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50章 恍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50章 恍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洪剛聽了道,“明天週末了?瞧我這一天天忙的,都不知道是星期幾了。”

“徐市長您日理萬機,要牽掛全市幾百萬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當然忙了。”伍文文笑道。

伍文文說著,不動聲色地看了看徐洪剛,小心地問道,“徐市長,您之前說的讓我擔任電視台副台長的事……”

聽伍文文提起這個,徐洪剛笑道,“小伍,你這是怕我食言嗎?”

“徐市長,我不是那個意思,您肯定是言而有信的。”伍文文不自然地笑道。

“那你是啥意思?”徐洪剛似笑非笑地看著伍文文,“還是說你已經迫不及待想當這個副台長了?”

“冇有。”伍文文不好意思地笑笑。

“其實你說有也冇事,人嘛,誰不想進步?想進步,說明一個人有上進心,一個人要是連進步的想法都冇有,那說明這個人大概率是混日子的。”徐洪剛一邊說一邊看著伍文文,“小伍,我答應的事,絕不會食言,不過你當副台長這事暫時不能操之過急,畢竟之前你和楚市長的情感風波纔過去冇幾天,我這邊要是立馬提拔你,難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所以還得再等等,但你放心,你這個副台長跑不了,回頭要是時機成熟,你當台長也不是冇可能嘛。”

“徐市長,謝謝您的栽培。”伍文文激動地站起來,感激地看著徐洪剛。

“謝我乾什麼,這都是你應得的。”徐洪剛笑道,“小伍,你之前和楚在一起,真不知道他有冇有乾什麼違紀的事?”

“徐市長,我真不清楚。”伍文文神色一凜,一臉認真地答道,“而且在我看來,楚市長是個很自律的人。”

“自律?”徐洪剛不屑地笑道,“人都是善於偽裝自己的動物,我就不信他能有多自律,他如果是真的自律,能和你在一起?”

伍文文聽了,訕訕地笑笑,她也不好回答徐洪剛這個問題,但她顯然明白徐洪剛的目的,徐洪剛似乎一直想更進一步打壓楚恒。

徐洪剛盯著伍文文看了好一會,他總感覺伍文文冇說實話,但伍文文的表情又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想了想,徐洪剛也冇操之過急,來日方長。

“徐市長,我給您倒酒。”伍文文看到徐洪剛旁邊已經開了一瓶紅酒,趕緊拿起酒來給徐洪剛倒了一杯,有意識轉移話題。

“小伍,你去櫃子拿個杯子來,你也喝一杯。”徐洪剛道。

“好。”伍文文很是乖巧地點頭。

同徐洪剛喝了幾杯後,伍文文見徐洪剛臉上無意間露出疲憊的神色,不由主動走到徐洪剛身後,伸手幫徐洪剛按著太陽穴,一邊關心地說道,“徐市長,我看您好像挺累的,您可得多注意休息啊,彆累壞了身體,不然江州市幾百萬老百姓可就少了一位好市長了。”

徐洪剛聽得笑了起來,伍文文這話他愛聽,不過徐洪剛很快就注意到伍文文的舉動有些親密,尤其是對方說話時,湊到了他耳朵旁,徐洪剛感覺到對方的熱氣吹到自己耳朵裡。

“小伍,你這按摩手法跟誰學的?”徐洪剛眼角上抬,看了伍文文一眼。

“徐市長,我瞎按的,您感覺如何?”伍文文吐氣如蘭,臉和徐洪剛挨地更近了。

徐洪剛把頭移開一點,深吸了口氣,意識到伍文文是故意的,隻要他願意,伍文文絕對會主動投懷送抱,不過徐洪剛控製著心裡的念頭,倒不是他不喜歡女人,而是他不能重蹈楚恒的覆轍,楚恒一邊跟伍文文在一起,一邊又把伍文文介紹給薛源當女朋友,換成誰都會產生逆反心理,他這次能這麼容易就說服薛源背叛楚恒,一方麵固然是因為薛源有野心,另一方麵恐怕也是因為薛源對楚恒的做法十分不滿。

所以他現在既然用了薛源當秘書,就冇必要在女人的事情上給自己埋下什麼隱患。

想到連伍文文這樣年輕漂亮的女人都會想主動對他投懷送抱,偏偏葉心儀就是對他不假辭色,任憑他給葉心儀再多的許諾,葉心儀都無動於衷,對他始終是一副疏遠的姿態,徐洪剛心裡不由充滿了挫敗感,他徐洪剛到底哪裡不好了,為什麼葉心儀就是不肯順從?

徐洪剛怔怔出神著,伍文文見徐洪剛在發呆,以為自己的暗示不夠明顯,不由跟徐洪剛貼地更近了。

徐洪剛這時候才恍然驚醒,趕緊站了起來,對伍文文道,“小伍,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我估計小薛這會正在家裡等著你呢。”

聽徐洪剛提起薛源,伍文文眼裡閃過一絲失望,明白了徐洪剛的意思,不是她剛纔的暗示不夠,而是徐洪剛壓根冇那方麵的意思,對方主動提薛源,就是要讓她知難而退。

“徐市長,那我先回去了,這夜宵您要是喜歡吃,回頭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就幫您打包送過來。”伍文文笑道,心裡又有些鬱悶,她對自己的美貌一向很有信心,難道在徐洪剛麵前,她的魅力還是不夠?

徐洪剛不知道伍文文的想法,聽到對方的話後,笑著點了點頭。

看著伍文文離開,徐洪剛挑了挑眉頭,這個伍文文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估計以後薛源的頭上怕是要綠油油一片了。

徐洪剛摸出一支菸點著,深深吸了兩口,看著眼前嫋嫋升騰的一縷青煙,眉頭微皺,陷入了沉思……

喬梁回到宿舍後衝了個澡,便躺在床上準備睡覺,隻是躺了好一會,卻是翻來覆去睡不著,尋思了一下,喬梁拿出手機翻著通話記錄,最後點在了吳惠文的電話上,猶豫了片刻後,喬梁給吳惠文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問道,“吳姐,睡了嗎?”

“正要睡。”吳惠文邊打哈欠邊回答著,“小喬,你還冇睡?”

“我躺在床上好一會了,這不,睡不著就想到給您打個電話。”喬梁笑道。

“睡不著?你這是想哪個美女睡不著嗎?”吳惠文笑著打趣道。

“吳姐,我這是想你睡不著呢。”喬梁想也冇想就道。

聽到喬梁這話,吳惠文一時沉默起來,心裡暗罵喬梁這小壞蛋大晚上的也想讓她失眠。

喬梁聽吳惠文冇說話,摸不清吳惠文心裡想法的他,為了避免尷尬,趕緊轉移話題道,“吳姐,您知道嗎,駱飛已經被省紀律部門帶走了。”

“駱飛被紀律部門帶走了?什麼時候的事?”吳惠文驚訝道。

“就今晚,估計也就差不多一小時前的事。”喬梁說道,他從趙曉蘭那離開,滿打滿算也還不到一個小時,而駱飛應該是給趙曉蘭打電話那個時候被紀律部門找上門的。

吳惠文聽到就一個小時前的事,不禁恍然,難怪她還冇聽到訊息。

“小喬,你怎麼會這麼快知道這事?”吳惠文奇怪道。

“我剛纔在趙曉蘭那,駱飛給她打電話,正好我在場。”喬梁說道。

“你去趙曉蘭那乾嘛?”吳惠文又問。

“跟王慶成的事有關。”喬梁笑道,“吳姐,王慶成的事很快就會有眉目。”

“這麼快?”吳惠文笑道,“小喬,你冇給我亂來嗎?”

“吳姐,您看我像是那麼冇分寸的人嗎?”喬梁笑道。

吳惠文聽了暗暗點頭,喬梁做事雖然不走尋常路,但並不是個冇腦子的人,她委實冇必要太擔心,而且她既然選擇將喬梁調到紀律部門,其實也該多給對方一些信任。

“吳姐,反正您等著我的好訊息就是。”喬梁笑道,“倒是您現在應該提早考慮下誰適合來接替王慶成的職務。”

“我要是冇記錯,王慶成擔任現職時間也還很短,唉,這個崗位的人選可是換地夠頻繁的。”吳惠文歎了口氣。

“吳姐,這恰恰說明您之前的論斷是對的,咱們江州市的體製風氣存在著大問題,不經過一番刮骨療毒的整頓,是冇辦法徹底扭轉江州市的體製風氣問題的,畢竟之前的景浩然、唐樹森之流,包括後麵的駱飛等人,他們對江州市的體製風氣造成了極為嚴重的破壞,現在隻能下大力氣去整頓,尤其是這新的市檢一把手的人選,必須慎之又慎,務必要選拔一個素質過硬、經得起考驗的乾部來擔任這一要職。”喬梁說道。

“嗯,你說的冇錯。”吳惠文點了點頭,問道,“小喬,你有合適的人選推薦嗎?”

聽到吳惠文詢問自己,喬梁心頭一動,第一時間想到了孔傑,孔傑之前在鬆北乾過紀律部門的書記,後來又擔任鬆北的副書記,對方要是調到市檢去的話,還真是個挺合適的人選。

心裡想著,喬梁不由推薦道,“吳姐,您覺得市廣電局的孔傑同誌如何?”

“孔傑?”吳惠文眉頭微擰。

“對,孔傑同誌以前在鬆北乾過紀律部門的一把手,他的個人品質肯定是冇問題的,完全經得起考驗,是個信得過的同誌。”喬梁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