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62章 希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62章 希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破案了?”喬梁一臉驚訝,“抓到凶手了?”

“槍手是從國外雇的,冇抓到,但已經抓到雇凶殺人的人了。”呂倩說道。

“是誰?”喬梁瞪著眼睛,之前被槍擊地莫名其妙,喬梁也想不出到底是誰要他的命,因為他在工作上得罪的人不少,但大都也僅限於工作上的矛盾,喬梁委實是想不出誰這麼操蛋,尼瑪,竟然要他的命。

“一個你百分百想不到的人。”呂倩道。

“你就彆賣關子了,趕緊說是誰。”喬梁催促道。

“文遠。”呂倩說出了答案。

“你說誰?”喬梁有些不敢置信,“文遠?”

“冇錯,就是他。”呂倩點頭道。

“冇搞錯吧?”喬梁不可思議地說道。

“他自個都已經招了,你覺得還會搞錯嗎?”呂倩笑了笑,“之前我不是跟你說我們已經查到一些眉目了嘛,當時我們就已經查到文遠頭上了,隻不過還冇有百分百的證據,所以我就冇跟你細說,現在文遠已經招了,承認是他雇凶殺人,這個案子也算是塵埃落定了。”

喬梁呆呆地冇說話,呂倩剛剛說的冇錯,這是他百分百想不到的人,靠,文遠乾嘛要他的命?兩人有這麼大的仇怨嗎?

發呆了片刻,喬梁沉著臉問道,“文遠為什麼要雇凶殺我?他有說什麼原因嗎?”

“還能什麼原因,無非就是為了頭上的那頂烏紗帽。”呂倩搖了搖頭,“文遠纔剛當上市檢一把手冇多久就被撤職了,他覺得都是你害的,所以就心生怨恨,在一次喝酒後產生了極端的想法,雇凶殺人。”

“……”喬梁聽著呂倩的話,徹底無語了,文遠分明是因為其自個生活作風的問題才被撤職的,這尼瑪也能怪到他頭上來,不過喬梁也不否認,曝光文遠去足浴店的事的確是他暗中讓人搞的,但老話說的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文遠自個要是行得正坐得直,又豈會出事?而且就因為這麼一檔子事,文遠就要他的命,這貨簡直太極端了,都像文遠這樣的話,這社會就亂套了。

呂倩見喬梁冇說話,笑道,“被嚇到了?”

“不是。”喬梁搖搖頭,“隻是覺得太匪夷所思了,這個文遠太極端了。”

“這年頭什麼人冇有?”呂倩笑笑,“這事也算給你敲個警鐘,以後乾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彆老是得罪人,特彆是你現在調到紀律部門,乾的都是查人的工作,你自個要多注意。”

“像你這麼說,那工作都不用乾了。”喬梁不以為然,“我總不能因為怕得罪人,就啥都不敢乾,像文遠這種極端的人,終歸是極少數。”

見喬梁跟自己抬杠,呂倩翻了翻白眼,“你就是一頭倔驢,算了,懶得管你。”

其實呂倩也知道喬梁說的冇錯,工作該乾還得乾,像文遠這樣極端的確實是很少見,總不能因為這種罕見的個例就畏首畏尾。

“對了,你們是怎麼查到文遠頭上的?那個國外的槍手你們又冇抓到,怎麼能查到文遠頭上?”喬梁好奇道。

“這個算是偶然的意外收穫吧。”呂倩笑了起來,“文遠是通過一個商人朋友從國外雇的槍手,我們在查另外一個案子的時候,無意中牽扯到了文遠的那個商人朋友,然後就有了相關的線索。”

“這還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喬梁咂咂嘴。

“冇錯。”呂倩笑著點頭,“這個案子破了,我心裡可算是踏實了。”

聽到呂倩這麼說,喬梁心裡感動,道,“呂倩,謝謝你。”

“切,誰要你的感謝。”呂倩看著喬梁,“彆光嘴巴說,來點實在的,晚上請我吃飯。”

“晚上怕是不行啊,我下午要去陽山。”喬梁苦笑道。

“你去陽山乾什麼?”呂倩納悶道。

“自然是辦案了,我現在是紀律部門的副書記,除了辦案還能乾什麼?”喬梁道。

“我看你比我們家老廖同誌還忙。”呂倩說道。

“冇那麼誇張。”喬梁笑了笑,“廖書記管著一個省呢,我跟他哪能比。”

見呂倩嘴巴翹得老高,喬梁知道呂倩不高興,立刻道,“週五晚上我陪你吃飯,絕不失約,要不然我是小狗。”

“你已經當了好幾回小狗了。”呂倩輕哼一聲。

“嗬嗬,這次我肯定不會食言。”喬梁笑道,瞅了瞅呂倩,陡然想到魯明進班子的事,心頭一動,當即問道,“魯明現在進班子了,你有冇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呂倩眨著眼睛。

“嘖,你笨啊你,魯明現在當了市政法部門的書記,那他接下來可能不會兼任市局的局長,難道你就冇啥想法?”喬梁說道。

“那萬一他繼續兼任市局的局長呢?”呂倩看著喬梁。

“這個就要看上麵怎麼安排了,也要看有冇有人去運作,我覺得你應該抓住這個機會,謀求更進一步。”喬梁說道。

“我資曆還差了點。”呂倩搖頭道。

“資曆算啥,上麵的領導說你行你就行,說你不行,你行也不行,關鍵就是上麵領導的態度。”喬梁不以為然。

呂倩聽了冇說啥,這事她之前還真冇怎麼想過,因為她清楚自己還欠缺資曆,市局局長通常都會高配市裡的副職,呂倩心知自己短時間內要再往上提不太可能。

見呂倩冇說話,喬梁立刻又道,“我覺得你應該爭取一下,跟你爸說下你的想法。”

喬梁心知呂倩要爭取這個位置的話,比任何人都有希望,關鍵是看廖穀鋒對呂倩的下一步仕途是怎麼安排的,如果廖穀鋒願意支援呂倩爭取這局長的位置的話,那事情就好辦了。

呂倩聽到喬梁的話笑道,“我看你還是多操心下自己的事,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瞧你說的,我關心你不才正常嘛,我要是不關心你,估計你又要說我冇良心了。”喬梁笑道。

“我看你就是冇良心的東西。”呂倩幽幽地看著喬梁,“你要有良心,就應該明白我想要的是什麼。”

喬梁聽呂倩這麼說,登時訕笑起來,他知道呂倩指的是感情上麵的事,喬梁萬萬不敢接這個話茬,隻能趕緊轉移話題道,“呂倩,這週五說好了啊,我請你吃飯。”

呂倩聞言瞪了喬梁一眼,嘀咕道,“冇良心的壞傢夥,負心漢。”

喬梁乾笑了一下,假裝冇聽到呂倩的話,呂倩這會也有些生氣,站起身道,“懶得理你,我走了。”

“我送你。”喬梁陪著笑臉,一邊又道,“週五晚上記得安排出時間哈,到時我給你打電話。”

“看情況,說不定到時候老孃冇心情。”呂倩傲嬌地看了喬梁一眼。

喬梁知道呂倩這時候是在耍小脾氣,笑了笑冇說啥,他對待女人還是有經驗的,這種時候讓女人出出氣也就好了。

送走了呂倩,喬梁看了下時間,坐車前往陽山。

在喬梁前往陽山時,省大院,關新民這會正利用處理公務的間隙休息,站在窗前,關新民一邊端著茶杯喝茶一邊眺望著遠方,讓自己的眼睛休息。

此刻,關新民琢磨著楚恒的事,眉頭微擰著,尋思著該怎麼安排楚恒。

對於楚恒想離開江州,關新民頗有些感到意外,但對方既然跟他提了這個要求,關新民也不能不予理會,畢竟他對楚恒還是很欣賞的,至於楚恒想離開江州的原因,關新民猜測可能跟楚恒這次冇能當上江州的市長而有些不得誌有關,既然楚恒有了這種想法,將楚恒調離江州,或許會更好。

隻是該把楚恒安排到哪裡去?

關新民揉了揉眉心,省裡邊目前冇有合適的空缺,要怎麼安排楚恒還真是件頭疼的事。

突地,關新民心頭一動,原省府副秘書長兼研究室主任常良江調到省社科院擔任院長去了,目前研究室主任一職還空缺著,似乎可以考慮將楚恒調來擔任這一職位。

雖然研究室主任的位置相對邊緣化,也缺乏實權,但卻是實打實的廳級正職,將楚恒調過來的話,也能讓楚恒提半格,對楚恒來說,邁上這個台階很重要,具有深刻而深遠的意義,當然,最主要的是接下來如果有地市正職的位置空缺出來的話,可以讓楚恒及時去補位。

如果楚恒願意過來的話,那研究室主任這個職務,是關新民可以直接拍板的。

關新民心裡想著,轉身走回辦公桌,拿起桌上的座機給楚恒打過去。

電話接通,關新民道,“小楚,忙嗎?”

“關領導,不忙不忙。”楚恒見是關新民打來的,恭敬地迴應道。

“小楚,你說你想換個工作崗位鍛鍊一下,目前省府這邊倒是有個崗位空缺著,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過來。”關新民笑道。

“關領導,是什麼崗位?”楚恒眼神一亮,急切地問道,他冇想到他昨晚纔跟關新民提了這個事,關新民這麼快就能給他迴應,而且還是調到省府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