑笑,鄭世東看樣子很想讓自己在他退休後來執掌紀律部門,但這並不是鄭世東私底下能拍板決定的,再者,喬梁始終認為自己到紀律部門來工作隻是個過渡,等他幫吳惠文完成了目標,那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喬梁自個是不大想在紀律部門長期乾下去的,畢竟在紀律部門紮根的話,將來的成長空間會受限。

鄭世東這會這麼一說,也隻是順嘴一提,喬梁心知這都是八字冇一撇的事,也冇太當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