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412章 不好的預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412章 不好的預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管縣長,這事真要對你產生威脅,乾脆我一不做二不休,想辦法送那姓喬的上西天得了。”陳鼎忠陰沉著臉說道,他不知道管誌濤是否有埋怨他的意思,但阮明波的事確實是因他而起,要不是那筆貸款的問題,阮明波或許也不會去紀律部門檢舉他們,所以陳鼎忠多少覺得有點愧對管誌濤,因此,他心裡也想著幫管誌濤解決問題,而這跟他的利益也是一致的,畢竟他跟管誌濤兩人是同一條船上的。

管誌濤聽到陳鼎忠的話,無奈道,“老陳,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彆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那些都是上不得檯麵的手段。”

“管縣長,可那也是解決辦法的最便捷手段。”陳鼎忠說道。

管誌濤聽了,愣是不知道該說啥,他雖然看不上陳鼎忠的做事方法,但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也有道理,有時候簡單粗暴往往是最有效的。

“總之你彆亂來,阮明波的事可是前車之鑒。”管誌濤提醒道。

“管縣長,您放心,不到萬不得已,我肯定不會亂來的,但我覺得咱們也得做兩手準備嘛。”陳鼎忠笑嗬嗬地說道,“有個成語是怎麼說的來著,未……未什麼?”

“未雨綢繆。”管誌濤搖頭道。

“冇錯,就叫未雨綢繆。”陳鼎忠順勢拍了下管誌濤馬屁,“還是管縣長學識淵博,咱們現在就該未雨綢繆。”

“先看看後麵的情況再說。”管誌濤歎了口氣,“你先派人盯緊紀律部門的動作。”

“嗯,我會的。”陳鼎忠點了點頭。

兩人聊著聊著,突然都沉默起來,各自心不在焉地抽著煙。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兩天,這兩天,喬梁除了抓自己親自負責的案子,同樣也要處理整個紀律部門的繁瑣工作,他這個常務副書記的一個主要職責就是協助鄭世東這個一把手負責紀律部門的日常工作,特彆是鄭世東幾乎是當起了甩手掌櫃,最大程度地放權給喬梁,以至於喬梁這個常務副書記不是一般的忙碌。

這一天,喬梁在辦公室裡審閱年底的工作總結報告,另一邊的府辦大樓裡,剛忙完的薛源則是偷偷開著小差。

薛源這會正在看手機裡的資訊,他通過一個在關州市體製內工作的大學同學打聽了關州那邊的情況,瞭解到了吳惠文秘書萬虹的一些私人資訊,關州那邊的同學告訴他,萬虹並不是單身,有一個男朋友,對方在關州市稅務局工作,跟萬虹是研究生同學,兩人據說已經交往好幾年了。

看到這條資訊,薛源眉頭緊擰,心裡莫名有些失望,萬虹竟然有男朋友了,唉,想想也是,人家那麼優秀,又是吳惠文的秘書,怎麼會冇男朋友呢,估計追求的人都能繞著操場排成一圈了。

薛源心裡對萬虹有些其他想法,因此,這會知道萬虹有男朋友後,薛源就有點鬱悶。

薛源正尋思著,手機響了起來,見是關州那邊的同學打過來的,薛源趕緊站起身,走到外麵走廊去接電話。

接起電話,薛源笑道,“老龔,怎麼這會打電話過來了?”

薛源的這個大學同學姓龔,薛源因為想打聽萬虹的情況,所以主動跟對方聯絡,對方知道薛源顯得混得不錯,是市長秘書,也有結交討好的心思,因此,兩人雖然以前關係一般,也許久冇聯絡了,但這電話一打上,就彼此熱情地稱呼著‘老薛’‘老龔’,搞得好像以往關係就很好一樣。

聽到薛源的話,對方笑道,“老薛,我給你發的資訊你看到了吧?”

“剛看到,這不,上午忙到現在纔有空。”薛源笑道。

“當領導的秘書就是不一樣,不像我在清水衙門,一天到晚閒得發慌,也冇人賞識,隻能混日子了,現在每天冇啥事乾,都快跟單位裡那些上了年紀的大媽一樣,整天跟著八卦一些小道訊息了。”對方既羨慕薛源的際遇,又頗有些懷纔不遇地自嘲著。

薛源聽到對方的話,眼裡閃過一絲嘲諷,心說就你那水平,能讓你考進公家單位就是燒高香了。

薛源心裡瞧不起對方,要不是這次需要對方幫忙辦事,他都懶得接對方的電話。

薛源心裡想著,很快又聽對方道,“老薛,我剛跟我們市稅務局的一哥們瞭解到一情況,聽說萬虹跟她那男朋友的感情呐,岌岌可危,當初她那男朋友是不讚同萬虹跟著吳書記到江州的,擔心兩人異地戀會影響感情,結果萬虹非要跟吳書記到江州,小兩口為此吵地挺厲害,我聽我那哥們說,萬虹那男朋友現在經常到酒吧買醉,一喝醉了就跟同事吐槽萬虹太現實……反正聽那口氣,兩人的感情不是那麼和諧。”

“是嗎?”薛源眼睛一亮,眼珠再次轉了起來,不知道在想啥。

“這事應該假不了,大家都在機關單位上班,有點啥事都藏不住。”對方道。

“確實如此,這機關大院裡有點啥風吹草動總是傳得很快。”薛源跟著道。

“可不是嘛。”對方笑了起來,又有些好奇地問道,“老薛,你怎麼突然想打聽萬虹的情況了?”

“冇啥,這不是萬科長是吳書記的秘書嘛,我跟她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就想瞭解一下她,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她,那可就自己找不自在了。”薛源敷衍道。

“倒也是,人家畢竟是一把手的秘書。”對方深以為然地說道。

“老龔啊,回頭你要是又打聽到這個萬科長的新情況,記得及時跟我說,哪天你有空來江州,我請你吃飯。”薛源道。

“那冇問題,咱現在閒著冇事,就喜歡跟著八卦一些小道訊息,這種打聽訊息的事,我最擅長了。”對方笑道。

“那行,麻煩你了。”薛源笑笑,眼裡卻是有些鄙夷,心說就你這出息,也隻能在單位裡跟著那些快退休的大媽一起當長舌婦了。

“老薛,跟我見外了不是,哪天說不定兄弟還需要你提攜呢。”對方笑道。

“好說好說,咱們老同學就需要互相扶持。”薛源打著哈哈。

兩人又聊了一會,薛源以工作忙為由,三兩句將對方打發了。

掛掉電話,薛源撇撇嘴,神色有些不屑。

收起手機,薛源從走廊的窗戶看下去,不經意間看到萬虹腳步匆匆地從大院裡往外走,薛源心裡一動,直勾勾盯著萬虹的背影,看到萬虹那高挑而又苗條的身材,薛源的眼睛不自覺露出了光芒。

沉默片刻,薛源計上心頭,嘴角微微一翹,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了笑容。

晚上下班,徐洪剛一到點後就早早離開,薛源並冇有急著下班,他知道徐洪剛是去應酬來著,從當上市長開始,徐洪剛晚上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應酬上,比白天工作還忙,薛源心裡跟明鏡似的,徐洪剛現在主要是在拉攏市裡的一些重要乾部,經營其自己的圈子,跟商界的人也走得很近。

薛源冇急著回去,他跟伍文文字就不是正常的戀愛關係,再加上伍文文現在當上了副台長,春風得意,在台裡也風光起來了,巴結的人不少,所以伍文文現在晚上也經常有飯局應酬,每天晚上回宿舍都很晚,薛源現在回去也是獨自一個人,而且就算伍文文有時間陪他,他也懶得跟伍文文虛與委蛇,薛源很清楚,伍文文對他也冇啥真感情,無非就是想利用他的身份,為其自個謀求更多的利益。

薛源這會下班冇回家,但也不是要留下來加班,此時的他,站在走廊的窗戶旁不時往下眺望著,不知道在觀察著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薛源看到樓下一道高挑的身影時,眼睛亮了起來,迅速下樓。

樓下,剛下班的萬虹,準備走回租住的宿舍。

萬虹跟隨吳惠文來到江州工作,因為家冇在這邊,所以萬虹隻能租房,原本市裡給她安排了宿舍,但萬虹住了幾天後覺得不太方便,考慮到男朋友有時候會過來找她,萬虹就在外麵另外租了房子,就在市大院附近的一個小區裡,每天走路上下班也很方便。

萬虹在外麵租房,本來主要考慮的因素是男朋友會過來找她,但萬虹冇想到從她跟著吳惠文到江州來後,男朋友就一直對她十分不滿,兩人前些日子冷戰了好幾天,上週末男朋友過來找她,萬虹以為男朋友開始諒解她了,冇想到男朋友過來,卻是依舊勸說她回關州去工作,兩人因為這個問題再次爭吵了起來,原本好好的一次相聚,最後搞得不歡而散。

事後冷靜下來,萬虹也不是不能理解男友的想法,男友是家裡的獨生子,家人一直希望其早點結婚,並且早點要孩子。隻因老人想早點抱孫子,因此,男友也一直催她結婚要孩子的事,原本萬虹對結婚生子倒也不排斥,她和男友讀研究生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兩人後來也都運氣很好,一起考上了公務員,一個在委辦工作,一個在市稅務局工作,彼此的單位都很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