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73章 教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73章 教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尋思著,趙曉陽在省紀律部門眼皮底下逃跑了,這事簡直是匪夷所思,背後說不定就是駱飛在暗中搞鬼,否則他可不信趙曉陽能這麼輕易就逃了,反正他心裡篤定這事一定跟駱飛脫不了乾係,對方有這個動機去乾這事。

這個駱飛,簡直是膽大包天,如今都敢動手腳動到省紀律部門頭上了,喬梁默默地想著,但若往深處想,駱飛敢這麼做,其實也是在意料之中,因為省紀律部門針對趙曉陽的調查,無疑已經動到駱飛的根本利益,甚至對駱飛來說,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地步,這個時候,駱飛絕對敢冒著風險乾任何事,哪裡還會在乎什麼部門。

喬梁在琢磨著趙曉陽這事時,此刻,在江州賓館,魯明正向陳正剛彙報昨天半夜發生在醫院的火災調查情況,以及當時發生的幾個人現場打架包括紀律部門的人反應的疑似有人故意攔著他們,配合趙曉陽逃跑。

不得不說,市局這次的調查非常高效,魯明也在調查有了初步結果後,就第一時間過來跟陳正剛彙報。

聽到魯明說昨晚住院樓的火災是因為電線老化短路引起,陳正剛目光陰沉,問道,“魯明同誌,隻是因為單純的電話老化短路嗎?這裡頭冇有其他彆的原因?”

“就我們對現場的調查來看,目前暫時冇有查到其他原因,當然,詳細的調查還在進行中,說不定後麵會有彆的發現,如果有什麼疑點,我一定及時跟您彙報。”魯明一臉認真地說道。

陳正剛盯著魯明,“那當時現場打架的人呢?”

“這個已經查清楚了,現在打架的那幾人是病人的家屬,因為火災發生,大家都爭相往樓下跑,當時電梯又停了,隻能走樓梯,住院的病人有很多行動不便的,而住院樓又隻有兩個樓梯,突發的火災導致樓道擁擠,在下樓的過程中,發生了互相推擠的事件,有幾個病人家屬起了口角,到了樓下後就打了起來。”魯明回答道。

“據我們的辦案人員反應,到了樓下後,有可疑的人故意衝撞他們並且阻礙他們的行動,配合趙曉陽逃跑,這個查清楚了嗎?”陳正剛又問。

“這個有些不大好查,因為火災是電線老化短路引起的,樓梯的監控恰好停了,而辦案人員說是疑似有從樓梯下來的人衝撞他們,這個我們冇辦法調閱當時的監控去查。”魯明無奈道。

聽著魯明幾乎是滴水不漏的回答,陳正剛深深凝視了魯明一眼,他不知道魯明是在敷衍他還是現場的調查隻能查到這些,但陳正剛相信魯明心裡肯定也不願意深入去查此事,而對方現在跟他彙報的,無疑也都是明麵上能查到的,他想挑毛病肯定挑不出來。

看到陳正剛的臉色,魯明連忙又表態道,“陳書記,今天上午對火災現場的調查,你們的辦案人員也都參與了,我們的調查絕對是冇有任何問題的,當然,因為時間太短的緣故,可能在調查的過程中還會有一些疏漏,後續我們還會進行更深入的調查,爭取能有更多的線索。”

“魯明同誌,彆的我不多做要求,但對於當時現場打架的那幾人,我希望你們市局再好好查一查。”陳正剛看著魯明道。

“陳書記您放心,這幾人已經被我們帶回局裡了,在給他們做完筆錄後,我就下了指示,不能立刻放他們離開,必須再好好查一查,後麵說不定有其他發現。”魯明立刻道。

陳正剛聞言點了點頭,魯明的表現和回答都冇有任何問題,陳正剛不好多說啥,但對於魯明當前彙報的結果,陳正剛無疑是不滿的,不過目前隻過了半天時間,他也不能過分苛求太多。

“陳書記,對趙曉陽的追逃,我們市局也已經抽調了精乾力量正在進行中,並且在全市的主要出入通道進行布控,一定儘快查到趙曉陽的下落。”魯明又道。

聽到魯明這話,陳正剛嘴角撇了撇,從昨晚半夜到現在,如果趙曉陽要逃出江州的話,早都跑地冇影了,市局在出入江州的通道布控有個屁用,當然,也不排除趙曉陽還在江州的某個地方藏著,反正他在這件事上對魯明並不是太信任,魯明也許不敢對趙曉陽有任何包庇,但針對趙曉陽的追逃,魯明卻是有可能故意磨洋工,反正這事他已經請求省廳的人支援,倒也不用對市局抱太大指望,而且如果趙曉陽真的已經逃出江州,省廳的人查起來無疑比市局的人更有優勢。

見陳正剛對追逃趙曉陽的事迴應地並不是很熱切,魯明心裡不禁有幾分疑惑,陳正剛對這事難道不著急?

魯明並不知道陳正剛早就跟省廳打了招呼,這會觀察著陳正剛的臉色暗暗揣測著,不過陳正剛既然不追問,魯明倒也樂得輕鬆,畢竟趙曉陽這事也讓他頭疼地緊,夾在駱飛和省紀律部門之間,最難受的人非他莫屬,兩邊他都得罪不起,即便駱飛現在處境不太妙,但對方終究還是江州市的一把手,對方的指示,魯明也得聽,雖然駱飛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要他們配合省紀律部門全力追查趙曉陽的下落,但魯明真要是信了駱飛這話,那他纔是真的傻。

陳正剛冇說話,魯明這會也在暗暗盤算著自己的心思,雙方一時都有些沉默。

短暫的沉默後,陳正剛對魯明道,“魯明同誌,趙曉陽的下落,你們抓緊去查,必須要全力以赴,一旦有訊息了就及時通知我。”

“陳書記您放心,隻要有一點趙曉陽的線索,我第一時間跟您彙報。”魯明立刻道。

“嗯,那你先去忙。”陳正剛點了點頭。

“好,陳書記,那我就不打擾您了。”魯明恭敬地站了起來。

陳正剛注視著魯明離去的背影,在魯明麵前,他依舊錶現出了對趙曉陽一案的關心,要求市局全力以赴去查,他是有意要做出這麼一番姿態迷惑魯明。

陳正剛倒不是真的對魯明有什麼懷疑,而是魯明身為江州市局的負責人,有些事不是魯明自己能決定的,就拿趙曉陽這事來說,如果駱飛詢問,那魯明肯定要和駱飛通氣,甚至駱飛也會主動跟魯明打探他的反應以及態度,魯明多半會如實告知,而他如果在魯明麵前表現出了漫不關心的態度,那無疑會讓駱飛起疑。

正如陳正剛所猜測地那般,魯明從陳正剛這出來後,就來到了市大院。

駱飛的辦公室裡,魯明同駱飛也彙報趙曉陽一事的進展,雙方都不主動點破,但彼此又心照不宣。

“駱書記,現在我們在市裡各主要交通要道都設了關卡,同時抽調精乾力量追蹤趙曉陽的下落,隻要趙曉陽還在江州境內,相信很快就能查到他的下落。”魯明說道。

“嗯,抓緊查,一定要儘快找到趙曉陽,給上級一個交代。”駱飛一臉嚴肅地說道。

“會的,剛剛我去跟陳書記彙報時,陳書記也再次做了強調,要我們全力以赴,儘快查到趙曉陽的下落。”魯明說道。

“好,你們要嚴格落實陳書記的指示。”駱飛點了點頭,瞄了魯明一眼,看似隨意地問道,“你剛剛去陳書記那,陳書記是不是仍然很生氣?”

“對,陳書記臉色很不好看,看起來還在氣頭上。”魯明點頭道。

“發生這樣的事,也難怪陳書記會生氣,趙曉陽這混蛋,簡直是要害死我,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小舅子,眼下他竟然在接受紀律部門調查期間逃了,這讓彆人怎麼看我駱飛?指不定還有人懷疑是我搞的呢。”駱飛憤怒地說道。

聽到駱飛的話,尤其是看到駱飛一臉憤怒的樣子,魯明莫名有種荒謬的感覺,嘴上卻還隻能安慰著駱飛,“駱書記,您也彆生氣,趙曉陽是趙曉陽,您是您,雖然他是您的小舅子,但他犯了法跟您並冇有關係,相信大家都能分得清的,更不會胡亂懷疑。”

“唉,希望如此吧。”駱飛一臉無奈地說著,很快,他的臉色又繃了起來,對魯明道,“魯局長,你們市局在調查趙曉陽下落的過程中,必須竭儘全力,不能因為趙曉陽和我有那麼一層親戚關係就徇私枉法,否則就是置我於不義,明白嗎?”

“駱書記,您放心,我們會全力追查的。”魯明點頭道。

“這就好。”駱飛點了點頭,又道,“在追查趙曉陽的過程中,一旦有任何訊息,要及時跟我彙報。”

駱飛在說到‘及時’兩字時,有意加重了口氣,魯明心領神會,點頭道,“駱書記放心,有訊息我會及時跟您彙報。”

駱飛的目的是要及時掌握市局的行動,但他又不好明著說出來,魯明顯然明白了他的暗示,這讓駱飛很是滿意。

談完正事,駱飛又和魯明拉了會家常,對魯明的態度比以往親切了許多,明顯存著示好之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