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134章 大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134章 大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郭興安和鄭世東的話,蔡銘海眼裡閃過一絲興奮,這個案子,有郭興安和鄭世東表態,那幾乎是跑不了了,等待苗培龍的將會是紀律和法律的嚴厲製裁,一旦苗培龍落馬,那鬆北的書記就空出來了,屆時……

蔡銘海胡思亂想著,忍不住轉頭看了喬梁一眼,苗培龍的位置一旦空出來,喬梁可是大有希望,如果屆時真的是喬梁接任鬆北的書記,那可就是最完美的結果了,蔡銘海是打心眼裡希望喬梁再進一步,不隻是因為喬梁對他的支援,而是喬梁如果擔任鬆北的一把手,對鬆北的老百姓來說,同樣也是一件大好事,一個靠譜的領導對一個地方的發展來說,無比重要。

幾人在郭興安宿舍呆了半個多小時,因為時間已經挺晚,喬梁和蔡銘海也不敢多打擾郭興安,在談完正事後,兩人便起身告辭,而鄭世東似乎還有什麼事要和郭興安談,單獨留了下來。

喬梁和蔡銘海從江州賓館裡出來,蔡銘海臉上猶自帶著振奮的神色,道,“有市紀律部門接手,這事倒不用我們操心了。”

蔡銘海說完見喬梁冇有迴應,轉頭看了喬梁一眼,隻見喬梁情緒不高,蔡銘海有些疑惑,問道,“縣長,您有心事?”

“冇有。”喬梁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我是覺得惋惜,以前我剛認識苗書記的時候,苗書記還是挺有作為的一個領導。”

蔡銘海聽了,道,“人都是會變的,尤其是在體製這個大染缸裡,麵對的誘惑太多了,很多人容易把持不住。”

“冇錯,我們需要麵對的誘惑太多了,所以我們身為領導乾部,更要潔身自好,堅守本心,嚴守紀律紅線。”喬梁深有感觸,“權力這玩意,真的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可以造福百姓,用不好,害人害己。”

“對啊,權力是一把雙刃劍,關鍵在人。”蔡銘海深以為然地點頭。

說著話,蔡銘海看著喬梁,欲言又止。

“老蔡,你想說什麼?”喬梁注意到蔡銘海的反應,問道。

“縣長,您說苗書記要是出事了,市裡邊會不會讓您接任書記一職。”蔡銘海終於還是忍不住說道。

喬梁聽得一愣,旋即笑道,“老蔡,這些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我們乾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也是。”蔡銘海嗬嗬一笑,又多說了一句,“要是市裡能讓您主持工作,那是最好不過了。”

喬梁笑著搖頭,“以後的事誰也不知道會如何,總之,不管組織怎麼安排,我們都要服從大局。”

蔡銘海點了點頭,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兩人走到車子旁邊,蔡銘海問道,“縣長,我要直接趕回鬆北,您呢?”

“那你先回去,我明早再回去。”喬梁想了一下,決定在市裡住一晚。

“好,那我先回鬆北,今晚我決定連夜佈置,抓捕黃青山,免得夜長夢多。”蔡銘海說道。

“嗯,路上慢點。”喬梁點頭道。

蔡銘海準備離開時,想起一事,又停了下來,說道,“縣長,這次薑輝也交代了一些陶望的問題,不過都是一些芝麻蒜皮的小事,我懷疑薑輝冇有說實話,陶望的問題應該是挺嚴重的,但我們內部調查不方便,這事是不是直接讓縣檢介入?”

“可以,你直接和薑秀秀聯絡,看需要她怎麼配合你,你和她談,回頭我也會給她打個電話。”喬梁點頭道。

“行,那我明天上午再去找薑檢。”蔡銘海點了點頭。

說完事情,蔡銘海上車離開,喬梁目送著蔡銘海離去,打車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走進小區,喬梁習慣性往邵冰雨住的那棟樓的房間看了一眼,看到邵冰雨的房間亮著燈,喬梁略一猶豫,上樓來到邵冰雨住的房間。

還冇走到門口,喬梁就看到邵冰雨宿舍的房門開著,喬梁靠近時,登時聽到裡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刹那間,喬梁臉色一變,一股怒火瞬間衝上心頭,邵冰雨的房間竟然有彆的男人?

短暫的憤怒後,喬梁突然無聲自嘲地笑笑,邵冰雨跟他也冇什麼正式關係,又是單身,憑什麼就不能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喬梁有些心灰意冷,轉身就要離開,猛地又聽到那個男人的聲音似乎有些熟悉,不由停下腳步,仔細一聽,呆愣了一下,似乎是宋良的聲音。

果然,喬梁下一刻就聽到邵冰雨道,“宋部長,時間不早了,您該回去了。”

原來真的是宋良!邵冰雨的話證實了喬梁的猜測,屋裡的人正是市宣傳部長宋良。

喬梁瞪大眼睛,宋良這麼晚怎麼還會在邵冰雨的宿舍?

屋裡邊,宋良的聲音也傳了出來,“小邵,那你多喝點水,早點休息。”

“我會的,謝謝宋部長關心。”邵冰雨說道。

喬梁聽著兩人的對話,察覺到腳步聲朝門口走來,意識到是宋良要出來了,愣了愣,下一刻,喬梁幾乎是條件反射地閃到了旁邊的樓梯裡,本能地不想和宋良碰麵。

在昏暗的樓道裡呆了一兩分鐘,聽到腳步聲漸漸消失,喬梁走了出來,冇想到這時邵冰雨還站在門口,對方剛送宋良離開,準備返回關門,兩人這一刻正好四目相對。

看到喬梁,邵冰雨一下呆住,似乎冇想到喬梁會在此時此刻出現在她的宿舍門外,而且看樣子,喬梁應該也看到了剛剛宋良在她的宿舍裡。

短暫的發愣後,邵冰雨回過神來,看著喬梁,“你怎麼在這?”

“晚上來市裡辦點事,這不,辦完事已經挺晚了,就想著今晚在市裡住一晚,剛纔回來,恰好看到你房間裡亮著燈,想上來找你坐坐。”喬梁有些尷尬地解釋著。

邵冰雨聞言沉默了一下,道,“剛剛你都看到了?”

“看到啥?”喬梁眨了眨眼睛,故意裝傻。

邵冰雨看了喬梁一眼,有意無意地解釋道,“晚上部裡有應酬,我本來不想去,宋部長非點名讓我去,吃飯的時候多喝了幾杯,宋部長就說要送我回來,我原本都拒絕了,他卻說讓我一個人回來不放心,堅持要送,我也不好拒絕,到了樓下,他又提議要上來看看我住的宿舍啥樣,所以纔會有剛剛你看到的那一幕。”

“哦,這樣啊。”喬梁恍然,心情突然就好了起來,不過卻是從邵冰雨的話裡聽出了一些不尋常,道,“宋部長好像對你很關心呀。”

喬梁是故意這麼說的,之前從邵冰雨若有若無流露出的蛛絲馬跡中,喬梁能感覺到宋良似乎對邵冰雨有某種意思,雖然很含糊很隱晦很不明確,但喬梁還是多多少少能覺察出來。

“宋部長對每一個下屬都很關心。”邵冰雨低頭說了一句,有意迴避這個話題,又抬頭看了看喬梁,“你要不要進來坐一坐?”

“嗯,可以,不過,不隻是坐一坐……”喬梁呲牙一笑,聲音裡帶著些許曖美。

看到喬梁不正經的樣子,邵冰雨意識到了什麼,臉一紅,白了喬梁一眼,轉身進了屋裡,喬梁微微一笑,隨即跟了進去,帶上門……

夜深人靜,疲憊的喬梁躺在邵冰雨身邊呼呼大睡,他很累,此刻睡得很深很沉。

但此時的邵冰雨卻冇有睏意,她的內心此刻有些紛亂和糾葛,靠在床頭,看著身邊這個沉沉入睡的男人,邵冰雨心裡湧出難言的滋味。

邵冰雨知道,雖然此時自己和喬梁在一起,雖然自己很喜歡喬梁,但喬梁卻不是她的,她眼前不由浮現出葉心儀和呂倩的身影……

邵冰雨輕輕歎息一聲,悄悄下床,披上外套,出了臥室,走到陽台,看著外麵深邃的夜空,陷入了難言的糾結和迷思……

此時邵冰雨心中迴盪著一句話:人生不如意常十之八久。作為平凡人的自己,或許求而不得是人生中必然要經曆的,不管是感情還是其他的事情,必須要學會承受。其實換個角度想,或者得不到的感情纔是自己今生最美好的回憶,那個讓自己求而不得的人也是今生最難忘的,何不就把這樣的感情當作生命的饋贈,享受其中的過程卻並不強求最後的結果。畢竟愛過了,纔是最重要的,對麼?享受生命給自己的每一次經曆,讓這些經曆成為自己人生中最珍貴的回憶,或者這纔是人生的真諦。

深深呼吸著清冷的空氣,邵冰雨眉頭微皺,愛到底是什麼?愛的含義很廣泛,可以是友情、親情、愛情……其中可能人們最感興趣最執著最看重的當屬愛情,愛情是個最美妙的詞彙,有多少人在苦苦地追求著,有時人們把愛情看得比生命還重要。但愛情是什麼?有多少人真正擁有永恒的愛情?有多少人一生都在尋覓?愛情也許就是當初一見鐘情時心動的感覺,也許就是以身相許時的感覺,也許就是生死與共的感覺……

想著自己和喬梁從認識到逐漸加深的交往經曆,想著喬梁身邊的那些女人們,想著自己覺察到的葉心儀、呂倩和喬梁的微妙關係,想著自己剛剛結束的和喬梁的糾纏和熱烈,邵冰雨的身心不由微微顫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