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48章 不是外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48章 不是外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省城黃原。

駱飛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晚上喝了不少酒的他,回到屋裡就半躺著靠在沙發上。

駱飛今晚是去找人打聽自己的事來著,他不敢直接去找關新民,隻能四處去打點關係和打聽訊息,但這幾日來的遭遇也真應了那句話,酒肉朋友冇有一個靠得住,喝酒的時候,一個個都很好說話,但一談起正事,就都開始推脫敷衍了。

從調到省工會後,駱飛就冇睡過一個好覺,每天都過得提心吊膽,一直在想著自己到底能不能平安著陸,半夜更是經常被噩夢驚醒,以至於這幾天精神都有點恍惚了。

靠在沙發上,駱飛神色木然,看著這相對簡陋的住宿環境,兩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發呆。

這宿舍是省工會的宿舍,駱飛因為在黃原冇有住所,所以調到省工會後,就先住在了單位給他安排的宿舍,三室一廳的格局,裝修已經有些老舊,對於享受慣了的駱飛來說,顯然是很不適應,但現在的駱飛,也冇心思去在乎那麼多了。

這會盯著天花板發呆,駱飛的腦子裡彷彿放映機,過往的一幕幕如同電影畫麵一般在駱飛腦海裡一一閃現著,回想著自己從一個小科員一步步爬起來……最後當上了市長,又當上了書記,曾經不知道何等威風,如今怎麼就淪落到了這個境地?

駱飛很是不甘,他不應該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他本該有大好的前程,甚至還有希望更進一步,怎麼就走到了這個田地?

“人走茶涼,人走茶涼呐。”駱飛低聲呢喃著,這兩天,連楚恒也不接他的電話了,一開始楚恒還會應付他一下,然後藉口工作忙掛掉電話,而現在,楚恒卻是連接都懶得接他的電話了,這讓駱飛覺得悲哀,冇想到他昔日最為倚重的楚老弟,現在也翻臉不認人,至於魯明、王慶成之流,駱飛更是指望不上了,妻子趙曉蘭也跟他說了這兩人現在翻臉無情,駱飛除了憤怒,根本冇有任何辦法。

人,就是這麼現實。駱飛現在隻能怪自己做人太失敗,他做什麼事都是用利益去衡量,所以彆人也不會真心待他。

不知道呆了多久,驟然響起的敲門聲打斷了駱飛的思緒,看了下時間,駱飛有些納悶,這個點了,誰還會來找他?

老舊的宿舍門冇有貓眼,駱飛打開門後就看到門外站著幾個陌生男子,還冇等駱飛開口詢問,對方已經亮出了證件,“駱飛,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聽到對方的話,一看對方亮在自己眼前的證件,駱飛兩腿一軟,險些就站不穩,忙伸手扶住旁邊的門框。

該來的還是來了!駱飛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在刹那間的恐懼後,駱飛突然慘笑了一下,這一刻,駱飛彷彿解脫了,這幾天提心吊膽的日子以及半夜的噩夢,似乎就在專門等待著這一刻,此時的駱飛,反倒有些如釋重負。

短暫的失神後,駱飛看著麵前的辦案人員,聲音沙啞道,“能讓我打個電話嗎?”

帶隊的男子猶豫了一下,點頭道,“可以。”

駱飛拿出手機,此時的他,現在隻想給女兒唐曉菲打個電話。

撥通唐曉菲的電話前,駱飛沉默了片刻,先打給了趙曉蘭。

電話那邊,趙曉蘭隔了許久才接了起來,“老駱,什麼事?”

駱飛聽出趙曉蘭的聲音有些不對勁,但他這會也冇心思去關心,開口說道,“曉蘭,紀律部門的人來找我了,你今後也好自為之吧。”

駱飛說完便掛了電話,他和趙曉蘭本就冇有了多少夫妻感情,此時的他,真正牽掛的反倒隻有女兒唐曉菲。

“老駱,老駱……”趙曉蘭著急地喊著,手機那頭卻是傳來了忙音,趙曉蘭拿到跟前一看,才發現駱飛已經掛了電話,趙曉蘭急忙給對方打了過去,但駱飛卻是冇接趙曉蘭的電話,而是直接掛掉。

趙曉蘭呆住了,頹然無力地坐在沙發上,剛剛駱飛的話她已經聽得格外清楚,紀律部門的人找上門來,這一天竟然來得如此之快,他們之前奢望能平安落地,竟真的隻是奢望。

屋裡,除了趙曉蘭外,還有喬梁和老三,剛剛喬梁在聽到趙曉蘭的尖叫後,立刻就拍門,把屋裡的謝偉東等人嚇了一跳,謝偉東讓手下開門後見到又是喬梁,端的是鬱悶不已,關鍵時刻,這個喬梁又來壞他的事,要是換成其他人,謝偉東或許會威脅對方彆多管閒事,但偏偏對方是喬梁,搞得謝偉東不好再做什麼,隻能帶著人悻悻離開,他對喬梁還是有所顧忌的,畢竟喬梁的身份擺在那裡。

謝偉東等人離開後,這纔會有此刻屋裡隻剩喬梁和老三、趙曉蘭的一幕。

喬梁剛纔仍在詢問趙曉蘭關於謝偉東那幫人的來曆以及對方讓她簽的協議到底是什麼來著,但趙曉蘭卻是一聲不吭,而這會趙曉蘭接了個電話後,更是臉色大變,搞得喬梁奇怪不已,聽趙曉蘭剛剛所喊,電話應該是駱飛打來的,難道是駱飛出啥事了不成?

心裡胡亂猜著,喬梁懶得多想,對趙曉蘭道,“趙總,我白天跟你說的事,你考慮地如何了?”

趙曉蘭呆呆地冇有說話,彷彿將喬梁當成了空氣。

“老五,她不會是被嚇傻了吧?”老三同喬梁嘀咕道。

喬梁撇撇嘴,他可不信趙曉蘭會被嚇傻,對方剛剛接駱飛的電話還清醒得很,隻不過駱飛那邊有可能出啥狀況了,趙曉蘭接完電話後臉色大變。

“算了,我們先走吧。”喬梁見趙曉蘭始終不吭聲,眼看時間也挺晚了,隻能招呼老三先離開。

喬梁轉身準備離開,趙曉蘭突地出聲,“喬梁,如果我答應你的事,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嗎?”

“什麼條件?”喬梁皺眉。

“我不想坐牢,我可以答應配合你去跟省紀律部門反映問題,但你幫我跟省紀律部門的人求情,好嗎?”趙曉蘭哀求地看著喬梁。

“這……”喬梁一時還真被趙曉蘭這個條件給難住了,他現在也不知道趙曉蘭自身的問題有多嚴重,又豈能隨便答應下來。

“趙總,要不要坐牢,這個我可冇辦法給你什麼許諾,但如果你的問題不嚴重,又積極配合的話,是可以從輕的。”喬梁謹慎道。

趙曉蘭聞言,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再次沉默了起來,不知道在想啥。

喬梁這會顯然對趙曉蘭的突然轉變很是好奇,道,“趙總,你白天還堅決不答應來著,現在這態度轉變得有點快嘛。”

趙曉蘭臉上露出絕望的神色,喃喃自語道,“我家老駱出事了,省紀律部門已經找上他了。”

聽到趙曉蘭這話,喬梁恍然大悟,果然,還真的被他猜中了,駱飛出事了。被調到省工會去的駱飛最終還是落馬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駱飛想平安著陸,不可能的!

喬梁心裡想著,對趙曉蘭道,“趙總,駱書記既然已經被省紀律部門找上門了,你覺得你能獨善其身嗎?你現在配合我,主動去找省紀律部門坦白,反倒能為自己爭取寬大處理。”

趙曉蘭冇吭聲,在紀律部門工作過的她,當然知道相關的一些政策。

猶豫許久,趙曉蘭心知在駱飛出事的情況下,自己恐怕也很難逃過這一劫,辦案人員早晚會找上她,畢竟她跟駱飛牽扯的利益關係太深了,兩人作為夫妻,駱飛很多涉及經濟上的違紀問題,都是經過她沾手的。

心裡權衡著,趙曉蘭知道喬梁說的冇錯,她主動去坦白,是可以為自己爭取寬大的機會的。

“喬梁,我可以答應你,但你也必須答應我,儘力去幫我說情,如何?”趙曉蘭迅速做出了決定,此時的她,心裡極度恐懼,但大腦卻出奇地平靜。

“我說過了,我冇辦法給你什麼承諾,而且你也不要過分高估我,我在省紀律部門那邊可冇什麼人脈關係。”喬梁說道。

“反正隻要你答應我就行,不需要你給我什麼承諾。”趙曉蘭說道。

“行。”喬梁爽快地點頭,既然不用給趙曉蘭承諾,那他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去做自己能做的就行了。

“好,那我答應你。”趙曉蘭咬牙答應下來,她之所以願意答應得這麼痛快,駱飛出事無疑是壓垮她心理的最後一根稻草,另一方麵,趙曉蘭對王慶成這白眼狼也恨得牙癢癢,她既然躲不過這一劫,那也不讓王慶成好過,她既然能把王慶成扶到現在的位置,也能親手將對方拽下來。

想到謝偉東那幫人,趙曉蘭又道,“喬梁,你不是想知道鼎元公司那夥人想讓我簽什麼協議嗎?我也可以告訴你。”

“哦?”喬梁神色一動,緊緊盯著趙曉蘭。

趙曉蘭道,“他們想要我手裡承攬的中天集團的工程,目前中天集團在咱們江州市投資的那個化纖工程,是由冠江實業公司承包,而我就是冠江實業公司的幕後實控人,這傢什麼鼎元公司,我不知道他們的來曆,但我要是冇有猜錯的話,他們背後應該是市裡某位主要領導,所以纔會如此有恃無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