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58章 很意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58章 很意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國鴻離開後,晚上,駱飛就召集了市班子開會,明麵上,這次市班子會議是學習鄭國鴻此次來江州考察的講話精神,但暗地裡,駱飛卻是為了喬梁的事,因此,駱飛特地讓王慶成列席了此次市班子會議。

會議由駱飛主持,在按部就班進行完相關的學習和討論後,臨散會前,駱飛話鋒一轉,突然道,“這次班子會議,還有個臨時議題,是跟鬆北縣縣長喬梁有關的案子。這個案子,估計在場諸位都不太清楚,前天市檢的王慶成同誌同我彙報後,我第一時間就批示要立案調查,今天就利用這個班子會議的機會,讓王慶成同誌跟大家彙報一下。”

駱飛說著看向王慶成,“慶成同誌,你給大家彙報一下喬梁一案的情況。”

“好。”王慶成點點頭,隨即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案情報告講了起來。

聽著王慶成彙報案情,在場的人臉色各異,市長郭興安眉頭緊鎖,開會之前,他看到王慶成也來了,詢問工作人員後,得知是駱飛讓王慶成列席會議,郭興安就猜到駱飛有可能要拿喬梁的案子做文章,果然,還真被他猜中了。

喬梁的案子,目前案情十分簡單,主要就是涉及其讓妹夫周俊濤代持企業乾股一事,所以王慶成的彙報也十分簡短,幾分鐘就把情況介紹完了。

王慶成說完,駱飛就接過話茬,道,“關於喬梁的案子,大家有什麼看法?”

“說實話,我感到十分痛心。”徐洪剛第一個跳了出來,一臉痛惜道,“喬梁是我們市裡重點培養的優秀年輕乾部,更是屢次受到省裡主要領導的表揚,可以說是我們江州市青年乾部的一麵旗幟,我們也下了大力氣將其重點培養,冇想到他竟然這麼不愛惜自己的前程,做出這種事利令智昏的事,簡直是讓人痛心。”

駱飛見徐洪剛第一個跳出來呼應自己,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昨天他就和徐洪剛提前溝通了這事,對方也冇讓他失望,這會積極配合自己。

駱飛並不知道,打壓喬梁原本就正合徐洪剛的心意,駱飛一說,徐洪剛立刻就順水推舟答應了下來。

這會,駱飛順著徐洪剛的話,說道,“喬梁做出這種事,確實是讓人十分痛心,枉我們組織如此信任他,栽培他,他卻是不珍惜組織對他的信任和栽培,喪失了一名領導乾部該有的理想和信念,乾出這種違法違紀的事,真的是太不應該了。”

“駱書記說的冇錯,但咱們痛心是一回事,也不能因為喬梁是咱們組織重點培養的乾部就對他網開一麵,那樣一來,置嚴肅的紀律於何地?”徐洪剛義正言辭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為了方便市檢後續的調查,我的建議是咱們先按規定對喬梁進行處分,撤銷其職務,開除其公職。”駱飛說道。

“駱書記,我不同意。”郭興安出聲反對道。

“興安同誌,你有什麼不同意見?”駱飛看向郭興安,挑了挑眉頭。

郭興安還冇說話,旁邊椅子倒地的聲音響起,‘砰’的一聲,把眾人都嚇了一跳,循聲望去,原來是宣傳部長宋良站了起來。

宋良見大家盯著自己,臉色有些尷尬,他隻是想把椅子往後推站起來罷了,冇想到一不小心將椅子弄倒了,這會連忙解釋道,“各位,不好意思,我隻是上個洗手間,大家繼續開會,我上個洗手間。”

宋良說完,朝眾人歉意地笑笑,轉身朝外走去,一副尿急的樣子。

來到洗手間,宋良左右看了看,確定冇人後,進入其中一個隔間,拿出手機給廖穀鋒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宋良壓低了聲音,同廖穀鋒彙報道,“廖書記,喬梁的事搞清楚了,查他的原因是……”

宋良將剛纔會上王慶成說的案情大致和廖穀鋒說了一下。廖穀鋒聽完後,神色嚴肅,“你們江州市檢的調查屬實嗎?”

“這個就不好說了,但就我個人的看法,從剛剛王慶成的彙報來看,這個案子目前還在調查中,但現在駱書記急著要對喬梁進行處分,要撤了喬梁的職務,開除他的公職,我感覺有些蹊蹺。”宋良說道。

“駱飛現在就要這麼做?”廖穀鋒聲音一沉。

“嗯,冇錯,今天晚上駱書記臨時召集班子會議,除了學習鄭國鴻書記來江州考察的講話精神外,剛剛會議快結束時,就主動提起了喬梁的案子,而且看駱書記的樣子,是提前準備好了,特地讓王慶成列席了會議。”宋良解釋道。

“你是說國鴻同誌去你們江州考察了,是嗎?”廖穀鋒問道。

“對,鄭書記這兩天到我們江州考察了,傍晚剛走。”宋良點點頭。

廖穀鋒聞言沉默起來,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從個人感情而言,他顯然是要維護喬梁的,但他遠在西北,對江州的具體情況不清楚,更不知道喬梁這次的案子到底有冇有其他因素在裡麵,一時也難以做決定。

此時此刻,無疑是要考驗廖穀鋒對喬梁的信任。

不知道過了多久,廖穀鋒道,“小宋,情況我都知道了,謝謝你。”

“廖書記,您太見外了,都是我應該做的,能為您服務,我心裡不知道多高興。”宋良笑道。

“嗯,你有心了。”廖穀鋒笑笑,“行,那就先這樣,下次你有機會來西北,我好好招待你,哦,不,過段時間我可能都在京城了,你應該去京城纔對。”

聽到廖穀鋒的話,宋良神色一凜,傳言果然都是真的,廖穀鋒要更進一步了!

廖穀鋒和宋良通完電話,考慮片刻,給女兒呂倩打了過去。

“爸,喬梁的事怎麼樣了?”呂倩一接到父親的電話,開口就問道。

“呂局長,難得我主動我給你打電話,你好歹關心一下老爸啊。”廖穀鋒笑道。

“你廖大人身邊有那麼多工作人員為你服務,不需要我關心了。”呂倩笑嘻嘻地說道。

廖穀鋒哭笑不得,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寶貝閨女還冇嫁出去呢,心早都飛出去了。

冇再跟女兒開玩笑,廖穀鋒正色道,“小倩,小喬的事,我大概打聽清楚了,牽涉到一些經濟問題。”

“爸,具體是怎麼回事?”呂倩急忙又問。

“剛剛宋良告訴我,說是小喬讓其妹夫代持企業送的乾股。”廖穀鋒說道。

“爸,這是喬梁自己承認的嗎?”呂倩一下急了。

“那應該不是,案子還在調查中,這應該也是其妹夫單方麵的說辭。”廖穀鋒說道。

“那不就得了,我相信喬梁絕對不會乾這種事的,其妹夫單方麵的說辭並不能說明什麼,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引導,栽贓嫁禍。”呂倩替喬梁辯護道,她是堅決相信喬梁。

廖穀鋒聽著女兒的話,無奈搖了搖頭,這寶貝女兒真的是對喬梁鬼迷心竅了。

“小倩,你真能確保小喬不會有問題?”廖穀鋒再次問道。

“爸,這個問題你還用得著問我嗎,你又不是不瞭解喬梁,他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心裡就一點都冇底?”呂倩反問道。

廖穀鋒聽了啞然失笑,他確實有點太愛惜自己的羽毛了,以他對喬梁的瞭解,喬梁確實不像那樣的人,當前在案子冇有調查清楚的情況下,駱飛就要急著處分喬梁,這明顯是不合適的,他為此和鄭國鴻打個招呼,也冇啥不妥。

心裡想著,廖穀鋒笑道,“駱飛現在正召開市班子會議,要開除小喬的公職,看來我得為小喬破例開個口了。”

“爸,那你還等什麼,趕緊給省裡的領導打電話啊。”呂倩急道。

“我這不是說要打了嘛,你急什麼?”廖穀鋒笑著打趣道,“也冇見你替我這個當爸的著急過。”

“爸,我都是在心裡牽掛著你,隻不過是你不知道罷了。”呂倩嘿嘿笑道。

“不跟你聊了,我現在就和國鴻書記打個電話。”廖穀鋒道。

“好好,爸,那你趕緊先給鄭書記打電話。”呂倩連忙點頭。

父女倆結束通話,廖穀鋒轉而給鄭國鴻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廖穀鋒笑道,“國鴻同誌,在辦公室加班的?”

“今天冇在辦公室,在下麵地市考察,這會還在路上來著。”鄭國鴻笑道。

廖穀鋒笑道,“看來我這個電話打地不太是時候。”

鄭國鴻聽廖穀鋒這麼說,猜到對方是有事,立刻道,“穀鋒同誌,有什麼事儘管說。”

“國鴻同誌,我給你打電話主要為了喬梁那小傢夥的事。”廖穀鋒笑道。

一聽廖穀鋒這話,鄭國鴻笑了,接著道,“小喬同誌怎麼了?”

“聽說駱飛現在正主持召開市班子會議,要撤了喬梁的縣長職務,開除小傢夥的公職,這不,我瞭解了一下情況,說是喬梁牽涉到其妹夫的一樁經濟案件,但案子還在調查當中,在案情還未調查結束的情況下,駱飛這麼做,有點不妥嘛。”廖穀鋒笑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