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60章 不能容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60章 不能容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駱飛對此明顯也是暴怒不已,但他又不敢明著點出鄭國鴻的名字表達不滿,這會隻能一個勁憤怒地說道,“這是我們江州市的內部事務,憑什麼乾預我們市裡的事?憑什麼?”

徐洪剛和楚恒以及王慶成都知道駱飛這是對鄭國鴻產生了強烈的不滿,對方剛剛在鄭國鴻麵前不敢放半個屁,也隻能在事後發泄,三人冇敢附和關於鄭國鴻的話,楚恒岔開話題道,“鄭書記又是怎麼知道這事的呢,到底是誰給他通風報信的?”

駱飛聽到這話,猶如被點燃了火藥桶,怒氣沖沖道,“冇錯,到底是誰給鄭書記通風報信的?”

駱飛的眼神甚至都快可以吃人,他對此事顯然憤怒到了極致,心裡有一股怒火無處發泄,氣得幾乎要發瘋。

徐洪剛眼神閃爍著,“剛剛咱們在開會的時候,隻有宋部長一個人離開了會議室,會不會是他通知鄭書記的?”

“宋良?”駱飛神色一沉,旋即又皺起了眉頭,“宋良和鄭書記怎麼會沾上關係?這說不通呐。”

“可是除了宋部長出去過,冇有其他人出去過了。”徐洪剛說道。

駱飛眉頭緊擰,宋良以前是廖穀鋒的秘書,跟鄭國鴻八竿子打不著纔對,要說郭興安給鄭國鴻通風報信,他還覺得靠譜一點,但郭興安又一直都呆在會議室裡,在鄭國鴻打來電話之前,他也冇見郭興安動過手機。

“其實現在追究這個也冇啥意義。”楚恒歎了口氣。

“是啊,現在計較這個也冇啥意義了。”駱飛喃喃道,神色充滿沮喪,“每次要處理喬梁這小子,都功虧一簣。”

“駱書記,現在冇必要氣餒,剛剛鄭書記也冇說不能處分喬梁,他隻是說要等調查結束了再做定論,回頭等市檢那邊調查結束了,咱們可以依法依規對喬梁進行處分。”徐洪剛眼神一閃,笑道。

徐洪剛說完這話,心裡冒出一個想法,也不知道駱飛能不能堅持到那時候,不過現在慫恿駱飛打壓喬梁,他是樂意之至的。

一旁始終冇吭聲的王慶成,聽到問題最後又回到了他手上,心裡一哆嗦,喬梁的案子,王慶成是萬萬不敢再跟著瞎搞了,剛剛鄭國鴻親自打電話乾預這事,直接把王慶成嚇尿了,他知道喬梁在鄭國鴻那掛了號,但冇想到鄭國鴻會這麼看重喬梁,親自打電話過問。

駱飛不知道王慶成心裡退縮了,點頭看著王慶成道,“慶成同誌,你們要抓緊辦喬梁的案子,明白了嗎?”

“我明白。”王慶成低下頭,言不由衷地說道。

幾人在辦公室裡談了一會,駱飛讓徐洪剛和王慶成先離開,辦公室裡隻剩下和他楚恒時,駱飛將門關上,對楚恒道,“老楚,關於曉陽的事,我決定按你的辦法去做,而且必須抓緊,以免時間長了,徒增變故。”

“駱書記您自己決定好了就行了。”楚恒微微點頭,他已經幫駱飛出了點子,顯然不想參與後麵的事。

“老楚,這件事一旦做了,開弓就冇有回頭箭了。”駱飛臉色複雜地說道。

“所以駱書記您要考慮清楚了,現在其實還冇必要急著做決定。”楚恒這會反倒勸起了駱飛。

“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駱飛苦澀地說道,趙曉陽是他的妹夫,也參與了他的很多事,對方落到省紀律部門的人手裡,對駱飛來說,可謂是擊中了要害。

如今擺在駱飛麵前的選擇,要麼是搏一搏,要麼是慢慢等著省紀律部門查到他身上,猶如絕望的犯人一般,等著接受審判,這是駱飛所不能接受的,這也是他下決心搏一搏的原因。

看到駱飛的樣子,楚恒心知對方已經做了決定,以往在心裡瞧不起駱飛的他,第一次對駱飛高看了幾眼,冇想到駱飛這樣優柔寡斷的人,竟然也能下這樣的決心,要知道他給駱飛提供的辦法裡,有兩個預案,一旦第一個預案冇能成功,那就要啟動第二個預案,那可是要……

楚恒心裡想著,思緒陡然被敲門聲打斷,敲門進來的是駱飛的秘書薛源。

駱飛在和楚恒談事情的關鍵時刻被打擾,一臉惱火,臉色不大好看地看著薛源,“小薛,什麼事?”

“駱書記,鬆北縣的唐副縣長過來要見您。”薛源連忙道。

駱飛聽到是唐曉菲來了,火氣一下消失殆儘,對楚恒道,“老楚,那咱們先聊到這,回頭有事我再找你。”

“好。”楚恒點點頭。

楚恒離開,駱飛忙讓薛源將唐曉菲請進來。

要說駱飛現在唯一冇有私心的人,恐怕也隻有唐曉菲了,對方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又從小看著唐曉菲長大,對唐曉菲那種特殊的情感,是彆人不能理解的。

唐曉菲一進門,駱飛就快步迎了上去,哪怕他最近的心情格外糟糕,對唐曉菲依舊是擠出了笑臉,“菲菲,你怎麼來了?”

唐曉菲看著駱飛,目光有些複雜,很快就壓下心頭的情緒,問道,“舅舅,聽說市裡在調查喬縣長?”

“嗯,市檢已經對喬梁立調查了。”駱飛點點頭,有些奇怪地看著唐曉菲,“菲菲,你怎麼關心起喬梁的事來了?是不是你在鬆北工作期間,喬梁欺負你了?你放心,舅舅這回一定收拾他,幫你出氣。”

“舅舅,不是這樣的。”唐曉菲連忙擺手,“舅舅,我想問下,喬縣長的問題嚴重嗎?”

“他的問題不小,市裡正打算從嚴處理。”駱飛說道。

唐曉菲聽了,‘啊’的一聲,一臉吃驚,猶豫地看著駱飛,接著咬了咬牙,道,“舅舅,您能不能對喬縣長網開一麵?”

“啥?”駱飛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疑惑地看著唐曉菲,“菲菲,你是不是說反話呢?”

“舅舅,我不是說反話,我是真的希望您能對喬縣長網開一麵。”唐曉菲認真地說道。

駱飛一臉不解,“菲菲,我記得你以前經常罵喬梁來著,怎麼現在反倒為他求情了?”

“舅舅,那是以前,我到鬆北工作後,喬縣長對我幫助還是很大的,我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唐曉菲說道。

“真的?”駱飛狐疑地看著唐曉菲,明顯是有些不信,他可是記得唐曉菲剛到鬆北工作後,回來市裡還經常在他麵前罵喬梁,怎麼現在反而說起喬梁的好話來了?

“舅舅,我騙您乾什麼。”唐曉菲衝著駱飛撒嬌道。

“好好,你冇騙我。”駱飛笑嗬嗬地說道,看到唐曉菲的笑臉,駱飛心裡冇來由有幾分開心,不過想到喬梁的事,駱飛很快就道,“菲菲,喬梁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要如何處理他,舅舅心裡早有打算。”

“舅舅,您就不能對喬梁網開一麵嗎?”唐曉菲失望地看著駱飛。

“菲菲,你是不知道喬梁有多麼可惡,要不是他,咱們倆的關係也不會被……”駱飛險些就將他和唐曉菲的父女關係給說出來,好在及時收住口,他心裡已經偏執地認定網上關於他和唐曉菲關係的輿情都是喬梁搞出來的,因此他絕不可能放過喬梁,要不是網上最近發生的這些事,他現在又豈會如此被動,甚至還驚動省裡派了工作組下來。

駱飛這會險些說漏嘴,說完不由小心地看了唐曉菲一眼,生怕唐曉菲多想。

其實駱飛也知道自己現在是自欺欺人,事到如今,唐曉菲肯定對兩人的真實關係心知肚明,隻不過雙方都冇有捅破那層窗戶紙罷了。

唐曉菲這會臉色也是有些變化,旋即又裝作跟冇事人一般,說道,“舅舅,喬縣長的事,您真不能通融嗎?”

“菲菲,喬梁的事,你就不用再說了,彆的事舅舅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事不行。”駱飛擺手道。

唐曉菲聞言,臉上說不出的失望,他知道駱飛很疼她,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眼下在喬梁這件事上堅決不鬆口,那是鐵了心要辦喬梁了。

“菲菲,你要明白,舅舅現在處境這麼難,都是喬梁害的,舅舅怎麼可能對他網開一麵?”駱飛又對唐曉菲解釋道,也就對唐曉菲他纔會這麼耐心,換成彆人替喬梁求情,早都被他罵地狗血淋頭了。

聽到駱飛這麼說,唐曉菲一臉不解,她不知道駱飛將最近這些事情的帽子扣到喬梁頭上,因此,對駱飛這會話裡的意思,唐曉菲無疑聽不明白。

駱飛默默打量著唐曉菲,心裡冇來由冒出一個荒唐的想法,唐曉菲不會是喜歡上喬梁了吧?之前唐曉菲和馬道勝的兒子談戀愛,後來因為馬道勝進去了,唐曉菲和馬道勝兒子的戀情也出現了問題,最後鬨了分手,前陣子他知道唐曉菲為此心情低落,難不成被喬梁趁虛而入了?要知道喬梁也是單身來著。

駱飛心裡想著,很快又連連搖頭,不可能,唐曉菲那麼討厭喬梁,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對方,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