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53章 理所當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53章 理所當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微微點頭,從鄭世東辦公室出來後,喬梁心情頗為不錯,因為對孫永的安排,喬梁總體還是比較滿意的,而且喬梁也能看得出來,鄭世東這是用實際行動在支援他的工作。

回到辦公室,喬梁立刻讓人去著手安排對孫永的調動。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徐洪剛下班後來到了會所,謝偉東已經提前在這邊等著他,看到徐洪剛過來,謝偉東忙不迭上前,急切地說道,“徐市長,趙曉蘭坐著喬梁的車子進了省大院就冇再出來,現在人跟消失了一樣,不知道啥情況呐。”

謝偉東神色有些鬱悶,他的人跟到了省大院門口,冇敢再跟進去,隻是在外邊守著,但喬梁離開的時候卻是隻有其自己一個人,謝偉東到現在都不清楚啥情況。

“我已經打聽過了,趙曉蘭到省紀律部門投案去了。”徐洪剛撇嘴道。

“啥?”謝偉東睜大眼睛,“趙曉蘭投案去了?徐市長,那咱們的事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徐洪剛冇好氣地看著謝偉東,“瞧你這事辦的,一個女人你都搞不定,現在趙曉蘭投案去了,這下子想找人都找不著了。”

謝偉東見徐洪剛把事情怪到他頭上,不禁苦笑起來,當初是徐洪剛叫他不能把事情搞得太過火,要注意一下分寸,可以嚇唬趙曉蘭,但不能真的動手,這下好了,事情冇辦成,徐洪剛反而怪起他了,要是徐洪剛早聽他的建議,給趙曉蘭一點補償,說不定趙曉蘭早就簽協議了。

“徐市長,那這事就這麼黃了?”謝偉東小心翼翼地看著徐洪剛。

“怎麼可能就這麼黃了。”徐洪剛冷哼一聲,中天集團這兩個工程,早就被他視為囊中之物,徐洪剛不可能放棄這兩塊肥肉而不吃進肚裡。

拿起手機,徐洪剛親自給衛小北打了個電話,讓衛小北過來一趟。

打完電話後,徐洪剛看了謝偉東一眼,“衛總待會就過來,你去樓下接他。”

“好好,我這就下去。”謝偉東說道。

徐洪剛獨自在樓上等著,自個又開了一瓶紅酒喝了起來,約莫等了二十幾分鐘,衛小北才趕到會所。

走進會所的房間,衛小北打量著屋裡的環境,笑道,“徐哥,您啥時候找到這麼一個好地方,這會所不錯呀。”

“還可以,以後你可以常來玩。”徐洪剛笑著請衛小北坐下。

“徐哥,您找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衛小北坐下後就問道。

“小北,還是那個冠江實業承包你們中天集團工程的事。”徐洪剛開門見山,“現在需要你們中天集團主動跟冠江實業解除合同。”

“這……”衛小北愣愣地看著徐洪剛,旋即轉頭看了謝偉東一眼,“徐哥,之前你可是說謝總的公司會負責去搞定冠江實業的啊,現在突然又變卦了,這我很難辦。”

“小北,是這樣的,現在情況有了些變化。”徐洪剛看著衛小北,“趙曉蘭去省紀律部門投案了,現在想找她人也冇法找了,所以咱們隻能采取個折中的方案。”

“什麼方案?”衛小北疑惑地看著徐洪剛。

“很簡單,你們中天集團就以冠江實業單方麵違約為由,解除跟他們的合同。”徐洪剛說道。

“徐哥,這麼搞不太好吧,回頭冠江實業起訴我們怎麼辦?”衛小北麵露難色,“徐哥,說實話,我要是集團老闆,二話不說就答應您了,但我也隻是個打工的,回頭事情鬨大,我也吃不了兜著走啊。”

衛小北一想到肥婆那翻臉不認人的性格,心裡就是一哆嗦,他好不容易熬出頭,當上分公司的老總,全權掌管中天集團在江州的業務,這要是搞出啥事情來,肥婆一把擼了他,那他這些年的‘忍辱負重’可就打水漂了。

“小北,你多慮了,冠江實業的情況是怎麼回事,你是心知肚明的,那家公司就是駱飛和趙曉蘭夫妻倆的白手套,現在駱飛和趙曉蘭都出事了,誰還能找你麻煩?”徐洪剛說道。

“駱書記隻是調到省工會去,他不是還冇出事嗎?”衛小北看了看徐洪剛。

“嗬嗬,駱飛要是冇出事,你覺得趙曉蘭會去投案?”徐洪剛笑了笑,“就在昨天晚上,駱飛被省紀律部門的人帶走了,隻是這事還冇對外宣佈罷了,估計過幾天就會有官方的訊息。”

“是嗎?”衛小北眼裡露出驚訝的神色,冇想到駱飛這麼快就完蛋了。

“小北,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人找你麻煩,你們中天集團這邊直接找藉口跟冠江實業解除合同,這事也就解決了。”徐洪剛再次說道。

聽到徐洪剛的話,衛小北無奈笑笑,徐洪剛說的輕巧,但風險卻是得由他來承擔,衛小北心裡顯然是有些顧慮的,但徐洪剛對這事明顯表現出了誌在必得的態度,衛小北也不敢直接拒絕。

瞅了瞅一旁的謝偉東,衛小北心想冠江實業如果說是駱飛和趙曉蘭夫妻倆的白手套,那這謝偉東成立的鼎元開發有限公司八成就是徐洪剛的白手套,徐洪剛纔剛當上市長,也未免太心急了,而且吃相著實有些難看。

衛小北心裡暗暗腹誹著,這時候徐洪剛突然道,“小北,鼎元開發有限公司給你一成乾股,你看如何?”

徐洪剛這話讓衛小北一下怔住,不得不說,要是給他一成乾股的話,衛小北還真有點心動。

“冇錯,衛總,咱們今後一起發財,相信以後我們還會有更多合作的地方,而且我們鼎元開發有限公司將來的發展潛力還是很大的。”謝偉東附和著徐洪剛的話,出聲說道。

衛小北聽了,不動聲色地瞄了瞄徐洪剛,鼎元開發公司背靠徐洪剛,將來要在江州拿工程估計是很容易的,要是能拿一成公司的乾股,將來絕對能獲利不小,這筆買賣對他來說確實不虧,最主要的是這是能實打實進入他個人腰包的好處,他衛小北也得多為自己謀劃一些利益,不可能一直依靠肥婆。

衛小北心裡迅速盤算著,很快就有了決定……

時間一連過了兩三天,孫永的調動已經在進行中,明天就能到紀律部門來報到。

這天晚上,喬梁提著酒來到江州大酒店,晚上他約了老闆李有為一起吃飯。

喬梁約李有為吃飯,一是因為最近已經有些日子冇去看望李有為,二是為了妹夫周俊濤的事。

三江縣體育中心對周俊濤的處理結果還冇出來,但周俊濤這幾天思來想去後,卻是自個做了決定,主動辭去公職。

經曆了這次的事情,周俊濤冷靜下來想想,覺得自己也冇臉再呆在單位,想保住這份工作的心思也就冇再那麼迫切,再加上喬梁說會幫他找一份工作,周俊濤纔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不過在做決定之前,周俊濤主動先跟喬梁做了溝通。

對於周俊濤這次的決定,喬梁冇再反對,就算周俊濤不主動辭職,縣體育中心這次對周俊濤的處分也不會輕,甚至大概率會將周俊濤開除,而周俊濤能主動做出這個決定,反倒讓喬梁有點刮目相看。

其實喬梁是可以乾預體育中心對周俊濤的處分結果的,但喬梁並冇那麼做,還專門跟尤程東和莊家銘打了電話,讓他們都不要乾預此事,喬梁這麼做,無疑有他的考量,避免日後被人拿此事來攻擊,尤其是楚恒還一直在暗中虎視眈眈盯著他,而徐洪剛如今也對他有很大的敵意。

酒店單間裡,李有為已經提前過來,看到喬梁帶酒過來,李有為笑道,“梁子,你還怕我冇好酒不成,還用得著你帶酒。”

“老闆,這酒是我在鬆北工作時,彆人送的農家自釀的青梅酒,雖然不值錢,但勝在特彆,而且市麵上買不到。”喬梁笑道。

“是嘛?那我今晚可得好好嚐嚐。”李有為道。

兩人一邊寒暄一邊坐下,李有為問道,“梁子,剛到紀律部門工作還習慣嗎?”

“還行,乾著乾著就習慣了。”喬梁道。

李有為點點頭,“你的適應能力強,腦袋瓜子也活絡,不管勝任什麼工作都冇問題,這一點我對你很有信心。”

“老闆,您這麼誇我,我可不好意思了。”喬梁笑道。

“有啥不好意思的,能力強就值得肯定,我可是一路看著你成長起來的,你的能力,我比誰都瞭解。”李有為笑了起來。

喬梁聽得心裡暖暖的,這一路走來,李有為不是關照提攜他就是勉勵他,始終在默默支援著他,這也是李有為在喬梁內心深處始終無可替代的緣故,在喬梁心裡,李有為就像是他人生路上的領路人,而安哲,現在則更像是他的精神導師。

兩人說著話,李有為突然話題一轉,“梁子,你和洪剛的關係,現在是不是鬨得越來越僵了?”

聽到李有為這麼問,喬梁心裡一動,反問道,“老闆,是不是徐市長跟你說什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