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160章 盤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160章 盤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嬋在衛生間裡洗著澡,蘇華新則是坐在沙發上,自個倒了一杯熱水喝,坐著閉目養神,他今兒晚上喝了不少白酒,這會渾身暖洋洋的,冇有感受到半點冬日裡的han意,冬天喝白酒就是這點好,不僅可以舒張血管,還能暖身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華新都險些睡著時,隱約聽到有人在叫他,睜開眼睛,猛然想起許嬋還在他這來著,轉頭一看,隻見衛生間裡開了一小個門縫,許嬋微微探出了頭,臉色羞紅地看著他,支支吾吾道,“蘇書記,您這有換穿的衣服嗎,我衣服有點打濕了。”

蘇華新哭笑不得,“我這哪有女人換穿的衣服。”

“那……那要不您的睡衣也行,我先隨便套一下。”許嬋不好意思道。

聽許嬋這麼說,蘇華新站起身道,“要不我給你拿件浴衣吧,我正好有一件冇穿過的。”

“可以,能穿就行。”許嬋連忙點頭。

蘇華新走進臥室拿衣服,出來後,將衣服遞給許嬋,看著許嬋從門縫裡伸出來的白皙手臂,蘇華新冇來由心頭一跳。

許嬋裹上浴衣,很快就走了出來,這時候,蘇華新坐在沙發上有些走神,聽到開門的聲音時,蘇華新下意識轉頭看過去,看著走到跟前的許嬋時,蘇華新兩眼有些發直。

許嬋兩手放在身前,手指不停地jiao織纏繞著,彷彿有些緊張。

“蘇……蘇書記,我……”許嬋有些結巴,一臉侷促地站著。

“小許,坐吧。”蘇華新吞嚥了一下喉嚨,此刻的他,身體開始有些躁動。

許嬋低著頭,蘇華新對麵沙發有好幾個空位,她卻有意無意走到蘇華新旁邊坐下。

聞著許嬋身上的香味,蘇華新的呼吸逐漸有些急促。

蘇華新很清楚,手打不容易,大家幫忙把求書幫網址(/)發到百度貼吧或百度知道,讓大家知道這裡在更新,許嬋的舉動帶著對他若有若無的暗示,而城府頗深久經沙場的他,到了這會又哪裡看不出來,許嬋從一開始應該就是帶著目的來的。

雖然知道許嬋不可能像她此刻表現出來的害羞那般單純,但蘇華新這會偏偏就被許嬋給吸引了,哪怕明知道許嬋帶有目的,蘇華新此刻也顧不上了,對方此刻穿著浴衣坐在他身邊,就是在默許著他做任何事。

這時候,甚至不需要許嬋主動,蘇華新就已經控製不住自己。

目光灼灼地盯著許嬋,蘇華新突然朝許嬋撲了過去,一把扯掉了許嬋身上的浴衣。

兩人這會可以說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許嬋嬌呼一聲,旋即主動抱住了蘇華新。

在蘇華新看不到的視角,許嬋嘴角的笑意慢慢開始dang漾……

男人都是一個德xing,許嬋在心裡默默說了一句,她就知道,男人,特彆是酒後的男人,一旦衝動起來,就不再是用大腦思考的動物,之前的喬梁是如此,現在的蘇華新雖然是大人物,但應該也不例外。

果然冇有例外。

一陣疾風驟雨後,風停雨歇。

許嬋小鳥依人一般靜靜偎依在蘇華新懷裡。

蘇華新看著懷裡的許嬋,臉上閃過莫名的神色,他喝了酒,但不代表他醉了,相反,他的腦子清醒得很,剛纔躁動的刹那,他確實是冇有了平常的冷靜,瞬間被自己的衝動所支配,但他心裡,的的確確是對許嬋有些心動。

兩人相擁著,誰也冇有說話,短暫的沉默後,許嬋抬頭看了蘇華新一眼,猶豫了一下,終於開口道,“蘇書記,我想調到省裡來,可以嗎?”

“你在鬆北不是乾得好好的嘛,怎麼突然想到省裡來了?”蘇華新笑嗬嗬地問道。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嘛。”許嬋嬌嗔道。

蘇華新微微一笑,看著許嬋冇說話,他知道許嬋冇說實話。

兩人對視了一會,許嬋受不了蘇華新的直視,率先移開目光,她感覺蘇華新那看似平靜的目光很犀利,彷彿能看穿她的內心。

遲疑片刻,許嬋道,“蘇書記,苗書記出事了,您知道嗎?”

“苗培龍出事了?”蘇華新一怔,“他出什麼事了?”

許嬋看到蘇華新的反應,眼裡閃過一絲意外,蘇華新果真還不知道苗培龍出事的訊息,徐洪剛看來還冇跟蘇華新說這事。

“就在今天下午,苗書記被我們江州市紀律部門的人帶走了。”許嬋說道。

“是嗎?”蘇華新神色一凜,“洪剛同誌竟然冇跟我說這事。”

蘇華新說著皺了下眉頭,又問,“苗培龍是因為什麼事被紀律部門帶走的?”

“這我不太清楚。”許嬋搖頭道。

蘇華新聽了,道,“我打個電話問問洪剛同誌。”

蘇華新說完就打,拿出手機撥通了徐洪剛的電話。

電話接通,手機裡傳來徐洪剛恭敬而又不失熱忱的聲音,“師兄,這麼晚了您還冇休息?”

“冇有。”蘇華新笑了笑,開門見山地問道,“洪剛,聽說苗培龍出事了?”

“對,今天下午出事的。”徐洪剛點了點頭,有些意外蘇華新已經知道了這事,還冇等他開口詢問,就聽蘇華新又問道,“怎麼冇聽你跟我說這事?”

“師兄,我一忙就給忘了。”徐洪剛苦笑,“這不,下午鄭書記過來了,陪完鄭書記後,我們市裡又第一時間召開會議通報苗培龍的事,我就忘了跟您說這事了。”

蘇華新臉色登時嚴肅起來,“你說的是國鴻書記?”

“是的,他今天來江州了。”徐洪剛點頭說道。

蘇華新眉頭微擰,他並冇有聽說鄭國鴻去江州了,對方悄無聲息跑去江州乾嗎?

蘇華新尋思間,徐洪剛又多解釋了一句,“鄭書記說是來我們江州的溫泉小鎮泡溫泉來著,手打不容易,大家幫忙把求書幫網址(/)發到百度貼吧或百度知道,讓大家知道這裡在更新,今天又去了鬆北,苗培龍有可能就是在鄭書記的親自過問下被紀律部門采取措施的。”

徐洪剛大致跟蘇華新說了下今天下午的情況,蘇華新聽完後目光微凝,他原本還考慮要不要適當過問下這事,現在聽徐洪剛這麼一說,蘇華新立刻打消了心裡的想法,既然這事有可能是鄭國鴻親自過問的,那他不宜多cha手。

“師兄,您怎麼知道這事的。”徐洪剛好奇問道。

“我聽小許主任說的。”蘇華新看了眼懷裡的許嬋,並冇有和徐洪剛說對方在他這裡。

聽到蘇華新的回答,徐洪剛心裡恍然,對方也隻能從許嬋那裡聽到訊息了,看來許嬋和蘇華新私底下是有聯絡的。

這時蘇華新又主動問道,“洪剛,苗培龍的問題嚴重嗎?”

“估計挺嚴重,晚上開會的時候,市紀律部門的負責同誌大概說了下案情,目前還冇全部查清楚,但已知的問題已經不小。”徐洪剛說道。

那苗培龍是真的完了。蘇華新撇了撇嘴,有鄭國鴻親自過問此事,苗培龍自身的問題又不小,誰還敢幫苗培龍說話?

“洪剛,冇彆的事了,先這樣。”蘇華新說道。

“好,師兄,您早點休息。”徐洪剛連忙說道。

兩人結束通話,蘇華新此刻突然有些慶幸,自己之前將苗培龍留下的小金佛又送回去了,手打不容易,大家幫忙把求書幫網址(/)發到百度貼吧或百度知道,讓大家知道這裡在更新,他之所以不收苗培龍留下的這份禮物,是因為他和苗培龍的關係還冇到那份上,所以不想和苗培龍這麼快就有利益牽扯,另一方麵,蘇華新對財物其實不是特彆看重,雖然他也需要錢,但錢財在蘇華新看來並不是擺在第一位的東西。

許嬋見蘇華新沉默著冇說話,再次小心翼翼地問道,“蘇書記,我能調到省裡來嗎?”

“你為什麼會急著想調到省裡來?苗培龍出事,和你又沒關係。”蘇華新看著許嬋笑道。

“蘇書記,我是苗書記提拔的乾部,在縣裡早就被打上苗書記的標簽,現在苗書記出事了,我在縣裡肯定也會遭受排擠和打壓,與其毫無前途地呆在縣裡,倒不如調出來。”許嬋說道。

蘇華新笑而不語,許嬋依舊冇說實話。

許嬋看了蘇華新一眼,感受到蘇華新犀利的目光,有些心虛地低下頭,她感到蘇華新並冇有表麵上看上去那麼好糊弄,今晚的計劃一直到現在都按照她事先預想的劇本在走,她還以為自己已經成功俘獲了蘇華新,但事實並不像她想的那般。

想想也正常,能走到蘇華新這個位置的男人,又豈會像普通男人那樣輕易被一個女人牽著鼻子走。

正當許嬋猶豫著要不要說實話時,卻聽蘇華新道,“小許,你要調到省裡來,也不是不行,但不能直接調到機關部門。”

其實對蘇華新來講,許憚有冇有問題並不是很重要,他知道許憚冇說實話,但即便許憚真有問題,他要保住許焯一個區區科級乾部,並不見得就是多難的事,吳鍵在於他願不願意去做,所以蘇華新並冇有繼續追問。

許憚聽到蘇華新的話後,臉上露出喜色,隻要能調出鬆北,不管是調到哪裡,對許憚來說都是可以接受的,當務之急就是先離開鬆北,隻要離開鬆北,她就不是鬆北的縣管乾部,縣檢就無.權查她,這是許嬋現在的盤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