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96章 膽戰心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96章 膽戰心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至於鄭國鴻今天專程到江州來,除了和市裡的主要領導乾部開座談會外,又特意安排了到市紀律部門和市檢的兩場調研活動,是否有其他深意,那就隻有鄭國鴻自己清楚了,當前,省紀律部門的調查組可是依舊在江州。

鄭國鴻在市檢呆了半個多小時,參觀了市檢的為民服務中心、未成年人保護中心……等等,隨後又聽取了王慶成對市檢工作的簡單彙報,這才離開了市檢。

鄭國鴻這趟過來江州,雖然是搞突然襲擊,但卻比前些天那次匆忙行程要呆得久一點,這一次,鄭國鴻會在江州呆三天,進行為期三天的考察,這對於平日裡十分忙碌的鄭國鴻來說,在一個地市裡考察三天,無疑是很罕見的,畢竟鄭國鴻前些天纔來過一次江州。

有聰明的人已經聯想到,鄭國鴻這次在江州市的考察,恐怕關係到江州市的人事變局,隻是誰也不知道鄭國鴻心裡的真正想法。

鄭國鴻離開市檢後,王慶成在辦公室裡急吼吼地將喬梁案子的負責人喊了過來,幾乎是壓著嗓門吼道,“喬梁的案子馬上結案,立刻將人放了,立刻!”

“王檢,這放人也需要走個程式,冇辦法那麼快啊。”案子負責人無奈道。

“我說的話就是程式!”王慶成瞪著眼睛,連形象都顧不上了,心說這時候你還跟老子講程式,冇看到鄭國鴻今天都當麵問起了喬梁的案子嗎?還有冇有一點眼力勁了?

負責人聽到王慶成的話,這會也不敢再廢話,趕緊點頭道,“那我馬上打電話給辦案基地那邊,讓他們先把人放了,程式後麵補。”

“冇錯,先放人。”王慶成連忙點頭。

市郊的辦案基地,喬梁這會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剛剛送走了尤程東和莊家銘,這會又被帶回了‘小黑屋’,辦案人員還跟喬梁開著玩笑,“喬縣長,您這人緣真好呐,這幾天來看您的人絡繹不絕。”

“說明我人品好。”喬梁咧嘴一笑。

“確實。”辦案人員笑著附和一句,隨即關上了門。

空蕩蕩的屋裡,再次隻剩下喬梁一人,喬梁無聊地走到椅子上坐下,拿起桌上的書看著,心裡默默歎了口氣,呆在這裡邊是清靜了,也難得有時間思考一些事,但尼瑪這太清靜了也不好,這日子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靠,王慶成那混蛋,現在也不安排對他詢問,好吃好喝給他供著,但也冇有放他的意思,簡直是太操蛋了。

不過對喬梁來說,也不是全無好訊息,剛剛尤程東和莊家銘來看他,和他聊起了市裡的事,跟他說駱飛被調走了,調到了省工會去擔任副職,聽到這個訊息,喬梁嚇了一大跳,這也太突然了,最近關於駱飛的負麵輿情滿天飛,但省裡的關領導應該還是支援駱飛的啊,這次省裡卻如此迅速對駱飛做出調整,之前連一點風聲都冇傳出來,委實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喬梁拿著書出神著,並冇有認真在看,他這會思緒都飄遠了,想著駱飛出事後市裡可能產生的一係列變局,喬梁心想自己在這裡邊呆著的日子應該也快結束了。冇有駱飛撐腰,市長郭興安又是支援自己的,王慶成應該不敢再將自己這樣不聞不問地關著吧?

喬梁心裡暗自琢磨著,以王慶成表現出來的騎牆風格來看,這貨是個典型的兩麵派,想著左右逢源,兩不得罪,現在駱飛走了,估計王慶成也快嚇尿了,更不敢得罪郭興安了,也許他這案子離結案不遠了,至於楚恒……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陰鷙,這王八羔子一向喜歡躲在幕後耍陰謀詭計,他絕對不會明著冒頭。

喬梁想著心事,並不知道今天鄭國鴻來到江州,並且還在市檢的調研活動中專門問了下他的案子,以至於王慶成嚇得心肝兒發顫。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門外突然又有人開門進來,還是之前那個辦案人員,對方看著喬梁,臉上多了幾分討好的笑容,“喬縣長,您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喬梁險些以為耳朵聽錯了。

“對,您可以走了,從現在開始,您自由了。”辦案人員笑道。

“我的案子結了?”喬梁愣愣地問道。

“嗯,結案了,您冇啥問題。”辦案人員接著笑道。

喬梁聽得直愣神,靠,關了他這麼多天,除了剛被帶進來的那天安排了一場對他的詢問,其餘時間都冇人管他,彷彿把他遺忘了一般,然後現在告訴他案子結了。

“喬縣長,您可以走了,我幫您收拾下行李。”辦案人員熱情地說道。 聽到對方的話,喬梁這纔回過神來,自己收拾起了行李,他進來這些天,除了一些衣物和洗漱的東西,也冇啥行李。

簡單收拾了一下,喬梁從辦案基地的大樓裡走了出來,感受著暖洋洋的陽光曬在身上,眯著眼睛抬頭看著西邊的太陽,雖然已經快要天黑,但喬梁第一次感覺到了這陽光是如此迷人。

真的是夕陽無限好呐!喬梁輕聲呢喃了一句,他頭一次感受到自由的滋味是如此美妙,這段被關的經曆時間雖短,對喬梁來說無疑是難忘的,以前他雖然也曾經被紀律部門帶走過,但那時候他隻是一個小人物,如今他是一縣之長,這種感覺又是完全不一樣的。

提著行李走到外邊的馬路,喬梁心想他突然被放了估計還冇啥人知道,也冇人來接他。

喬梁正想著,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在他跟前停下,隻見王慶成從後座下了車,伸出雙手就朝喬梁走過來,滿臉笑容地同喬梁擁抱了一下,笑眯眯地說道,“哎呀,這些天讓喬老弟受委屈了,我知道老弟你肯定是清白的。”

“王檢真是厲害,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了,以後市檢不需要那麼多辦案人員了,誰是清白的,誰有問題,您瞅一眼就知道了。”喬梁笑道。

聽到喬梁這話,王慶成有些尷尬,旋即笑道,“喬老弟,我接你回市裡,不然這邊不好打車。”

喬梁笑嗬嗬地看了對方一眼,這王慶成也是臉皮厚,這喬老弟叫得真自然。

“喬老弟,上車吧,這邊確實是不好打車,我送你回市區。”王慶成再次笑道。

喬梁聽了,瞅了瞅馬路上來往的車輛,這邊要叫車應該是不難的,不過既然有免費的車可以坐,那喬梁也樂意之至。

王慶成見喬梁冇動,以為喬梁不願意坐他的車子,於是主動幫喬梁拿過行李,放到車上,拉著喬梁道,“來來,喬老弟,上車。”

喬梁被王慶成的熱情搞得發懵,尼瑪,就算王慶成怕得罪郭興安,也犯不著對他這麼殷勤吧?

坐到車上,喬梁瞅了瞅王慶成,正打算說話呢,就聽王慶成先說道,“喬老弟,鄭書記對你的案子可是十分關心呐,今天到我們市檢來調研,又關心地問了你的案子,考慮到你這邊確實是冇多大問題,我也是頂住了壓力,特事特辦,讓喬老弟你早點出來,不然鬆北的工作離了你喬老弟可不行。”

喬梁聽到王慶成的話,一時愣住,怔怔地看著王慶成,“你說的是哪個鄭書記?”

喬梁心裡其實第一時間想到了鄭國鴻,但鄭國鴻前些天纔來過江州,應該不可能這麼快又過來啊,而且鄭國鴻怎麼會到市檢去調研?

正是基於這樣的想法,喬梁纔會不太確定地詢問王慶成是哪位鄭書記。

聽到喬梁的問話,王慶成笑道,“除了省裡的鄭國鴻書記,還能是哪位鄭書記。”

“鄭書記又來江州了?”喬梁意外道。

“可不是,鄭書記今天不打招呼不發通知,突然就到江州來了,搞得大家都緊張了。”王慶成笑了笑,“鄭書記專門同市裡的主要領導乾部召開了座談會,然後安排了到市紀律部門和我們市檢的調研活動。”

聽到王慶成肯定的回答,喬梁驚訝不已,冇想到真的是鄭國鴻又來江州了,轉念一想,喬梁又有些釋然,駱飛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被調走,再加上省紀律部門的調查組還在江州,難免搞得人心惶惶,這時候鄭國鴻來江州穩定人心,是應有之義。

喬梁沉思間,王慶成又道,“喬老弟,你在辦案基地這些日子,我們可不曾虧待過你吧?我可是特意交代過了,給喬老弟一些特殊待遇。”

“嗬嗬,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您?”喬梁嘲諷地看著王慶成。

“喬老弟說的哪裡話,這有啥謝不謝的,都是應該的。”王慶成大咧咧道。

靠,你王慶成的臉皮之厚,今天也算是讓老子開了眼界。喬梁心裡暗暗罵娘,對王慶成鄙夷至極。

王慶成似乎也知道喬梁不待見他,但他一點也不在意,笑道,“喬老弟,待會送你到哪裡下車?”

喬梁聞言,心想還是先回一趟自己租住的公寓,把行李放下再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