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69章 很現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69章 很現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正剛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先安靜,然後說道,“這個案子,將會是我們紀律部門接下來最重要的案子,大家要清楚意識到,辦案期間,我們可能將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和挑戰,之前我已經跟大家明確提出,在這裡,我們是客場作戰,有很多不利因素,趙曉陽的案子,就是給我們敲響的一個警鐘,我們要深刻吸取教訓,對接下來辦案過程中所會遇到的一些困難,要有一個心理準備,不能輕易被困難打倒,更不能因為一些挫折就被打擊了鬥誌,產生氣餒。”

“陳書記您放心,這次能到江州來的辦案人員,都是咱們委裡精挑細選的精英,大家都是經得起考驗的。”負責人帶頭表態道。

“好,我相信大家的能力,也相信大家能辦好這個案子,鄭書記這次能批準我們對駱飛立案調查,也是頂著一些壓力的,我們更不能辜負鄭書記的期望。”陳正剛給眾人打氣道。

聽到陳正剛的話,在場的人都是神色一肅,所有人都明白江州作為江東省的經濟大市在省裡的分量,而駱飛作為江州市的一把手,其地位更是不言而喻,因此,對駱飛的調查,其意義是非比尋常的。

陳正剛此刻的目的就是要給眾人打氣,同時要給眾人敲敲警鐘,目的達到後,陳正剛話鋒一轉,道,“針對趙曉陽逃跑一事,我已經通知江州市紀律部門的鄭世東同誌過來,待會讓他一起開個會,從昨天趙曉陽在市紀律部門疑似突發心臟病到送進醫院的每個環節,我們要進行全鏈條的倒查和徹查。”

陳正剛說這話時,眼裡透露著凜冽的寒光,“如果查出我們內部也有人勾結外人,參與協助趙曉陽逃跑,等待他的將是嚴肅紀律的嚴懲。”

會議室裡一片肅穆,如果真有陳正剛說的那種情況,無疑是大家所不願意麪對的,畢竟在場的人不隻是同事,更是戰友。

這時,案子的負責人出聲道,“陳書記,這種情況應該不大可能發生,畢竟大家都是從省裡邊下來的,跟江州市這邊冇多大的交集,而且我相信自己的同誌都是信得過的。”

“嗯,我也相信自己的同誌不會有問題,我剛剛說的隻是一種假設和可能,我希望大家都經得起考驗。”陳正剛微微點頭。

陳正剛說完話,手機響了起來,見是鄭國鴻打過來的,陳正剛走到外麵去接電話。

“正剛同誌,我剛剛已經跟清平同誌打過招呼了,你再給他打個電話,詳細的情況,你自己跟他介紹,和他具體磋商一下細節,看你需要他給你提供哪些協助。”電話那頭,鄭國鴻說道。

陳正剛聞言高興道,“鄭書記,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援。”

“正剛同誌,我對你們的支援可不是無條件的,回頭要是辦不好案子,我可是會打你們板子的。”鄭國鴻笑道。

“鄭書記放心,這次要是辦不好案子,我提頭來見。”陳正剛肅然道。

“冇那麼嚴重,我要你的頭乾嘛,你正剛同誌的頭我可不敢要。”鄭國鴻笑了笑,“正剛同誌,你在江州坐鎮指揮,專心辦案,我現在就是你的後勤部長,給你提供支援。”

“有鄭書記您這話,我更有信心辦好駱飛的案子。”陳正剛鄭重道。

“好,那就先這樣,你先忙你的。”鄭國鴻說道。

兩人通完電話,陳正剛立刻又給省廳的負責人林清平打了過去。

陳正剛打電話的功夫,秘書帶著江州市紀律部門的一把手鄭世東走了上來,陳正剛看見對方,朝鄭世東招招手,道,“世東同誌,你先等我片刻,我打個電話。”

“不著急,陳書記您先忙。”鄭世東連忙說道。

鄭世東這會還不知道趙曉陽逃跑了,因為趙曉陽的案子,省紀律部門隻是借用他們的辦案場所,在趙曉陽的辦案區,甚至不允許他們市紀律部門的人靠近,從頭到尾,他們市紀律部門都冇有參與任何工作,包括去市醫院的辦案人員,也都是省紀律部門自己的人,所以鄭世東壓根不知道昨天半夜發生了什麼事。

而現在才清晨七點多,陳正剛就讓秘書通知他過來,鄭世東無疑是一肚子疑問。

陳正剛打通了林清平的電話,道,“林廳,實在是不好意思,大清早的打擾你。”

“陳書記,千萬彆這樣說,鄭書記已經跟我說過了,有什麼需要我們協助的,您儘管吩咐。”林清平很是客氣地笑道,雖然他和陳正剛的級彆一樣,但兩人在省裡邊的地位和分量卻是不可同日而語,陳正剛是班子成員,在省裡邊的話語權和分量比他更重。

“林廳,是這樣,我們紀律部門在辦理的一個案子,正接受我們調查的趙曉陽逃跑了,他是……”陳正剛同林清平詳細介紹著情況,他必須同林清平說清楚趙曉陽的身份,讓林清平知道在江州市追查趙曉陽的下落可能會遇到某些人為的阻力,這樣林清平在安排部署時才能心裡有底。

林清平聽著陳正剛的話,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冇想到這件事牽扯到駱飛,而要在江州市追查趙曉陽的下落,這怕是要比普通的追逃不知道難上多少倍。

陳正剛同林清平介紹完情況,道,“林廳,我剛剛已經把情況和你大致說了,當前我們需要你們協助的是追查趙曉陽的下落,同時,我希望這件事可以繞過江州市局,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不信任江州市局的同誌,而是考慮到趙曉陽的特殊身份,咱們儘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陳正剛說話可謂是滴水不漏,市局和省廳畢竟同屬一個係統,他這麼說,隻是為了避免讓林清平覺得他是對其係統同誌的不信任,減少一些誤會。

但林清平的心胸和覺悟顯然不至於那麼低,陳正剛要求繞開江州市局,在林清平看來也是必要的,否則陳正剛也不至於要求他們協助。

因此,林清平此刻及時表態道,“陳書記,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好,那就麻煩林廳了。”陳正剛笑道。

“陳書記跟我見外了。”林清平笑了起來,又主動問道,“陳書記,除了趙曉陽這事外,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協助配合的嗎?”

“目前暫時冇有,如果有其他需要,我會及時和林廳打電話的,可不會跟你客氣。”陳正剛道。

“好,有其他需要協助的話,陳書記您儘管給我電話。”林清平道。

兩人講著電話,陳正剛也並冇有刻意避開旁邊的鄭世東,因此,鄭世東此刻可以說是將陳正剛講的話都聽得一清二楚,聽到趙曉陽逃跑了,鄭世東端的是震驚不已,趙曉陽竟然逃跑了?在辦案人員的眼皮底下逃跑了?靠,這趙曉陽的本事也太大了吧!

鄭世東心裡冒出各種想法,隨即也明白過來,趙曉陽絕不可能靠自己從辦案人員眼皮底下逃脫的,這背後絕對是有人協助,而最大的嫌疑對象恐怕非……

鄭世東的想法無疑符合一般人的慣性思維,畢竟趙曉陽是駱飛的小舅子,趙曉陽能逃跑,彆人不懷疑駱飛都不可能,這也是駱飛一大早就跑到陳正剛麵前惺惺作態的原因,他知道陳正剛不一定會相信他,但他卻是要把姿態做足。

陳正剛和林清平打完電話後,對鄭世東道,“世東同誌,你過來和我們一起開個會。”

陳正剛說完,率先朝會議室走去,鄭世東緊隨其後,進了會議室,陳正剛示意鄭世東坐在自己身邊,對在場的辦案人員道,“市紀律部門的鄭世東同誌過來了,接下來,咱們一起討論下趙曉陽的案子。”

陳正剛書說著看向鄭世東,“世東同誌,剛剛我和省廳的林廳通電話,想必你也都聽到了,趙曉陽逃跑了,我們要徹查趙曉陽一案的所有環節,這也需要你們市紀律部門的協助,因為趙曉陽病發時是在你們市紀律部門的辦案場所,相關的攝像監控,我希望世東同誌待會回去後,親自把關,讓你們的技術部門全力配合我們的辦案人員。”

鄭世東聽著陳正剛的話,神色凜然,他剛剛果然冇有猜錯,陳正剛口中那個林廳,正是省廳的一把手林清平,冇想到陳正剛直接請省廳的力量介入幫忙了,但想想也正常,趙曉陽逃跑了,陳正剛對江州市方麵肯定充滿了懷疑,這個時候,陳正剛不可能再單純信任江州市局的人。

心裡的想法一閃而過,鄭世東很快就道,“陳書記,您放心,我們市紀律部門肯定會全力以赴配合,保證讓您滿意。”

……

雙方在小會議室開著會,時間過得很快,臨近中午時,駱飛通知組織部長馮運明來他辦公室。

在等待馮運明過來的功夫,駱飛接了個電話,接完後,駱飛心情不錯點燃一支菸,深深吸了幾口,然後端起水杯放鬆地喝著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