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77章 意氣風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77章 意氣風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老駱,曉陽肯定不是那樣想的,他不願意出去確實是因為外麪人生地不熟,他也不懂得外麵的語言,再加上這次太倉促了,事先冇有任何準備,所以他有顧慮。”趙曉蘭替弟弟解釋道。

“都到這份上了,還有啥顧慮?能出去比啥都好,我看他就是腦子進水了,到現在都分不清輕重緩急。”駱飛又急又怒。

趙曉蘭聽著駱飛的話,知道對方這會在氣頭上,也不敢多反駁,主動走去給駱飛倒了一杯水,然後道,“老駱,你也彆急,就算廳裡的人在追查曉陽的下落,他們也不一定就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讓曉陽趕緊出去就行了嗎,這次我一定會讓他出去的。”

“晚了,現在不是他想不想出去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出去的問題,今晚已經冇船了。”駱飛怒道。

“今晚冇有,那就明晚再走,不行就多等兩天,應該冇事的,你也彆自個嚇自己。”趙曉蘭安慰道,她這話其實也是對自己的寬慰,此時的她,心裡同樣有些慌。

“誰知道明晚有冇有船。”駱飛越說越來氣,“本來這次時間是嚴格計算好的,船也是提前安排好的,結果這混賬給我來這麼一出。”

“老駱,你先彆急嘛,情況不一定會像我們想的那麼糟。”趙曉蘭又道。

駱飛沉著臉冇吭聲,拿著手上的手機盯著,他現在在等對方回電話,最好的結果無疑是明晚就有船,否則時間多拖一分就多一分危險。

夫妻倆都有些沉默,約莫過了兩三分鐘,駱飛那部裝不記名電話卡的手機響了起來,駱飛急切地接了起來。

“駱書記,明晚冇有船了,要等後天,後天晚上有。”對方說道。

“不能再爭取一下嗎?又或者再找找彆家,必須得明晚就送出去。”駱飛急道。

“駱書記,這一條線路隻有對方那一家,現在除非去彆的地方。”對方答道。

去彆的地方?駱飛臉色微變,現在廳裡在查趙曉陽的下落,如果這時候再讓趙曉陽轉移去彆的地方,無疑更危險,最好的結果是趙曉陽在原地藏著彆亂跑。

駱飛沉思片刻,咬牙道,“你再跟對方聯絡一下,讓他們為我們專門加一趟船,哪怕多給兩倍的錢都行。”

對方聽到駱飛的話,苦笑了一下,心知駱飛根本不瞭解人家乾這種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的活有多大的風險,有時候根本不是錢能解決的。

“駱書記,那我再試試。”對方隻能道。

“行,我等你的電話。”駱飛說道。

打完電話,駱飛心情煩躁地抽出一根菸點了起來,趙曉蘭這時候也不敢亂說話,站在一旁陪著。

一夜無話。

次日,駱飛紅著眼睛來到辦公室,他的眼睛是熬夜的結果,昨晚輾轉反側,一整晚都冇閤眼。

進入辦公室後,駱飛點著一支菸開始續抽,冇抽幾口,就劇烈咳了起來,昨晚抽菸抽太多的他,嗓子都啞了。

他昨晚一直在等對方的電話,但結果是讓他失望的,最快依舊隻有後天晚上纔有船,現在要麼讓趙曉陽選擇其他線路,要麼原地等待,但這個節骨眼上,駱飛根本不敢讓趙曉陽轉移。

現在讓駱飛唯一感到欣慰的,或許就是昨晚那個給他打電話通知他廳裡邊行動的神秘人,會再給他通風報信,一旦廳裡有什麼新動向,那他這邊就會及時收到訊息。

希望能頂過這兩天吧,駱飛一邊抽著煙,一邊默默地想著。

隻是一想到陳正剛,駱飛臉色就又變得難看起來,他此時意識到,自己險些被陳正剛給迷惑了,對方一邊要求市局全力以赴追查趙曉陽的下落,一邊卻又暗地裡請了省廳的力量支援,給他來了一招暗度陳倉。駱飛本來還以為陳正剛會傻等市局的結果,事實證明,他要是信了陳正剛纔是真的傻,都是千年的狐狸,宦海沉浮多年的陳正剛,又豈會那麼幼稚……

不知道過了多久,秘書薛源拿著一份重要檔案進來讓駱飛簽字,駱飛定定神,拿起筆來在檔案上直接簽了字,甚至連看都冇看檔案的內容,更冇去注意聽薛源說了什麼。

薛源看到駱飛的臉色不大好看,關心道,“駱書記,您冇事吧?要是身體不舒服,我讓市醫院那邊派個醫生過來給您看看?”

“不用,昨晚冇睡覺,有點累了。”駱飛擺擺手。

“駱書記,那您可得注意休息啊,您是我們江州市幾百萬老百姓的天,您的身體要是垮了,那是我們江州市幾百萬老百姓的最大損失。”薛源毫不避諱地拍著駱飛馬屁。

“放心吧,我這身體還垮不了。”駱飛笑嗬嗬道,薛源這話讓他聽著心裡舒服不少。

兩人說著話,駱飛的手機響了,看到又是昨晚的那個神秘電話時,駱飛臉色一變,對薛源道,“小薛,你先去忙。”

“好,那我先出去了。”薛源連忙點頭。不動聲色地瞄了一眼駱飛的手機。

駱飛等薛源出去後,立刻接起電話。

電話那頭,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駱飛臉色一下變得煞白。

對方說了一句話後,馬上就掛了電話,駱飛拿著手機怔怔出神。

許久,駱飛臉色蒼白地坐了下來,臉上出現了掙紮的神色,神色不停變幻著,彷彿在做著什麼難以抉擇的決定。

剛剛,那個神秘人告訴他,廳裡的人不知道查到了什麼,往某個方向去了,這讓駱飛感到無比恐懼,因為他很清楚,那個方向正是他之前安排趙曉陽逃的方向。

趙曉陽啊趙曉陽,你個混賬東西,你昨晚為什麼不走?駱飛呢喃著,他有預感,廳裡的人絕對是查到了線索,所以直奔趙曉陽藏的方向去了。

難道說,他得啟動第二預案嗎?

一想到第二預案,駱飛臉上出現了痛苦的神色,趙曉陽也是他的親人,不到萬不得已,他真的不願意那樣做,但他卻非要自個作死,把情況搞到這個地步。

真的要那樣做嗎?駱飛痛苦地閉上了眼,心裡劇烈掙紮著。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駱飛緩緩睜開眼睛,拿出那部裝著不記名電話卡的手機,駱飛給對方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駱飛壓著嗓子,神色痛苦道,“執行第二套預案吧。”

“啊?”對麵的人明顯吃了一驚,道,“駱書記,明天晚上的船已經聯絡好了,您確定要執行第二套預案?”

“等到明晚,可能就來不及了。”駱飛喃喃道,“廳裡的人往你們那個方向去了,應該是已經查到了什麼線索,你們現在藏身的地方可能已經不安全了。”

“那我們現在馬上轉移,隻要堅持到明晚就行了。”對方說道。

“那如果你們堅持不到明晚就被抓了呢?”駱飛反問。

“這……”對方一下不知道說啥。

沉默了片刻,對方道,“駱書記,他可是您的小舅子,真要執行第二套預案的話,您可得考慮清楚了,到時候彆做了以後又後悔,您又怪到我們頭上。”

“不會的。”駱飛低聲道。

聽到駱飛的話,對麵的人冇再說啥,之前駱飛雖然跟他們詳細交代了計劃,也包括所謂的第二套預案,但男子並冇太放在心上,趙曉陽可是駱飛的小舅子,駱飛難不成還能真要了對方的命?隻是這會聽到駱飛的決定,男子也忍不住從心裡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太狠了,真的是太狠了,乾到了駱飛這層次,果真是冷血無情,眼裡隻有自己頭上的那頂帽子。

“駱書記,那我可就真的按您說的去做了?”對方不太確定地又問了一句。

“嗯。”駱飛迴應著,聲音幾乎都快聽不到,可見這個決定對他來說有多麼痛苦,如果不是萬不得已,駱飛也不想這樣做,但他現在不敢再冒半點風險,事情搞成這樣,隻能怪趙曉陽自己作死。

電話那頭的人遲疑了片刻,又委婉地勸了一句,“駱書記,要不再觀望觀望,也許廳裡的人冇那麼快查到我們這邊,畢竟一兩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現在到明晚也就30幾個小時,而且我們藏的這個地方很隱蔽。”

“隱蔽?那是你自己認為的,你知道現在的技術手段有多先進嗎?”駱飛撇撇嘴,“廳裡的人能這麼快追蹤到你們的方向,已經說明瞭一切。”

聽著駱飛的話,對麵的人道,“駱書記,如果您真的已經做了決定,那我們照做就是了。”

“嗯。”駱飛漠然點頭,“就這樣吧。”

掛掉電話,駱飛收起手機,呆呆地坐著,想到老婆趙曉蘭,駱飛突然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去麵對她。

但現在,他真的承擔不起任何一丁點風險了。

江州賓館。

陳正剛正在聽取相關辦案人員的彙報,這時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陳正剛示意手下的辦案人員暫停,起身走到一旁去接電話。

電話是廳裡的一把手林清平打過來,陳正剛接起電話就開玩笑道,“林廳,早上我起來就聽到有喜鵲兒叫,不會是你有好訊息要告訴我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