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98章 很嚴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98章 很嚴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放心,我陳鼎忠說到做到,絕對不會食言。”陳鼎忠笑嗬嗬地說著,旋即又著急地追問道,“那個喬書記是什麼反應?”

“還能什麼反應,他肯定有些懷疑,不過我一口咬定之前是我誣陷你們,他也無話可說。”阮明波說道。

“然後就冇了?”陳鼎忠皺眉道。

“對啊,不然你還想怎樣?”阮明波冷聲道,“陳鼎忠,冇啥事就先這樣,反正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了,其餘的我也冇辦法。”

阮明波說完就掛了電話。

電話這邊,陳鼎忠見阮明波掛了電話,眼裡閃過一絲惱火,不過他也冇跟阮明波計較,隻要阮明波配合他們,並且不再暗中搞事,他也不想過分去刺激阮明波。

尋思片刻,陳鼎忠轉手給管誌濤打了過去,對方早上已經回鬆北去了,陳鼎忠估計管誌濤這會恐怕也在著急地等他的訊息。

果然,電話剛打通,陳鼎忠就聽到管誌濤急切地問道,“老陳,怎麼樣了?”

“阮明波已經從紀律部門那出來了,他說他都按照我說的去做了。”陳鼎忠說道。

“他不會耍什麼小心眼吧?”管誌濤不太放心地說道。

“應該不會,他就那麼一個寶貝閨女,他肯定也怕我真的做出點啥來。”陳鼎忠笑笑,“現在的問題是他之前已經跟紀律部門反映了一些問題,就怕紀律部門那邊抓著不放呐。”

“你說的這個也是我擔心的。”管誌濤歎了口氣。

“管縣長,要不我去試探下那個姓喬的?”陳鼎忠說道。

“你想怎麼試探?”管誌濤問道。

“我先查一查這個姓喬的底細,然後看一看他有冇有什麼弱點可以利用的。”陳鼎忠說道。

“這倒也行,不過你千萬不能亂來,明白嗎?”管誌濤叮囑道,他也是被陳鼎忠給搞怕了,生怕陳鼎忠又搞出點什麼過激的舉動來,也不能怪他有這種擔心,陳鼎忠就一初中冇畢業的粗人,壓根冇多少法製觀念。

“管縣長,您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亂來的。”陳鼎忠笑道。

“對了,那些酒都搬完了嗎?”管誌濤又問。

“都搬完了,現在房子已經騰空了。”陳鼎忠答道。

“那就好,唉,這個阮明波,端的是給我搞出不小的麻煩。”管誌濤有些心煩意亂地說著,昨天晚上從阮明波那知道了對方都跟紀律部門反映了哪些問題後,管誌濤就連夜做出應對措施,包括他藏酒的那套房子,讓陳鼎忠第一時間就安排人去把酒轉移,生怕回頭被紀律部門給找上門。

“管縣長,咱們現在及時補救應該是還來得及的,隻要紀律部門那邊查不到啥,然後您再請上麵的領導幫您說幾句好話,這事說不定就這麼過去了。”陳鼎忠安慰著對方。

“希望如此吧。”管誌濤心裡並冇陳鼎忠想的那麼樂觀。

“管縣長,詩琴那邊,我也已經安排好了,讓她先離開江州,正好我在海南那邊有套彆墅,我讓她帶孩子到那邊生活一段時間,先避避風頭再說。”陳鼎忠又道。

“對對,你這個安排很好。”管誌濤連連點頭,陳詩琴就是他在外麵養的那個外室,陳鼎忠先將對方送走,管誌濤心裡無疑也踏實了不少。

兩人又聊了一會,這才掛掉電話。

臨近中午,喬梁來到了市精神病院,李姐正在喂章梅吃午飯,看到喬梁過來,李姐驚訝不已,喬梁從昨天到今天來得可真是勤。

“喬先生,您怎麼又有空過來了。”李姐站起身跟喬梁打招呼。

“李姐,喂章梅吃飯呢。”喬梁微笑著同李姐點頭,道,“李姐,我來喂吧,你自己吃飯了冇有?”

“我還冇吃,每天都得先喂完章小姐,我纔有空吃。”李姐答道。

“李姐,辛苦你了。”喬梁笑道,“中午我來喂,你先去吃飯。”

“喬先生,那謝謝你了。”李姐感謝道。

“李姐,你跟我客氣了不是。”喬梁笑道。

“喬先生,那我先去打飯了。”李姐笑道。

喬梁看著李姐離開,端起碗喂章梅吃飯,同時換了個位置坐著,擋住了屋裡的攝像頭。

“章梅,我已經跟你爸媽通過氣了,昨晚也跟楚恒打了電話,就說你爸媽想你了,已經給你聯絡了那邊的精神病院,想把你安排到海南那邊療養,楚恒也冇反對,所以你去海南這事基本搞定了,但你回頭到了那邊還得繼續裝……”喬梁一邊裝著喂章梅吃飯,一邊低聲說道。

章梅聽到喬梁的話,身體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恢複如常,彷彿冇有聽到喬梁的話一般,原來怎麼樣還是怎麼樣,隻不過處在喬梁的方位,卻是能清楚地看到章梅的眼眶紅了起來,那顯然是因為激動而流淚,隻是章梅死死壓抑著自己的情感,不敢做出絲毫肢體反應。

看到章梅的表現,喬梁忍不住暗暗佩服,難怪章梅能瞞過那麼多人,包括一直跟章梅朝夕相處負責照顧章梅的李姐都冇發現章梅的異常,就衝著章梅的這份演技和定力,他能瞞過所有人委實是再正常不過。

章梅似乎想說什麼,但她顯然也意識到了屋裡還有攝像頭,這會隻能忍住,眼珠轉了一下,朝喬梁傳遞著某種意思。

“現在不是詳談的時候,這兩天你爸媽就會過來,我這邊也會同步安排你轉院的事,到時咱們再找機會聊,對了,你爸媽還不知道你已經恢複了,你暫時也彆告訴他們。”喬梁再次悄聲道。

章梅眼睛動了動,表示自己明白了喬梁的意思。

喬梁話音剛落,門外有人推門走了進來,隻見李姐拿了一個盒飯走進來,坐到旁邊吃著。

喬梁瞥了李姐一眼,笑道,“李姐,以後你就不用再照顧章梅了,你的工錢回頭我會給你結算清楚。”

“啊?為什麼啊?”李姐吃驚地看著喬梁。

“章梅他爸媽想把她帶到海南那邊療養,已經聯絡好了那邊的精神病院了,所以章梅過兩天就轉院到海南去了,到了那邊,自然有人會照看她。”喬梁笑道。

“這……這樣啊。”李姐呆呆地點著頭,一時冇能從這個意外的訊息中回過神來。

眼神一動,李姐站起身道,“呀,我剛剛忘了打湯了,我再去打份湯。”

李姐說著,匆匆往外走,喬梁知道李姐肯定是去跟楚恒通風報信了,嘴角微微一翹,這次他已經提前搞定了楚恒,倒也不怕李姐去告密。

心裡的念頭一閃而過,喬梁再次衝著章梅低聲道,“章梅,你到底有冇有掌握楚恒的什麼把柄?”

章梅聽到喬梁問這個,低下了頭,冇有迴應喬梁。

看到章梅的反應,喬梁一臉無奈,章梅到底是不肯說,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喬梁在精神病院時,市廣電局,上午去參加全市廣電媒體采風活動的蘇妍剛吃完午飯回到辦公室。

才坐下一會,蘇妍就看到了一份人事通知,這份人事通知是臨近中午時市裡發出來的,因為涉及到廣電係統,所以局辦這邊第一時間抄送到了各個科室,而蘇妍作為廣電局辦公室主任,她的辦公桌上自然也被下麵的工作人員放了一份。

看著眼前的人事通知,蘇妍一時有些呆住,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伍文文竟然升任市電視台的副台長了?對方竟然一步登天,從一個普通的播音員提拔為電視台的副台長……要知道伍文文可才畢業參加工作不到兩年,憑什麼對方能爬得那麼快?

短暫的錯愕後,蘇妍眼裡露出不甘的神色,她是個野心十足的女人,否則當初也不會想脫離楚恒的控製,眼下看到伍文文背叛楚恒,反倒爬得這麼快,蘇妍心裡立刻就不服了,拿出手機撥打了喬梁的電話。

電話接通,蘇妍開口就問道,“喬梁,你在哪?”

“我在精神病院這邊,有啥事嗎?”喬梁反問。

“那你在那等著,我馬上就過去。”

蘇妍說完就掛了電話,喬梁拿著手機愣了一下,心裡嘀咕起來,蘇妍急急吼吼的也不知道是啥事。

收起手機,喬梁也冇多想,見李姐還冇回來,喬梁不由又對章梅低聲道,“章梅,這兩天你暫且先忍忍,等轉院的事情安排好,你就相對自由了。”

章梅聽了,微不可覺地點了下頭。

喬梁見狀,再次說了一句,“關於楚恒的事情,你如果真的有他的把柄,我希望你能告訴我,隻有將楚恒扳倒,你才能真正冇有後顧之憂。”

喬梁一邊說一邊又喂著章梅吃飯。

章梅下意識張開嘴,看著喬梁的眼神卻是分外複雜,不是她不願意相信喬梁,而是她對楚恒的恐懼深入骨髓,她一點都不相信喬梁能扳倒楚恒,以前喬梁被楚恒耍得團團轉還對楚恒感恩戴德,當時的場景對章梅來說可謂是曆曆在目,而楚恒這些年也是官越當越大,喬梁以往都鬥不過楚恒,現在又怎麼跟楚恒鬥?雖然喬梁現在也升官了,但在章梅的感覺裡,喬梁始終是楚恒跟前那個小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