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222章 凶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222章 凶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郭興安繼續道,“再就是避免被貼標簽,我這裡所指的標簽,就是不要被其他人先入為主的認為你是誰誰的人,你是哪個山頭的人等等。體製內的人命運其實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的,你再努力,還得遇到個看你順眼的領導。遇到一個好的領導,你一順百順,遇到一個跟你不對付的領導,就算你有逆天的本事,你也得低眉順眼的夾著尾巴做孫子。你跟領導的關係,是雙向的,跟對領導、跟對人很重要,但是也不能跟得太近,即使跟得近也不要被人知道,這纔是最高明的。”

“為什麼呢?”喬梁不解道。

郭興安嗬嗬一笑,“很簡單,因為城頭變幻大王旗,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其中緣由自己去領會。”

喬梁也跟著笑了起來。

郭興安又道,“再就是要學會圓融通達做人,在體製內,做人做事要圓融通達,要低調並保持謙恭的態度,不要鋒芒畢露,過分的張揚自己,不管多麼優秀,都難免會遭到明槍暗箭的打擊和攻擊。在處理事情方麵,既不能違紀違法、不能違背原則,但也要學會圓融通達。

還有一點就是要分門彆類同事,同事與朋友,是一個很複雜的關係,有利益衝突的時候再好的朋友也容易反目成仇,更何況在體製內。所以,跟本單位的同事,怎麼處理好關係至關重要。”

“市長,我覺得同事中也可以有好朋友吧?”喬梁問道。

郭興安點點頭,“對,但關鍵是要分門彆類。有的人,目前跟你冇有競爭關係、冇有利益衝突,很容易成為朋友,然而事情是不斷變化的所以,最主要的是該保持距離的時候保持距離,不要太過於跟人交心交底。”

“比如”喬梁看著郭興安。

郭興安道,“比如,你把你的**都告訴對方了,你很難保證會不會因此被人穿小鞋。防人之心不可無,切記。年輕人很容易被人使喚利用,即使知道被利用,自己也要留個心眼,不要真把自己當傻瓜。”

聽了郭興安一席話,喬梁茅塞頓開,不由很佩服郭興安,這傢夥肚子裡有貨。

和郭興安又聊了一會兒,喬梁不便長時間打擾他,站起身道,“市長,冇什麼事,那我先走了。”

“嗯,你回去忙吧,鬆北的工作你要乾好,可不許掉鏈子。”郭興安指著喬梁笑道。

“郭市長您放心,我肯定全力以赴,不會讓您失望。”喬梁笑道。

“是不讓組織失望。”郭興安笑著糾正喬梁的話,旋即又道,“行了,你回去吧。”

喬梁聞言離開,關新民要來江州,這跟他冇多大的關係,也輪不到他這個小乾部去陪同,所以他還是老老實實返回鬆北乾自己的工作。

下午,關新民來到了江州,關新民此次行程的名義說是考察江州市的民營企業經濟,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關新民在這個節骨眼上安排的這趟臨時行程,明顯是為了給駱飛撐腰,尤其是關新民選在市裡剛對外辟謠的時間點下來,也算是煞費苦心,這從某種程度上也是關新民在表達對駱飛的一種信任和支援。

但關新民恐怕也想不到駱飛會指使下麵的人拿出一份假的鑒定報告去迴應外界的質疑,要是知道這個情況,關新民恐怕得將駱飛罵得狗血淋頭。

說到底,關新民在資訊獲取不足的情況下,隻能選擇相信駱飛,畢竟駱飛是他這邊的一員大將,而且省紀律部門的陳正剛又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江州市的情況,關新民這個時候更加必須得表現出支援駱飛的姿態。

下午,關新民在市裡相關領導的陪同下,考察了正泰集團,作為江州市的民營企業龍頭,正泰集團可以說是上麵領導下來都會選擇去考察的一家企業,畢竟這是象征江州市民營經濟的一麵旗幟。

考察完正泰集團,關新民下午又走訪了幾家小微企業,半天的時間很快過去,晚上在江州賓館吃過晚飯後,關新民纔有坐下來休息的時間,對他來說,此行的重頭戲也纔剛開始。

晚飯後,關新民在房間裡單獨接見了駱飛,兩人不知道聊了什麼,在房間裡單獨聊了半個多小時。

從駱飛離開後的神態可以看出來,他還是心滿意足的,關新民明確對他表示了支援,這讓駱飛心裡瞬間踏實下來,不過駱飛也冇敢跟關新民彙報真實情況,要是讓關新民知道市裡迴應網上的輿情用的是弄虛作假的手段,關新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駱飛從關新民房間裡出來,朝在走廊裡等著的楚恒揮揮手,“老楚,關領導要見你。”

楚恒快步走過來,駱飛笑著拍了拍楚恒的肩膀,“進去吧,關領導在等你。”

楚恒點了點頭,走進關新民的房間,神態一下變得恭謹起來。

“楚恒同誌,坐。”關新民笑眯眯看著楚恒,他對楚恒的態度頗為親切,一直以來,他對楚恒的印象都很好,如果不是楚恒的資曆不足,級彆也不夠,他甚至覺得楚恒比駱飛更適合擔任江州市的一把手。

楚恒坐下後,關新民看似隨意地問道,“楚恒同誌,這次網上出現的跟駱飛同誌有關的輿情,你怎麼看?”

“關領導,這些都是市裡相關部門在處理,我還真不太瞭解詳細情況。”楚恒眼神閃爍了一下,低下頭道。

關新民聞言,似笑非笑地看了楚恒一眼,不過他顯然也冇指望從楚恒這得到什麼答案,很快就岔過這一話題,同楚恒聊起了市裡的一些工作。

這幾次,關新民每次來到江州,除了駱飛能夠獲得單獨接見的殊榮外,關新民每次也都會單獨抽空和楚恒聊聊,這從某種程度上反應了他對楚恒的一種欣賞,在目前省裡的中青年乾部裡,關新民的確對楚恒青睞有加,也有意識想把楚恒作為後備乾部重點培養。

就在關新民接見楚恒時,市裡的一傢俬人會所,徐洪剛在自己的專用房間裡悠哉地抽著煙,今天關新民下來考察,徐洪剛並冇有去湊熱鬨,他知道自己不是關新民的人,就算他表現地再殷勤,關新民也不會對他另眼相看,倒不如躲個清靜。

在這點上,徐洪剛還是很明智的,作為在體製內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油條,他知道對不同的領導,哪些是無用功,哪些是必須要做的功,有些領導,你不是他的人,再下功夫也白搭,甚至還會弄巧成拙被領導抓住小辮子,這豈不是自找難看?

徐洪剛抽了會煙,冇一會,有人推門進來,正是一直給徐洪剛辦事的那名鼻梁邊有痣的男子。

徐洪剛招手示意對方坐下,一邊道,“晚上針對駱飛的另一波爆料,暫時緩一緩。”

“暫時緩緩?”那男子愣了一下,“不搞了?”

“誰說不搞了?”徐洪剛撇撇嘴,戲謔地笑道,“今天關領導下來了,咱們總要給他個麵子,關領導是下來支援駱飛的,咱們總不能立刻打他的臉。”

“那針對駱飛的爆料,啥時候搞?”男子又問道。

“後天吧,先清靜個兩天,也讓咱們的駱大書記喘口氣。”徐洪剛咧嘴笑了起來。

男子聽了點了點頭,他發覺徐洪剛現在好像勝券在握,並且生出了戲耍駱飛的心思,從他和徐洪剛打交道的感受來看,徐洪剛似乎很瞧不起駱飛。

“對了,醫院那邊的人,你確定都不會有問題吧?”徐洪剛再次問了一遍。

“徐書記您放心,我早都搞定了,絕對不會有問題。”男子信心十足地保證著,“關鍵時刻,我肯定不會給徐書記您掉鏈子。”

徐洪剛對這個回答很是滿意,手裡又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對方,“這是對你的獎勵,隻要認真給我辦事,我不會虧待了你。”

“徐書記,這怎麼好意思,您平常給我的已經不少了,我哪敢再拿您的好處。”男子搓了搓雙手,眼神盯著徐洪剛手中的銀行卡。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徐洪剛把銀行卡扔給對方,一邊道,“你現在有三件事要辦,第一,駱飛這事你要時刻跟進,並且隨時和我彙報,第二,康德旺的事必須再多下點功夫,從他身上絕對是能挖出東西來的,我就不信他和楚恒的關係能藏得多”

徐洪剛說到這裡停頓下來,腦海裡浮現出楚恒的身影,這個比他年輕好幾歲的常務副市長,還真是一點都輕視不得,徐洪剛有種強烈預感,楚恒一定會是他接下來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見徐洪剛說了兩件事就停了下來,一旁的男子納悶地看著徐洪剛,他還豎著耳朵等著聽徐洪剛交代的第三件事呢,結果徐洪剛就停了。

徐洪剛稍微走了下神,這時候才又道,“第三件事,鬆北的葉心儀那邊,你還是要派人給我時刻盯著,我要瞭解她的一舉一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