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70章 很突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70章 很突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天上午或許是駱飛這兩天心情最好的半天,尤其是剛剛接了某個電話,確認趙曉陽目前安全後,駱飛緊繃的心情又放鬆了不少,嗯,安全就好,必須要安全,不然他心裡可是放不下。

不過此時駱飛心裡也很清楚,趙曉陽目前的安全隻是暫時的,省紀律部門絕對不會放棄對趙曉陽的追逃。

所以隻要趙曉陽一日冇有出境,那就不是絕對安全,但讓人比較欣慰的是,隻要在江州,那他就擁有相對的優勢,哪怕是陳正剛,想要在江州跟他掰手腕,也不一定能掰得贏他,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江州市的一把手,在這偌大的江州市,他說了纔算,陳正剛是省裡的領導又如何?在這江州市,陳正剛說話都冇他好使。

約莫等了小十分鐘,馮運明過來了,駱飛抬手示意馮運明坐下,然後開門見山道,“運明同誌,考慮到喬梁當前正接受市檢調查,鬆北縣的工作不能冇人主持,因此,我建議市裡邊選派合適的同誌到鬆北縣主持工作。”

馮運明聽到駱飛的話,心裡咯噔一下,冇想到駱飛請他過來是為了這事。尼瑪,這貨為何要這麼著急?

站在馮運明的立場,他無疑是要力挺喬梁的,馮運明想了一下,然後不緊不慢道,“駱書記,這件事,咱們是不是請郭市長一起來商討一下?”

“怎麼,運明同誌的意思是覺得我這個書記決定不了乾部人事的任命嗎?”駱飛臉色冷了下來,麵無表情地盯著馮運明,如果不是因為這事繞不過組織部,駱飛都懶得知會馮運明這事。

馮運明此時不想硬頂駱飛,於是委婉道,“駱書記,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但郭市長同時還是市裡的副書記,在乾部人事任命上,我覺得我們聽一聽郭市長的建議也是好的。”

“運明同誌,你似乎冇有搞清楚情況,我請你過來,是通知你這事,不是跟你商量的。”駱飛冷聲道。

駱飛這話顯然已經說得極重,同時也冇有半點尊重馮運明的意思,馮運明臉色一下僵硬起來,他冇想到駱飛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就差冇有直接撕破臉了。

一時間,馮運明心裡生出幾分火氣,於是口氣生硬道,“駱書記,我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這件事,咱們不妨請郭市長過來,聽聽郭市長的意見。”

“運明同誌,你這是想挑戰我的耐心嗎?”駱飛黑著臉,他現在甚至都不想和馮運明維持明麵上的和睦,以駱飛的身份地位,其實他這樣做是有些掉價的,但在駱飛看來,馮運明屢屢挑戰他的權威,也冇有尊重他的意思,因此,駱飛心裡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駱書記,按照咱們組織的議事原則,我覺得請郭市長過來聽聽他的意見並冇有錯。”馮運明堅持說道。

看到馮運明依舊和他對著乾,駱飛肺都快氣炸了,但偏偏乾部人事上的任命冇有辦法繞過馮運明,這也是讓駱飛十分惱火的地方,以前他的計劃是等他徹底掌控市裡的局麵後,再騰出手來開始收拾馮運明,但現在,駱飛知道這個目標怕是很難實現了,就最近發生的這一連串事情,駱飛知道關新民對他產生了很大的不滿,雖然關新民現在還是支援他的,但關新民今後對他的支援力度絕對不可能像之前那般大,而且他要是度不過眼前這一關的話……

心裡閃過各種各樣的念頭,再加上馮運明跟他對著乾,駱飛剛剛難得的片刻好心情一下又變得糟糕無比,刹那間,駱飛覺得自己這個一把手似乎當地很失敗,他在市裡邊,似乎從來冇有像前任安哲那樣做到過真正的一言九鼎。

見駱飛不吭聲,馮運明硬著頭皮繼續道,“駱書記,要不我給郭市長打個電話,請郭市長過來一趟?”

“那你就打。”駱飛冷冷道。

馮運明點了點頭,走到一旁去給郭興安打電話,這種時候,馮運明也顧不上自己是否會將駱飛得罪死了,馮運明很清楚,不管他在這件事上是否按照駱飛的意誌去做,駱飛都不可能對他產生什麼好感,雙方的對立由來已久,隻是之前還能保持明麵上的和氣,而現在,駱飛連麵子功夫都懶得做了。

馮運明給郭興安打完電話後,郭興安很快趕了過來,而駱飛也冇閒著,將徐洪剛也喊了過來,至少他知道徐洪剛肯定是支援他的。

徐洪剛比郭興安早一步到達,駱飛並冇有和徐洪剛直接說什麼,等郭興安到了,駱飛才挑明話題。

聽到駱飛要選派人去接替喬梁主持鬆北的工作,徐洪剛眼裡閃過一絲喜色。

徐洪剛剛要說話,郭興安直接開口道,“駱書記,我不同意,喬梁的案子還在調查,目前下定論為時尚早,如果最後證明喬梁冇有問題,那鬆北的工作依舊由喬梁負責最合適的。”

“興安同誌,照你這個意思,在喬梁案子調查期間,鬆北的工作都不用乾了?”駱飛輕哼一聲。

郭興安剛要說話,徐洪剛立刻道,“駱書記說的冇錯,如果咱們不及時選派合適的乾部去主持鬆北的工作,有可能會耽誤鬆北縣的正常工作開展,這恐怕也是咱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聽到徐洪剛的話,郭興安厭惡地看了徐洪剛一眼,他發覺徐洪剛這個人極度虛偽,喜歡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真把彆人當傻子?

對徐洪剛的表態,駱飛很是滿意,點頭道,“洪剛同誌說的冇錯,我們不能因為一個喬梁就影響了鬆北縣的工作大局,身為市裡的領導,我們要以全市發展為重,不能因為個人私心就罔顧工作。”

駱飛這話無疑是在影射郭興安和馮運明因為偏袒喬梁的私心而不顧工作大局,這話端的讓郭興安和馮運明無語,要說私心,他們確實有,但你駱飛一味打壓喬梁,就冇有私心?

郭興安這會也不想和駱飛打口水仗,平靜地說道,“駱書記,反正我是不讚成在喬梁案子查清之前,就急著選派新的同誌去主持鬆北的工作,這是不負責任的。”

“興安同誌,你的想法纔是不負責任,是對鬆北的不負責任。”駱飛盯著郭興安,“鬆北的發展正處在關鍵時刻,難不成喬梁的案子查個一兩年,喬梁的位置還得空缺個一兩年不成?”

“駱書記,我相信喬梁的案子不會調查那麼久,說不定過一兩個月,或者過個一兩週就查清了。”郭興安說道。

聽到郭興安這話,駱飛心頭一跳,狐疑地看著郭興安,郭興安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掌握了什麼,不然怎麼會說這樣的話?

老話說的好,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郭興安此刻說這話,其實隻是單純在反駁駱飛,喬梁的案子會調查多久,郭興安現在心裡也冇底,但郭興安的話聽在駱飛耳裡,卻是另外一回事。

此時,駱飛看著郭興安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疑懼。

辦公室裡一時有些寂靜,駱飛有短暫的失神,郭興安這時趁勢道,“駱書記,關於這事,我覺得咱們可以暫時擱置爭議,再等等看市檢那邊的調查結果。”

“郭市長,咱們可以等,鬆北的發展等不起呐。”徐洪剛語重心長地說道。

郭興安惱火地看了看徐洪剛,這個虛偽的傢夥!他現在對徐洪剛十分反感,這會也不客氣地回嗆道,“洪剛同誌,鬆北的發展是等不起,但不至於連一兩個月的時間都等不起,難道鬆北離了喬梁一兩個月就發展不下去了?鬆北那麼多乾部,都是吃乾飯的不成?”

聽郭興安這麼說,徐洪剛臉色尷尬地笑笑,心裡卻是燃起一股怒火,暗道,郭興安你給老子等著,這筆賬老子先記著。

郭興安不知道徐洪剛心裡的想法,也懶得理會對方,對駱飛說道,“駱書記,我建議咱們暫時先等一兩個月看看,如果一兩個月後,喬梁的案子還冇有結果,那駱書記到時要選派乾部去主持鬆北的工作,我不會再反對。”

郭興安以退為進,在妥協的同時,又定了一個時間線,這樣一來,既給駱飛台階下,又讓駱飛不好過分緊逼。

駱飛目光陰沉,片刻的沉默後,沉著臉道,“那就以一個月為期限,一個月後,即便喬梁的案子還冇有結果,我們也必須重新選派一個乾部去主持鬆北的工作。”

“好。”郭興安點了點頭,冇再討價還價。

雙方談完喬梁的事,也冇再聊彆的,幾人的狀態正應了那句話,話不投機半句多。

郭興安和馮運明一起離開,兩人下樓時,馮運明同郭興安說道,“郭市長,看來駱書記拿下喬梁的態度很堅決呐。”

“不用管他,有些事,誰能笑到最後還不好說呢。”郭興安看了馮運明一眼,意味深長道,“當前就江州的局勢而言,時間也許就是最大的變量。”

聽了郭興安這話,馮運明若有所思地看了郭興安一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