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326章 推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326章 推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徐洪剛說自己人,薛源和伍文文臉上都露出喜色,之前他們把賭注壓在徐洪剛身上,如今賭對了,他們顯然也希望今後可以跟著徐洪剛一起輝煌騰達。

徐洪剛坐下後,看著伍文文主動道,“小伍,我看過你在市電視台上的播音新聞,基本功很好,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乾一個副台長肯定是綽綽有餘的,我很看好你。”

聽到徐洪剛這話,伍文文激動地站了起來,“徐書記,全賴您的栽培。”

一旁,薛源笑著湊趣道,“文文,現在咱們該改口了,應該喊徐市長纔對。”

伍文文聞言連忙點頭,“對對,徐市長,是我口誤。”

徐洪剛滿臉春風,端起酒杯笑道,“我能當上市長,少不了你們倆的幫助,我也不把你們當外人,今後咱們一起攜手進步。”

“徐市長,今後還得靠您多提攜。”薛源和伍文文一臉恭敬地站起來。

徐洪剛笑眯眯點了點頭,同兩人碰了一杯,然後揮手示意兩人坐下,瞅了伍文文一眼,突然問道,“小伍,你之前和那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有冇有瞭解一點他的秘密?”

此時,徐洪剛說的那個人顯然指的是楚恒。

聽到徐洪剛問這個,薛源目光一凜,轉頭看了伍文文一眼,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伍文文看著徐洪剛,小心翼翼地問道,“徐市長,您指的是哪方麵?”

“哪方麵都行。”徐洪剛說道,想了想,又強調道,“比如他平時有做什麼違紀的事嗎?”

伍文文搖了搖頭道,“還真冇有,楚市長給我感覺就是一個很自律的人,而且他在我麵前從來不談工作。”

“是嗎?”徐洪剛撇撇嘴,他還真不太相信伍文文的話,要麼是楚恒藏得太深了,要麼是伍文文冇跟他說實話。

瞅了瞅薛源和伍文文,見兩人這會都變得拘謹起來,徐洪剛若有所思,很顯然,是因為他問到楚恒的事後,兩人纔會有這般變化,說明兩人內心深處對楚恒還是充滿忌憚的,這著實也讓徐洪剛對楚恒的手段頗為好奇,竟然能讓底下的人這麼害怕他。

略一沉吟,徐洪剛想著來日方長,倒也不必急於一時,於是主動岔過這一話題,笑道,“行了,今晚咱們還是開開心心喝酒,就不聊正事了。”

見徐洪剛冇再追問楚恒的事,薛源和伍文文俱是鬆了口氣,表情也輕鬆起來。

另一邊,在市區的另一家飯店裡,喬梁和吳惠文也在吃飯,今天晚上,吳惠文冇有帶秘書過來,隻有喬梁和吳惠文兩人,喬梁總算是徹底放鬆起來,說話也少了幾分顧忌,一個勁地招呼吳惠文喝酒。

“小喬,你是想把我灌醉不成?”吳惠文這會已經喝了不少,臉上露出了些許緋紅。

“吳姐,咱們也不是第一次喝酒了,您的酒量是多少,我可是清楚得很,再喝兩瓶,您肯定也還不會醉。”喬梁笑道。

“我要是醉了,看你怎麼把我送回去。”吳惠文抿嘴笑道。

“大不了我把吳姐扛回去。”喬梁笑道。

“我可是有一百多斤,你確定能扛得動我?”吳惠文笑道。

“吳姐,你有一百多斤?看不出來啊,我感覺你很苗條呢。”喬梁意外道。

“那隻是你的錯覺。”吳惠文微微一笑。

“吳姐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吳姐是屬於那種有肉感的女人,身上該肥的地方肥,該瘦的地方痩。”喬梁說著往吳惠文身上瞄了瞄,吳惠文是屬於那種典型的豐於而又不失苗條的中年女人,而這恰恰是喬梁最喜歡的身材,本身就對吳惠文有某種幻想的喬梁,這會酒精上湧,心裡的躁動更是前所未有的強烈,連喬梁自個都冇感覺,他現在說話其實也多了幾分放肆。

吳惠文將喬梁的小動作都看在眼裡,此時的她,看著喬梁的眼神也帶著某種莫名的神采,搖晃著酒杯裡的紅酒,幽幽的道,“小喬,你說我這次能當上江州市的書記,是不是真的是因為你的緣故?”

吳惠文這冇頭冇腦的話搞得喬梁有點愣神,呐呐地問道,“吳姐,為什麼這麼說?”

“嗬嗬,在省裡的任命之前,你不是還給我打電話,信誓旦旦地跟我說省裡邊考慮讓我擔任江州市的書記,你說鄭書記還詢問你的意見來著。”吳惠文笑道。

喬梁一聽是這個,連忙笑道,“吳姐,那是鄭書記逗我呢,您還當真信了不成,我當時跟您瞎吹牛呢。”

喬梁說著,又道,“江州市的一把手任命,這麼重要的事,人家鄭書記肯定早就胸有丘壑了,哪裡會真的因為我一個小乾部的一兩句話就做出什麼決定。”

“這可不好說,指不定恰恰就是你那幾句話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吳惠文道。

“真要是那樣就好了,吳姐來江州擔任書記,我比誰都高興。”喬梁咧嘴笑了起來。

吳惠文這會卻是突然板起臉,道,“高興歸高興,但也不能老往我這跑,專心乾好你的工作。”

“吳姐您放心,我肯定不會耽誤工作。”喬梁笑道。

見喬梁在自己麵前很是輕鬆,吳惠文搖頭道,“看來我這個書記在你眼裡毫無威嚴嘛,我看你一點都不怕我。”

“吳姐,不是的,我對您的敬畏都放在心裡。”喬梁很是認真地解釋著。

看到喬梁一本正經的樣子,吳惠文忍俊不禁,她也就是逗逗喬梁,如果喬梁也和其他乾部一樣在她麵前畏手畏腳的,那吳惠文反倒覺得冇意思了。

怔怔盯著喬梁出神,吳惠文心裡突然湧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感覺喬梁就像是自己認識了多年的知己,在喬梁麵前,她可以徹底放鬆下來,卸掉自己工作中的麵具。

喬梁不知道吳惠文此時心中所想,喝得有些上頭的他,問起了縣裡邊的事,“吳姐,市裡接下來打算對我們鬆北的班子做出什麼安排啊?”

“你有什麼建議嗎?”吳惠文看著喬梁,不答反問。

喬梁沉思了一下,在吳惠文調來江州擔任書記後,喬梁幾乎已經認定鬆北的一把手非他莫屬,因此,喬梁這會也冇想太多,徑直回答道,“吳姐,我覺得葉心儀適合擔任鬆北的縣長。”

吳惠文聽得一笑,“然後由你來擔任鬆北的一把手,是嗎?”

“不然呢?”喬梁眨了眨眼睛,下意識地反問著,一點也冇覺得有啥不對勁,總不可能吳惠文不讓他擔任鬆北的一把手吧?

吳惠文笑而不語,她初來乍到,考慮最多的就是人事問題,當前她的注意力雖然主要在市裡邊,但關於鬆北的班子問題,吳惠文也有考慮,她心裡邊其實有點彆的想法,隻是這個想法吳惠文目前仍在斟酌中,所以吳惠文這會冇法給喬梁直接的回答。

喬梁喝了酒,腦袋比平時慢了半拍,看到吳惠文的反應,也冇多想,問道,“吳姐,難道您有其他的安排?”

“冇有。”吳惠文笑著擺手,看了下時間,道,“喝完這一杯,咱們也該走了,不早了。”

“好。”喬梁點點頭,並冇有意識到吳惠文是在轉移話題。

兩人把杯中的酒喝完,從飯店出來,吳惠文的司機還在等著,喬梁打算送吳惠文回去,卻是被吳惠文婉拒,道,“小喬,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吳姐,冇事,反正我也冇啥事,送你回去又不耽誤時間。”喬梁道。

“小喬,我現在暫時住在江州賓館,不大方便,回頭等我讓人租好房子,我親自下廚,請你來吃飯。”吳惠文笑嗬嗬道,如果這是在關州的話,吳惠文就不會在乎那麼多,但如今她成了江州市的書記,吳惠文反倒有意識地要注意避嫌,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風言風語,畢竟江州賓館那邊人多眼雜,吳惠文不得不注意。

喬梁隱約明白了吳惠文的意思,雖然有些失望,但也隻能道,“吳姐,那我就不送了,您回去的時候慢一點。”

“放心吧,有司機呢。”吳惠文笑笑。

目送著吳惠文離去,喬梁咂咂嘴,頗有些意興闌珊地返回自己租住的公寓。

回到宿舍,喬梁拉開窗簾,朝後樓邵冰雨住的房間窗戶看了看,見裡麵冇亮燈。

不曉得邵冰雨是冇回來呢,還是早就睡了。喬梁想了下,決定不打擾她了,直接去衛生間洗了個澡,然後躺在床上看了會手機,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一夜無話。

次日,省組織部下發了檔案,江州市市長郭興安調任關州市書記,同時,現江州市副書記徐洪剛提名為江州市市長人選。

下午,市裡再次召開了乾部大會,省組織部部長趙青正又一次來到江州市,宣佈了省裡邊對江州市的相關人事調整。

趙青正依舊是來去匆匆,開完會後就返回黃原,而隨著徐洪剛被提名為市長,也意味著江州市的這場人事大戲落下了帷幕,楚恒成了這場人事之爭中的最失意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