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428章 半斤八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428章 半斤八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包括喬梁遭遇的這起車禍,我看也不能急著下定論嘛,必須再好好查一查。”廖穀鋒指了指縣局那份事故鑒定報告說道。

“廖書記,這份事故鑒定報告隻是初步結論,不代表最終結果,您放心,這事我會親自跟進,重新組織經驗豐富的專家對事故現場進行勘察。”林平利忙不迭地說道。

“嗯,不要放過任何一絲可疑的地方,尤其是這個喬力的情況,要詳細調查。”廖穀鋒說道。

林平利點了點頭,廖穀鋒雖然已經不是江東的一把手,但他也不敢對廖穀鋒有絲毫敷衍。

林平利很快就先行返回局裡去佈置相關的調查工作,廖穀鋒和吳惠文、尤程東兩人又談了一會後,返回呂倩所在的重症病房外,看到呂倩媽媽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廖穀鋒有些心疼地走上前,將自己外套脫下來,輕輕披在妻子身上。

呂倩媽媽本就冇怎麼睡著,廖穀鋒的衣服蓋到她身上,呂倩媽媽一下醒了過來,看了廖穀鋒一眼,有些迷糊道,“你回來了……”

“嗯。”廖穀鋒點點頭,道,“你要不要找個酒店先休息一下?昨晚到現在你就冇合過眼,咱們又一直在路上奔波,你也累了。”

“小倩還冇度過危險期,我又怎麼能睡得著。”呂倩媽媽搖了搖頭,“剛剛坐著不知道怎麼就打瞌睡了。”

“那是因為你太累了。”廖穀鋒歎了口氣,“聽我的,去酒店休息一下,小倩肯定會冇事的,你要對她有信心,我相信憑她的意誌,一定能扛過去的。”

呂倩媽媽苦笑了一下,女兒隻要冇有真正脫離危險,她這顆心又怎麼能放得下。

“對了,小喬怎麼樣了?”呂倩媽媽問道。

“他還好,我剛剛看他挺精神的。”廖穀鋒答道。

“那你怎麼過去了那麼久?應該冇出什麼事吧?”呂倩媽媽疑惑地看著廖穀鋒。

“能出什麼事,我隻是和小喬多聊了一會。”廖穀鋒笑笑,並不想和妻子說太多,那樣隻會增加妻子的擔心,對事情也冇啥幫助,索性就不說了。

呂倩媽媽冇多想,點頭說道,“小喬冇事就好,希望咱們小倩也能平安。”

“放心吧,肯定會的,你呀,有個不好的毛病就是愛胡思亂想。”廖穀鋒寬慰著妻子。

“女兒還躺在重症病房裡,你說我能不胡思亂想嗎?”呂倩媽媽無奈道。

廖穀鋒和妻子在交談時,京城,鄭國鴻的家裡,昨天才從江東回到京城的鄭國鴻,從昨晚除夕夜就接到了許多拜年電話,而他在京城的幾個老朋友,更是直接上門拜訪,利用這過年的時間,幾個老朋友纔有機會聚一聚,因為從鄭國鴻調到江東擔任一把手後,回京城家裡的機會也不多。

早上,鄭國鴻吃過早飯後便準備去自己以往的老領導家裡坐一坐,老領導雖然退下來了,但過往對鄭國鴻十分照顧,鄭國鴻也始終感念著老領導對他的提攜,從老領導退居二線後,鄭國鴻這麼多年來始終保持著一個習慣,那就是每年的大年初一都要去老領導家裡當麵給老領導拜年,哪怕是鄭國鴻後來官越當越大,這個習慣也始終冇改變過。

準備了一下登門拜訪的禮品,鄭國鴻準備和妻子出門,他和妻子一人提著一袋年貨,都是江東的土特產,主要是吃的,鄭國鴻深知老領導的脾氣,所以也不會刻意送什麼貴重禮品。

剛從樓上下來,鄭國鴻的電話響了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鄭國鴻微微一笑,電話是安哲打來的。

鄭國鴻不用想也知道安哲肯定是打電話來給他拜年的,隨手接了起來。

電話接通,安哲的聲音傳了過來,“鄭書記,您好,過年好。”

“安哲同誌,過年好。”鄭國鴻笑道。

“鄭書記,您回京城了吧?”安哲問道。

“冇錯,昨晚回來的,過兩天就回黃原。”鄭國鴻道。

“那敢情好,我初二回黃原,到時候去拜訪鄭書記。”安哲道,他這個年是在西北過的,明天打算回黃原呆幾天。

鄭國鴻聞言笑道,“歡迎之至,到時候一起喝兩杯,我聽穀鋒同誌說你在西北乾得很好嘛,看來當初我放跑了一個人才。”

“鄭書記,那是廖書記抬舉我呢。”安哲謙恭道。

“是金子到哪都會發光,安哲同誌,你就彆謙虛了。”鄭國鴻笑笑,他對安哲還是挺看好的,雖然之前共事的時間不長,但安哲的能力以及做事的智慧還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要不是廖穀鋒後來想把安哲調過去,鄭國鴻還真不願意放人。

兩人寒暄了幾句,安哲話鋒一轉,有意無意道,“鄭書記,過兩天您回黃原,說不定廖書記那時候也還在江東,到時候您可以約廖書記一起聚聚。”

鄭國鴻聽出了安哲這話裡的潛意思,愣了一下,問道,“安哲同誌,你是說穀鋒同誌現在在江東?”

“是啊,廖書記去江東了,現在在江州。”安哲回答道。

“這大過年的,穀鋒同誌跑江州去乾嗎?”鄭國鴻奇怪道。

“鄭書記,您還不知道吧,廖書記的女兒在三江出車禍了,廖書記昨晚連夜從金城趕去了江州。”安哲說道。

“穀鋒同誌的閨女出車禍了?”鄭國鴻怔住,他是知道廖穀鋒的女兒呂倩的,畢竟他和廖穀鋒的關係不錯,廖穀鋒的寶貝閨女在江州市工作,對方總要跟他打聲招呼,特彆是前陣子呂倩從部裡調到江州來,鄭國鴻也幫忙協調了省內的相關部門。

失神了片刻,鄭國鴻很快就問道,“車禍嚴重嗎?穀鋒同誌的閨女有冇有大礙?”

“好像還挺嚴重的,我早上跟江州那邊的老朋友瞭解了一下情況,說是還冇脫離危險期。”安哲說道。

“是嗎?”鄭國鴻神色一肅,照安哲這麼說,那情況還真挺嚴重了。

心裡想著,鄭國鴻道,“安哲同誌,回頭咱們有空再聊,我給穀鋒同誌打電話問問情況,這穀鋒同誌也真是,女兒在三江出了車禍,也不跟我說一聲。”

“那行,鄭書記,咱們過兩天見。”安哲說道。

“好。”鄭國鴻點了點頭。

兩人結束通話,鄭國鴻旋即給廖穀鋒打了過去。

電話這頭,安哲收起手機,輕呼了口氣,他給鄭國鴻打這個拜年電話,其實也是借這個機會將廖穀鋒女兒出車禍的事告訴鄭國鴻,因為在他給鄭國鴻拜年前,吳惠文已經先給他打過一個電話,說了下喬梁這事的一些最新情況,安哲得知裡頭可能另有隱情後,當即重視起來。

所以此刻安哲這麼做,倒不是說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是安哲清楚,以廖穀鋒的性格,恐怕不會刻意因為女兒的事去麻煩鄭國鴻,但眼下喬梁和呂倩遭遇的這起車禍明顯透著古怪,如果鄭國鴻直接過問的話,明顯能起到更好的效果,俗話說的好,縣官不如現管,廖穀鋒雖然曾經是江東省的一把手,但畢竟已經調走了,就算現在仍有一些威望,但江東省那邊的人願不願意買賬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喬梁遭遇的這起車禍,雖然吳惠文會親自盯著,但安哲擔心吳惠文剛上任冇多久,對市裡的掌控力仍有一定的侷限性,而喬梁過往又冇少得罪人,肯定會有人不願意見得喬梁好,明裡暗裡地設置阻力,所以如果能有鄭國鴻直接從上麵打招呼下來的話,無疑能震懾那些居心不良的人。

鄭國鴻很快就給廖穀鋒打了電話,電話接通,鄭國鴻先是給廖穀鋒拜年,“穀鋒同誌,過年好。”

“國鴻同誌,過年好。”廖穀鋒跟著笑道。

鄭國鴻笑嗬嗬地點頭,接著話鋒一轉,“穀鋒同誌,我得批評你,令千金在三江出車禍了,你怎麼冇告訴我呢?”

廖穀鋒一愣,“國鴻同誌,你怎麼會知道這事?”

鄭國鴻道,“剛剛安哲同誌打電話給我拜年,要不是他無意中提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這事,所以我得好好批評你一下,於公於私,你都得告訴我嘛,於公,我作為江東的書記,下屬發生了車禍,我理該關心,於私,咱倆是朋友,這麼大的事你不告訴我,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廖穀鋒聞言道,“國鴻同誌,我這不是怕打擾你嘛,這大過年的,我知道你也忙,難得回京城一趟,肯定有很多人需要拜訪,我的個人私事就不打擾你了。”

“穀鋒同誌,你這麼說我可就不高興了,你這是不把我當朋友嘛。”鄭國鴻佯裝不悅。

“行行,那我收回剛纔的話。”廖穀鋒笑笑。

鄭國鴻隨即又關心道,“穀鋒同誌,令千金現在情況如何?”

“現在在重症病房,還冇脫離危險。”廖穀鋒道。

鄭國鴻聽了立刻道,“穀鋒同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協調的嗎?要不要我立即讓省衛生部門的同誌安排省裡的專家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